(一)

罗刹记不得自己在黄泉渡河渡了多久,能回忆的生生世世中,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无鬼之时,他会将黄船渡到河中心然后跳入下水,水深不过膝盖但与水接触的任何一处,皆疼痛难忍。

鬼鱼说他是在找虐,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才有真实感。

他张开双手往后倒去,在没有溅起一丝水花情况下已漂浮在水面上。罗刹以双手为枕垫于脑后,望着上空。

上空显现的是黄泉倒影。只是魂灵皆在路上行走,急着投胎或是急着逃跑,没有谁会想着抬头望一望。

罗刹目及之处,除了一船一浆一鬼一枯树,其他尽是黑暗。

忽然,上空黄泉被他看到异样,在他身下竟然游过一头硕大无比的锯齿鬼鱼,足有两船之大!

此鱼紫色双眼黑珠凸出,腮帮处有长长的须横出两侧,嘴中有上下交错锋利牙齿70余颗,因以吸人血为生,故而称为鬼鱼。

但是,黄泉中所见所闻,不可当真。

罗刹笑了笑,抽出左手,反手往身黄泉中一探。待他缩回手时,掌心有一条不过尾指长的红色小鬼鱼。

“待会吓到过路魂灵,你有得罚。”

小鬼鱼跳起身,幻化出穿着绯红的拇指姑娘,她口吐鱼泡泡并吹向罗刹。

她说,“吓到又怎样?又不会再死一次。哼!”

说完,转身一个飞转,纵身回到水中。她在他身边转了好几个圈,搅得他不能静心想着自己更久远的回忆。罗刹顿时变得如地狱恶鬼,环眼怒目、凶神恶煞。他一掌拍在水中,黄泉瞬间涌涌澎湃像是人间的黄河大水。

鬼鱼吓得游了好远,待到了安全区。她露出水面,“为罗刹者,多为十恶不赦之人。但是、”

鬼鱼话音未落,便被罗刹怒气所引起的浪花给卷出千里之外。良久,浪才平静,但是一眼望去无尽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鬼鱼嘟着嘴,“还没说完呢。我想说既然神消除你的记忆,必然是为你好。前程往事既然忘了就忘了呗,过好今生就成。”她愈加觉得委屈,忍住哭腔,“凶什么凶嘛?每次都这样,将我甩出十万八千里的,我又得游到什么时候才能见你嘛?!”

(二)

罗刹可以离开黄泉去寻找那更深处的记忆,但这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足足让他等了百年。

地藏说,他走可以,需等到一位能知晓黄泉真实面目魂灵出现,并且是属于无师自通的魂灵,也就是说罗刹不可故意提示任何内容。

想到这罗刹不由头疼不已,自己摸清黄泉面目也是渡河之后的百年,而且是因时时刻刻与黄泉打交道才会无意知晓,外来者从何得知?

谁会对黄泉感兴趣?从而发现其中秘密?

(三)

河的对岸有一枯树,每当子时枝上会挂上一盏鱼灯,待渡黄泉的魂灵经过。因着周围空旷无垠,毫无生机可言,路过的魂灵皆是井然有序一一走在独木桥上,等着罗刹撑浆接送,不敢多做其他无为之事。

黄泉河水冰冷刺骨,坐在船上的魂灵其中也不乏好奇者,趁着罗刹撑浆渡河时探出脑袋望向河底。

肉眼所见皆是漆黑,连鱼灯的光亮似乎也被这河水所吸进了黑暗。明明像是看到了河底,待要细看之时,一条足有好几艘船大小的不明生物从眼下游过!

吓得好奇者大叫,其他魂灵怕横生事端皆自动远离船沿,又恐于罗刹狰狞的模样,只能互相紧靠在船沿与罗刹中间。

每每遇到这种魂灵,罗刹苦笑不已。 若是告诉他们这一切不过是臆想出来的,他们会不会认为自己在说谎?

必然会的,当初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不也如此么?

罗刹来黄泉任职是在三百年前, 当时年轻气盛与判官吵嚷,凭什么要发配自己前往黄泉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要说是化身恶鬼罗刹,是因为前世作恶多端。那地府罗刹可不止他一人,比他更狰狞的大有人在。

判官落笔道,“罪恶可不是相面就能体现的,有的罗刹只是一时糊涂但心却依旧如初。而你,等到你记起前世之后,再来问我也不迟。”

罗刹问,“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记起自己前世?”

判官回,“等你找到下一位渡河人就成。”

罗刹有些恼怒,“恶鬼都在路中被净化,怎么还会有留下来当罗刹的?”

判官挑眉,“谁说渡河一定是罗刹?”

但下一任渡河人,必须由他自己找到黄泉之谜。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处,罗刹一击水面翻身越上黄船,拿起放在船桨旁的草帽盖住了面庞,准备闭目养神。

(四)

“黄泉”又称“虚无”,是连接阳间与阴间的一条河。

因着常年只罗刹一人在此,因此一眼尽览四周也就是他一鬼、一船、一枯树。

河水清澈洁净,但在一轮鱼灯的照耀下显得幽深无底。越往河底深处看,你会觉得整个身子都被浸在黑水中,寒冷刺骨全身哆嗦。

罗刹想到外界对黄泉的恐惧,心里不由得怒火中烧。

“谁会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心中幻象?!”

俗语说“相由心生”,有时候面对你未知领域也是如此,曰为——“景由惧化”。

世人皆闻黄泉由罗刹渡过,而罗刹是恶鬼之首,且刻薄尖酸有狰狞之面,喜食死人之神、魂灵之魄。因此若在渡河中惹到罗刹不高兴,罗刹会将其生吞活剥,弃之于河中。

对于这个传闻罗刹倒是很满意,至少减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世人皆为好奇,经常在渡河时问他各种问题,多到他听到声音就头疼。因此,每当自己摆着臭脸时,他们会害怕,一害怕便不再多问。因为他们都想起了那个传闻。

其中,自然也有例外者。比如,曾有过路魂灵问罗刹之事。

那是位小姑娘,年龄不过二八,浑身是血、破衣烂裤、披头散发,但在她心尖处正盛开一朵白莲花。

那是心灵致纯之人才配得上的纯白之花。

她说,“他们都说罗刹会吃人肉、吸人魂是真的吗?”

罗刹点点头,心里想着,那叫净化,并且不是吃,只是将他们吸入自己的身体,送往另一个罗刹管辖区判罪。而且他们选择的魂灵皆为恶灵,不是随便什么魂灵都需要净化。

她说,“听娘说,黄泉不可怕,还有彼岸花。为什么没有花?”

罗刹回,“孟婆管辖,待会你便见着了。”

彼岸花其实是种摄魂花,有的人恐于罗刹的威严不敢在黄泉放肆。等到了过魂桥时却开始后悔,怎么也不肯喝下孟婆汤。只是,命定如此,不可更改。

这时,孟婆会在魂桥边使上法术,令其沉浸在被繁花盛开的花圃中,他会看到远处放不下的人走向自己,手捧一杯茶。

她说,“河底是妖吗?好大!”

罗刹回神问,“你不怕?”

她睁大双眼,“难道还会再死一次吗?”

说完,她将手置于水中,竟有一条小鱼游入她的手中。随之不见的是她刚见到的水中巨大黑影。

罗刹忘记了摇浆,难道她是自己要等的人?罗刹喜出望外,百年来难得一次露出笑脸,可惜脸上沟壑纵横,一笑倒显得更加恐怖难看。

他忍住颤抖的声腔,“你、愿不愿意等你娘?等她出现再一起轮回吗?”

这是个陷阱,人人都盼着与家人同归。若她说愿意,那她便要取代罗刹,在这黄泉中摆渡,直至她的家人出现。可惜,就算出现了,她的使命未完成依旧是不能同归。

但是罗刹不想说明最后的结果,他现在只想引她上钩,再另做打算。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去往人间看一看,看他曾待过的地方,以及他曾犯下的罪,找回丢失的记忆。

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罪过,需要化为罗刹并困在这里几百年。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至少直到现在,三百年来他未出过错,未害过人。

他不相信自己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哪怕是他记不起的曾经。

只是,他小瞧了那位姑娘。

她说,“不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娘说若是有缘,下辈子还会遇见。人活一世,只为一世。”

罗刹本心怀万分期待,谁想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竟这般溜过,他只能在心里郁闷自己怎么就遇上这么个玲珑通透之人。

小姑娘抵达岸边,向罗刹微微作揖便随着众魂离开。

罗刹有苦说不出,横生怒目看向对岸。

对岸的魂灵本皆是规规矩矩一列而站,等着罗刹前去渡河。众魂眼瞧着罗刹一动不动,而自己身旁气流暗涌,仿佛着单衣置于腊月寒冬,浑身不禁哆嗦几下。

罗刹一眼瞧中队伍中有一魂魄浑身散发黑气,并且正向外延出正笼罩其他魂灵。罗刹站在岸边怒吼一声,朝着那魂伸出右手,瞬间那魂便已来到罗刹身边。

紧接着,罗刹张开嘴巴,将他一口一口啃噬进肚......

那天原本三时辰便可渡所有魂灵过河,结果被这一出弄得直直延迟了一日,且与十余罗刹联手才不让情况变得更糟。

地藏为这事与他嚷嚷,“谁让你在他们面前净化恶灵的?”

罗刹不卑不亢,“净化是好事,应该让他们知道。”

地藏气恼,“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吃了魂灵,不过是利用你的身体转到另一去处?”

罗刹点点头。

地藏劈头盖脸一顿痛骂,“万一他们不再害怕地狱,不再害怕罗刹。知道地府不过与人间类似,你们也只是面目难看了些。之后想来就来,想走便逃。这不跟人间一般毫无章法可言?!”

“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黄泉水深不过膝盖,因初入黄泉被其雾气所迷惑,水中硕大怪物也不过是指尖小鱼。罗刹本不可怕,终不过是人所演变。人心不可测,世间种种皆由人为”罗刹瞧了一眼地藏,“你觉得如何?”

“如何个屁!”地藏一改往日温文尔雅被气得直说脏话,“我警告你,这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要你好看!”

罗刹问,“怎样好看?”

地藏阴郁,“......记起前世如何?”

罗刹很想知道自己的罪过,这么多年过去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努力着。可是,如今一条捷径摆在他面前,他却选择后退,退到安全地带等待时机。

之后的百年,罗刹又一次遇上小姑娘,他不死心上前又问同样的问题。

她说,“我记得你,你还在这呢?”

罗刹点点头,迫不及待,“想不想回去?”

她笑道,“我记得上次已经回答你了啊。”

人家是死了心一门心思往前走,而自己却是一股脑儿想记起罪恶。罗刹摆摆手,再不去理会她,拿起浆继续撑船。

姑娘每百年出现一次,如今罗刹在这已是三百年。估摸着第三次见面也快到了。

(五)

罗刹在船上翻了个身,草帽从脸颊滑落在地,身后有水花溅起淋了他大半身。他知道又是那只小鬼鱼,不过这次所花的时间貌似比往常久了点。

“小玉,判官名单中,这次可有她?”

小鬼鱼瘪瘪嘴,露出水面的身子化成人形,她用力甩湿漉漉的头发,罗刹穿着的衣服瞬间湿透紧贴在后背。

罗刹转身举起手准备要打她,结果一看这鬼鱼趴在船沿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瞧着他。之前将她卷走,后又想起托她打听的事。他摇摇头,自己的脾气是得好好注意注意。

他将手放在头下枕着,“说吧。“

“三日后她在其中,不过我听到了另一个消息。”她扭动身子,扒在他耳边,“关于你的。”

罗刹一下子坐起身,“我的?”

鬼鱼点点头,“我听判官说,你这个位置要有新的罗刹来顶替。”

罗刹仔细想想自己最近所经手的一切,按理说应该没有无意透露任任何关于这边的事。自己自两百年前后,再也没当着众魂灵面净化恶灵。应该是没犯错,那、罗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微米,还是说自己刑期满了,可以下轮回了?

鬼鱼摸不透罗刹的性子,更是对他此刻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但是她听到的还没说完,要是他知道最后的原因,定会高兴。

鬼鱼接着说,“他们要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回到过去,回到你作为恶人的时间点。“

罗刹一听更加心惊 ,这又是哪一出?平白无故给好处,真让人寝食难安。

罗刹问,“他们有说原因吗?”

鬼鱼歪着头想了想,“说你几百年未出错,并且很听话。”

听完鬼鱼的话,罗刹再次陷入沉默。鬼鱼迫不及待想问他若是去往人间了,第一件事想干什么。万一真的记起当年的事,自己该怎么办?最重要的,听说人间是个好地方,能不能帮她捎回个东西。

罗刹不耐烦,“好地方?好地方?你没看到那些个魂灵到了这边,是什么样的遭遇么?”

有的支离破碎,看不出身前模样。有的骨瘦如柴,想不出管饱的滋味。当然也有光鲜亮丽,却满面愁容,走近询问,只听得身边皆是吵闹家产争夺字眼。

似有微风吹来,鬼鱼将身上薄衣紧了紧。

良久,她说,“我也忘了前身 ,但记得那里有很多好吃的。”

罗刹一挥衣袖,鬼鱼又被抛出老远。隐约间,隔着水波声还能听到鬼鱼的尖叫声。

“你个死罗刹,滚了就不要回来了!”

其实罗刹的本意是好的,他只是想打断这个话题,毕竟鬼鱼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苍凉,但是一挥手没能控制自己的力度......

远处铃声作响,是招魂铃。也就是说再过一炷香时间,便会有魂灵开始从人间来到此处。罗刹站起身整理好衣物,划船至岸边等着魂灵来到。

(六)

罗刹眼瞧鱼灯,心却飘向远方。

三百年来自己等的就是这一刻,可是这一刻到来时,他却有点退缩。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摸摸自己的心脏,许久未跳动的心,听到消息后竟然微微跳动。是前往人间的高兴吗?可是,他扯了扯自己的脸颊,完全没有高兴的样子啊?

很快,对面出现了排队等候他的魂灵。小姑娘最先看见他,忍不住跳起身向他招手。

罗刹心中微暖,几百年来能记住的人不多,纵使有的魂灵瞧着很是频繁,但能说上话并且不怕他的却少之又少。

他未以招手回应,只是用力扯出个自认为的笑脸,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出是笑脸。不过,隔得远,笑或是哭,她未必能看清。

一回生,两回熟。小姑娘这次干脆坐到罗刹旁边,静静看着他划桨。

小姑娘笑道,“这次没有想问的吗?”

罗刹忽然心里一怔,他问道,“你能说说你为什么不愿回去吗?”

小姑娘说,“你是不是很想回去?”

罗刹说,“我只想知道前世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成为恶鬼之首。”

小姑娘声音突然变得沧桑,“之后呢?”

罗刹望向远方,浆声依旧,“之后?可能会避免吧,避免同样的事发生,避免自己不会成为恶鬼。我想有朋友,在这里会有找我喝酒、聊天的伙伴,而不是几百年一个人。”他顿了顿,“更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小姑娘说,“什么叫有意义?在我看来你的存在本身就很有意义。如果没有你,这些魂灵怎么渡黄泉?哪怕你现在是个罗刹,也很有意义。你的存在便是在警示世人。”

罗刹转过身看着小姑娘,而此时小姑娘竟一点点在长高、容貌一点点长开。时间不长不短,到达彼岸时,姑娘的身形变得佝偻,容颜变得苍老。那是孟婆的样子。

罗刹还未来得及反应,孟婆小心翼翼抱了抱他。

孟婆说,“你逗留太长,如今时间到了。是去人间,还是转世。由你选。”

罗刹震惊不已,“你、这些年、”

孟婆笑了,“你的执念太深,地藏让我提醒提醒你。没想到这一提醒便是几百年。”她看着过路魂灵,“我先回去。至于有些事,想必鬼鱼已经说与你了。有缘再见。”

罗刹低下头,“没能想好,不知道何去何从。”

孟婆像是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她回过身说,“啊,对了!”她笑眯眯看着罗刹,“人最难预料,生生世世,看着轮回生死,实则永生不灭。”

孟婆还在说着什么,罗刹却听到有谁在喊他的名字.

“罗刹!罗刹!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罗刹听完孟婆的话,转身看向正喊着自己的谁,是鬼鱼。

她扒在船沿边,岸边的魂灵都被她的鱼尾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鬼鱼手上拿着一条绿枝,朝他摇摇摆摆。

“执念蒙住你的双眼,让你看不到身边人。”他记得孟婆刚刚对自己说的就是这句。

罗刹跳上船,轻轻默默鬼鱼的头,“你要不要同我去人间?”

鬼鱼睁大双眼,“真的吗?我可以吗?”后又黯淡,“你会不会留在那很久?我在人间不能待太久,我离不开黄泉。”

罗刹笑道,“很快回来,想好在人间想吃什么、玩什么。”

他顿了顿,“陪了我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33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