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何皎?”

柯畅边说着,边走进众人的视线里。

一张极为光彩动人的脸,在朱红唇色的托衬下愈显明艳。她的前额流海精心烫卷过,是最为自然撩人的波浪,遮住了小半的脸。

发梢垂在修身的高领毛衫上,柯畅一扬脸,发丝便全扫在了驼黄拼接的开司米大衣肩膀处。OVERSAIZ的羊绒外套,更加突显出她身形的婀娜曼妙。

何皎噙着笑点头。

“记得一定是记得的,只怕是柯总你不记得我。”

厉晓芸于是问道:“不知这位又是?”

不待何皎另行介绍,柯畅便笑着同厉晓芸介绍起自己来。

“何总刚才是谦虚,在这儿,我顶多算是个前浪,何总才是后浪。否则,相隔都那么久了,”她微微一顿,玩味地道:“怎么就有这个缘分在这里见面,何总,你说是不是?”

厉晓芸正不知所云,何皎却很快地反应了过来。

厉晓芸带她来的这间酒吧叫Long Beach,直译过来就是长滩,虽然新开张不久,但在本地的人气却十分的旺。

酒吧老板是个法裔美国人,家住在LA长滩港九公里长的海岸沿线,原本的家族生意是做高级水滨餐厅的,但听说后来娶了一个到当地旅游的中国女人,反倒跑来中国定居了。

这间酒吧之所以闻名,正是因为酒吧的每个装潢细节里,都蕴含着海洋以及沙滩元素,清新自然,反倒没有一般酒吧重电子乐、杂乱射线的纷扰。

偏暗的淡蓝灯光设置,安静闲适,显然更靠近lounge bar的风格。

酒保是老板特地从美国带来的,调出来的鸡尾酒口感尤其的好,口碑在外。纵使今天厉晓芸没有将她带来这儿,在此之前,何皎也曾受过不同的好几人推荐。

只是她平常的工作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有这个闲暇。

柯畅的意思很显然,带着情境的调侃间,略夹杂了几分挑衅意味。

何皎不动声色,只向厉晓芸介绍柯畅,“我来介绍,这位是柯总,说起来,能算上是我的前辈。”

厉晓芸没觉察什么,照例也客套了几句,无非是夸奖对方漂亮有气质,通常来说,这些都是应对女性的万能金句。

郑泓笑道:“都别相互客气了,坐下聊吧,既然是朋友见面,我们彼此都轻松一点。”

何皎看了眼郑泓,猜不透他是什么时候认识了柯畅。不过讲来也不奇怪,郑泓与钟樊深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对于众深的员工,尤其是钟樊深的身边人,自然没有不认识的。

其实,说柯畅是何皎的前任,也没错。只是此前任非彼前任,其中自有故事。

酒保将酒杯在台面上前推了几寸,提醒道:“先生小姐,两位的酒。”

柯畅道:“看来两杯不够呢。”

她转头又向眼深鼻阔的外籍调酒师交待,“再调两杯。”并问何皎道:“两位喝什么?”

厉晓芸眯着眼,看着帅酒保呆笑,索性直接问人:“你家有什么推荐,说来听听?”

调酒师的中文没有想象中的利索,稍稍犹疑。

柯畅插上话来,“醉烟吧,这里的招牌,别看名字起得文气,俗称一杯倒,来了这儿,就一定得试试。”

厉晓芸见不得外国帅仔一脸诚意推荐的表情,酒胆骤起,“好呀,既然柯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今天一定得试试深浅,像郑总说的,朋友嘛,无需客套。”

何皎自己酒量不好,也深知相较于自己,厉晓芸的酒量,也完全好不到哪里去,便怕她勒不住,问道:“基酒是什么,度数很高吗?”

“怎么了?基酒是Bacardi朗姆混Galliano,他们一般不加果汁,用自家酿的红石榴酒提味,入口滑顺,不过有些后劲。”柯畅看何皎。

郑泓道:“她酒精过敏,未必喝得。”

厉晓芸装作惊讶地看着何皎,问道:“你什么时候酒精过敏了,你不就只是酒量不好吗?”

何皎的脸抽了抽,她知道,厉晓芸是故意的。

郑泓似笑非笑道:“哦……那是我记错了?对,我想起来了,何总是酒量不大好的那一个。”

厉晓芸适时地插嘴道:“你们俩一起吃过饭啊?”

“算是吧。”郑泓笑意更深,回答模棱两可。

何皎在旁悠悠补充,语速不紧不慢。

“想来,公事合作大家一起聚餐时,在座的诸位无不对郑总称赞有加。”

一来一去,柯畅听明白了个大概,目光来回在何皎与郑泓间调整。

半天,她佯装恍然大悟,道:“总是郑总的记性好,一起吃过饭的,任谁有个忌口,就没有不记得的。何总,你说是吧!”

郑泓示意酒保,果汁和鸡尾酒各上一份,问道:“梨汁可以吗,最近空气都不好,鲜榨的润肺。”

何皎点头表示无妨。

郑泓这才对柯畅笑道:“夸我善解人意的话我听了高兴,柯畅你刚才不是还感叹我人缘好,当然是因为我对朋友都上心,可不像你们钟樊深钟师兄。”

厉晓芸接过醉烟微抿一口,奇道:“柯小姐也是中大的?”

郑泓轻弹高脚杯,发出“叮”一声脆响,似笑非笑道:“可不是,兜兜转转原是老相识,我瞧众深上下,不少都是校友,公司到时一开年会,那就是半个中大的校友会。”

柯畅看了一眼何皎,道:“也是,只不过……近几年我都没份参加了,说不遗憾嘛,也是假的。”

说着,她将杯口往何皎方向一倾,“何皎,你真的不喝一点?我们今天也是难得才见一次,再见,还不知要轮到什么时候呢。”

何皎婉拒道:“真不了,我们开车来的,待会儿还得开车回去。”

厉晓芸一杯酒下了肚,又喊了些佐食,正消化得痛快,见何皎推却,一旁补充道:“你们别管她,她这人,最不尽兴了,不然,我再来一杯吧!”

柯畅一挑眉,不作声,笑意凛然的。

郑泓知道其中曲折,也没生抢着做那和事佬,在旁好整以暇一副看戏的样子,甚至私心有些期待,面前两个女人之间的交锋。

 

 

32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