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国,最繁华之地在于南。在这南方极繁华之地,烟花柳巷的店子鳞次栉比、热闹非常,最令人称奇的是有一楼,名曰:断肠楼。

“断肠”乃陈家的家族馆子,可真是奇怪,是祖孙三代开的。这一家姓陈,主簿曰陈飞沉,他今年二十有六岁,陈隽升是他的爹,今年三十又五岁,他的孙儿陈乐水,尚在读书,年方十四。爷孙三代相貌具美。

 

据说隽升曾高中过状元,殿试时面见皇帝,皇帝见着了他,高兴得不得了,一时喜爱非常,欲将豢养他于后宫,被太后呵斥一番,道太不成体统,且说将来不让隽升于京城为官。

皇帝舍不得让隽升去远处,便问隽升意见,隽升道自己本意亦非做官,稀里糊涂便高中了状元,皇上不如放他回乡。皇帝知他家乡在某繁华之地,便赏了他不少珠宝银两,授意当地官员,助他立起一豪华楼阁,供他生意。

当地官员乃两省总督,姓胡,是六十又八的高龄,平日里只在府中玩女人的,如今一瞧见隽升,魂儿都丢了八成去,才懂得皇帝的趣味。

隽升身量适中,皮肤细白,眉清目秀,最漂亮的是一对儿眸子,其中星星点点,倒似受了谁的欺负,冤得似要哭出的,讲话又娇俏可爱,极惹人怜爱。

这位姓胡的官员,恨不得立即搂他入怀,好生怜爱一番。

隽升瞧出了他的深浅目光,也不拘着,问胡官有无旁的房间,许多具体事项需仔细商榷。

胡姓官员心内即大喜,遂邀隽升去至后院,后院有一玲珑精巧阁楼,周遭寂静无人,最宜商榷机密要事。

 

二人抬步上楼,楼上房间不过两丈见方,一张极其繁复奢华的拔步床,便占去大半地方。

隽升胆大心细,极自然地回头将阁楼帘子一一掩好,再回头一看时,胡姓官员从身后拥了过来,亲呢地啃他的俊脸,弄得隽升满脸口水,隽升并不嫌弃,瞪着无辜的眼似嗔似笑地望了他几眼,竟主动与他厮吻起来。

二人笑闹着,隽升便被胡官抱至了床榻,拉住了幔帐。胡官从隽升的腰后解他的裤带,隽升亦帮他,几下便将隽升的衣物,脱了个差不离。

隽升虽是首次,却毫不含糊,胡官一时爽极,只觉得——悠悠荡荡似飞在天上,轻轻飘飘已不在人间!隽升趁此机会道,官人将我收了做儿子罢!胡官想都没想便道,依你。隽升道,官人今后可要好好待我护我,今后除了圣上,奴家是谁也不给的,奴家的那座楼中事,就靠官人保护提携了。胡官道,依你依你,都依你!

后来,胡官果然将隽升收为了儿子,且利用职权之便,常携隽升一处云雨,帮隽升竖立起一座云中危楼,隽升感激非常。且据说“断肠楼”仨儿字,是皇帝御笔亲提。

 

隽升自己是不接客人的,断肠楼建得差不多时,他带了大把黄金,亲自去全国上下,挑选了二十八个小男丁。

这二十八个男子,亦皆是穷苦百姓家的儿子,隽升也不欺骗他们,直截告诉他们儿子将来是去做甚,他们觉得荒诞不经,且坚决不同意时,隽升便拿出二十两黄金,他们便都同意。

隽升此时不过十七岁,最大的小男丁比隽升小一岁,最小的才八岁,这个最小的,便是日后的隽升儿子,陈飞沉,这是后话,今后再提。

断肠楼开始是不接女客的,不然为甚么曰“断肠”楼呢?

断肠是栋九层高的四合楼,中央有天井,天井极大,此是隽升亲自设计。这楼上足有九九八十一间的房间,极品套房只有三间,上等房有十五间,剩下的,便都是中等房了,二十八个男孩子开始全住于普通中等房。

隽升替这二十八个男孩子都起好了花名,又寻来极厉害的老师,训练他们琴棋书画等才艺,隽升亦亲自教他们如何伺候老爷,半年后,断肠才准备开张迎客。

这某地烟花柳巷是多,且撑起了整个国家的税收,皇帝更是放眼不管,但像断肠楼如此高峨华丽的,还是头一次出现,别说某地人人皆知了,就连京城中,也得有七成人知晓了。

隽升分发给他们二十八个不同面具,派人放了消息去:今后断肠会于每三日的第三个夜晚,在楼内大堂内放一个男孩子出来,表演才艺之后,当场谁出价最高,谁便可获得他的初夜,拍卖完成后,才会摘下面具。

断肠楼楼主亲自放出这消息后,一日之内,便轰动了整个某地,再加上胡官手下等官员们的极力鼓动吹捧,一时间,官商两方,积极响应便罢,竟连各大钱庄里的票子银钱都被取一空!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已做好了万全准备。

6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