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家里来了个新朋友,主人掀开被窝让我见上一见,给她物色物色。

我懒得理她,人类可真够逗的,让一个宠物物色自己的室友?是脑子短路了还是当真以为宠物没有脑子?我们宠物的意见,你们人类当真能听进去么?

真是笑话,没看见我朝着新朋友嘶嘶吼吼么?没看见我一直在挠门么?

可是呢?主人指着我对新朋友说,“我儿子有点认生,”说完又嘲笑我,“瞧你这点出息,平时倒挺横的。”

横?我啥时候横过?一直以来都是她说啥我做啥,除了有时候不高兴了没注意到她说啥,便说我脾气见长。真是的,她每个月也有偶尔几天不舒服不是么?凭什么她可以那几天耍耍脾气,我就不行了?

“来,儿子,来妈妈这。”

哼,我就知道她会说这么一句。偶尔有生人来家里时,她总是变着法子试探我,看看我给不给她面子。让生人觉得她养了只很懂人性的猫。额,我其实很不想给她面子,奈何她是我的铲屎官,我只能顺着她的意,以免一个不注意,第二天她把我的干粮与五谷轮回之物放在了一起。

我看了她一眼,立马“喵”了一句,便蹦上了床,一声不吭压着她肥嘟嘟的爪子,看着她左手摸着我的毛右手玩手机。

我这个主人啊,脑子明显没我的好使。

就在刚才,我蹦上床的那一刻,我看见站在主人旁边的新朋友,嘴角很是僵硬的笑了笑。

她很虚伪地奉承,“这猫真聪明,还、还跟你一起睡?!”

从新朋友的停顿点来说,她应该是不太喜欢我爬上床,但是又忌讳自己是个暂时的外来客,因此也不敢在刚搬进来第一天就提出众多要求。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主人不在时,她一定会对我的一切行为格外注意,尤其是我在床周围打转的时候。

主人对着屏幕笑道,“是啊!我儿子很聪明啊,每次回家只要没一眼看见他身影,那必然是在被窝里。”

哎,不会看人脸色的主人,我为她感到羞愧。

新朋友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震惊与抵触啊,主人不在时,估计有我受的。不行,目前来说我还是快些享受享受,接下的时光可是谁也说不准的。

于是,我在新朋友的万分注目下,在她晚上要睡的地盘,滚了两滚。看着她手举起,我立马尖叫了两声,主人立马把双眼焦点从电脑转移到我身上。而她在主人的注目下,手一个转弯抚摸在我背上,嘴里振振有词,“小猫,下去。姐姐要铺床睡觉了~乖~~”

姐姐?真是够逗的,不知道我主人称我为儿子么?你是我姐姐,那我主人岂不是你阿姨了?我听了之后立马从床上跳到主人脚边,一个劲叫喊,“主人,她说你老?!”

主人拿出平时逗我玩长棍,冲着新朋友说,“我说他乖吧,你看你让他下来,他便下来了。”

新朋友说,“不错,通人性。”

......气得我拼命想抓住长棍折断,可是没等我抢到长棍,主人竟将它交给了新人。并且还嘱咐她记得偶尔陪我玩玩?!我去,有没有搞错,她不会拿着那抽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总之,接下来的日子我有了打算,主人不在的时候我对她敬而远之,尽量不会惹她生气。听到被虐而死的同伴,已不在少数。对于这个世界,我还想多多待些时日,毕竟人间如此美好,我还是多看几眼。留着,日后在泉下见着古时候的先猫,也是可以拿来说说的。

许多天过去了,发现我同新人相处得还算不错,井水不犯河水很平静。

与她单独相处是在上周开始,她来的第二天我忘了家中有新人,主要是她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便起床了。而我则被关在阳台外,因为我白天睡觉夜间活动,到了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最兴奋。家里没有老鼠,我只能挠门,谁让我是个宠物猫呢。

可惜,我有点得意忘形,挠门声太大。紧接着,我被主人扔在了阳台连同我的窝。

第二天等我意识到新人可能随时会单独出现时,我正在吃晚饭。门被推开时我准备跑上去迎接主人,但是我突然想到主人不可能这么早回来,她回来的时间点一般是我吃晚饭后再睡一觉醒来,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在被窝里听到开门声,主人才出现。

我停下咀嚼的嘴巴,用在黑夜里能发光的眼睛看着门口。

结果,灯突然亮了,我的猫眼被灯光闪了一下。我怕遭遇不测便立马逃到阳台处,躲进自己的窝里。结果,我听到昨天刚熟悉的声音,是新人。

新人说,“喵呜,你怎么吓跑了?我又不会打你。”

我心里一愣,哟,还知道卖萌。于是,迈出友好的第一步,准备回到室内继续吃饭,我还没吃饱呢。

她又说,“只要你乖乖听话,不要惹我。我保证不会虐你。”

好吧,我缩回了自己的脚,重新回到自己的窝。然而我嘴里一直在叫喊,“主人啊,你快回来啊,你的儿子快不保了。你回来,我才能自由爬床上睡觉啊,阳台有点冷,还是被子里暖和。主人啊!”

我在阳台外盯着新人,不再迈出一步。新人是个急性子,从她订外卖的情况可以推测出此点。她会掐点给外卖小哥打电话,问他还要多久才能到。我想,小哥对她也是醉了,晚一分钟都会来个“夺命连环扣”。

可是怎么办呢,外卖向来很是准时......晚上十分钟。

新人在收拾衣服,准备洗澡。

她拿着洗漱用品在房间与浴室之间来回的过程中,是我唯一能出去走上一遭的机会。也多亏了新人脑子不太灵光,总是拿了牙刷忘了牙膏,拿了衣服忘了毛巾。所以,我数了数,就一般而言,她会来回走上四趟。

当然了,并不是每次都能在洗澡前想起需要拿的东西。

因此,我甚至见过新人身上仅披着一件长毛巾。幸好住的是浴室对面,走三步便能进房间。这要是最拐角,指不定会不会被隔壁老王撞见。

估计是新人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马虎,换上睡衣后便坐到桌前,拿出纸笔列出小单子,然后用粘胶粘贴在门背后。

在她关上灯睡觉时,我偷偷从阳台爬进屋内看了门后的纸条。上面写的是她洗澡所用到的所有物品。

我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洗个澡还能用上那么多小物品。还不如我舔舔爪子,再擦擦脸来得方便。

新人每天都很准时,无论是出门还是回来。一开始我以为她是人类口中的强迫症,几点起床几点睡觉,她每天都是如此。偶尔主人与她在白天碰面,从她们对话中,我才知道新人工作的地方很远,貌似来回需要四小时。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是不需要工作的。

不过,至少我是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偶尔对我不耐烦了。毕竟我跟她的作息有很大出入。她上班的时候,我在家睡觉。她回来睡觉的时候,我恰巧处于兴奋状态。以前听大表哥说过,往往这个点,我们以前的祖先,还在与黑暗势力作斗争,势必要清除趁着月黑风高出来偷盗的小黑鼠。

只是,我现在已经被店家驯化了,成了一只坐等吃喝的宠物。可是,我血液里的本性却没有消失,它还在沸腾。

“你自己下来还是要我亲自将你提下来?”

这是我与她和平相处一个月后,第一次出现剑拔弩张的状况。

好吧,刚跳上课桌,新人便打开了灯,之后就是想试图用口头恐吓迫使我跳到地上。

本来,作为一只男猫,我得捍卫我的尊严。但是,我突然想起前天晚上,我只是轻轻爬上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她立马弹起身,将我一掌拍开。

到现在我还在懵圈,谁他妈能想到半夜两三点她还能有这么大的警觉性。要知道前一秒我还听到了她的鼾声。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尤其是大力士女。我抗拒了5秒,然后很不高兴地下了桌,顺便故意用尾巴甩在椅子上的声音,以示我的不满。

“你快点去睡觉,不要吵闹。要不然,我扔你去阳台睡。”

新人很快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为了不至于在大冬天被冻死,我只能暂时压抑住我血液里的悸动,不敢再多动一下。

哎,还要与她相处两三个月,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度过这段时日。你们放心,再过一段时间我再上来同你们说说接下来发生的事。

至于是什么时候才发得看我的心情,毕竟你们人类用的键盘我还不是很熟悉。

我要是说,我用我的爪子打下这么些字,花了多一个月的时间,你们信么?

2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