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白日于行宫处理政事,夜里便来这断肠楼,断肠楼有二十七个(对不起,已死了一个阿粼)呢,他半月后便要离开此地,如何也要速度快些。

恁他再快,终究还有一个未及临幸。他便对隽升提出,要将那孩子装扮成随从样子,带他回宫。隽升自然答应。别说这断肠,就连他与飞沉儿也都是皇帝的,若皇帝要带飞沉回宫,他都不能说甚。

可皇帝随后却让隽升惊出一身的冷汗。他又向隽升提出,要他替自己将那孩子阉掉,因皇太后素知自己极好这口,对他要求甚严。他是担心自己母后察觉出那孩子不是真的随从。隽升自然是得答应。

于是当晚夜里,他便让侍从备好了一些家什,叫那孩子来。那个孩子名叫御柳,今年十一岁,隽升想自己真不该替他取了这花名,这个“御”字,倒真是可怕的应验了。

御柳这孩子在断肠楼不算突出,不然也不会最后轮到他。然而无论如何,他这一跟了皇帝去,倒不必在这断肠每天地服侍人了,起码不会得甚么花柳病,更别说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了。

 

御柳来了,御柳向来有些胆小。当年隽升去两广之地寻人,遍寻无果后正欲离开,却意外瞥见闹市中,有一十岁模样的小少年在认真低头捡拾别人掰落的菜帮子,正拼命往自己早已溢出的口袋里装。他身着已然分辨不清颜色的粗布短褐,脸面上脏兮兮的,但这在隽升看来,其实都挡不住他的纯净漂亮。

隽升翻身下马,他俊采飞扬的模样将御柳吓了一跳。隽升一向眸中带笑,面颊两侧纯黑的发丝儿又因突至的大风的吹拂,飘扬纷飞,外罩一袭薄纱白衣,小御柳看呆了,竟觉他如神仙一般。他和善地询问御柳父母,御柳想也没想便告知了他,隽升遂邀御柳至马上,御柳很是开心,道出此是自己初次骑马。隽升叫御柳于自己身前坐,此姿势是恰是他怀抱着御柳。如此也很是周全。

路人纷纷侧目,只因二人反差太大,而一个年轻男子携一少年在马,也极少见一个可爱的穷人家的孩子在前面如此被呵护着,隽升年轻斯文,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御柳觉得很有安全感。隽升多年后想到这个场景,竟觉得有些怀念。

隽升问了御柳家的住址,便打发走了随从,自个儿带着这个孩子向他家行去。不一会儿,便来至了一户人家前。原来御柳父母正在家中生火造饭,一旁席子上趴着个七八岁的孩童,但这孩子穿得极好,身体甚胖,大约也吃得极好。

隽升心想这户人家条件不算差,怎会让这孩子自己在外捡菜叶子吃?且他们对御柳并不算好。

他们见隽升气度不凡,定非一般人,思虑之后便极度热情地招呼隽升,隽升打发走了御柳,便面色平静地向他们讨要御柳。

他们便对隽升道不想瞒他,御柳并非自家亲生,原是他们买来的孩子,只是后来他们夫妻又能生产,本就不想要御柳,多一个人就多碗饭,但又想御柳毕竟也能帮家中做许多事,便还没抛弃他,只让他自个儿去市场捡东西吃。如今隽升想要,便带走;只不过想要四、五两黄金。

听罢,隽升一刻不想在此待了,便拿出五两黄金撂在桌上,走到院子里,把御柳的手牵了,道,哥哥带你走。

隽升重新带御柳上马,飞也似地离开了这户可怕人家。

 

前一日恰是寒食。隽升想了想,便问他有没有听过一首诗,叫《寒食》。御柳摇头。隽升笑说不知道也无甚干系,今后便叫御柳。“寒食东风御柳斜”,这首诗,极好听的。

御柳拍手道是好听,今后便遂哥哥的意叫御柳。

隽升从未问过他从前叫甚,他也便,没有说。

 

记忆戛然而止,眼见御柳已在面前低眉顺眼,隽升冷脸对御柳道,你晓得你犯了甚么错?快快脱了裤子,仰躺于此长凳之上!

吓得御柳赶紧的脱了裤子,想都没想,便躺在了长凳上,突然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人,抄着刀片,拎起御柳的猛地一喇,手起刀落,那话儿霎时落在了半丈之外。

御柳只觉胯下一凉,陡然一惊,便瞧见地板面上多了一条肉肠,顿时昏了过去。血才呼呼地出,隽升亲自帮侍从递热水白布,大家一块儿将御柳弄好,将他抬至了榻上去。

御柳醒后,又想起才的事,差点又昏过去,连话都说不出了,隽升才将皇帝的秘事儿告知于他。

御柳无法不接受,他别无选择,因为只要是他给的,他从来都当做礼物,好好收着。意识明明是模糊不清的,他却努力扯了隽升的袖子道自己有一愿望。隽升皱眉,附耳过去,御柳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告诉他,自己想要他亲手摘一根柳枝,送他。

隽升心想,御柳这孩子从来都是有事,也都瞒着他,大约是不想给他任何的麻烦,这次,怎么会麻烦他呢。

他再不忍看御柳星星点点的眼神,却还忍不住低下了头,御柳却没有在看他。隽升想,他又在想甚么呢;便走出了断肠,来至断肠街的尽头,缓缓折下了根柳枝,回来交给了御柳。御柳的脸色很不好,大约没有任何的心情同他讲任何的话,只是沉默地收了柳枝。

 

御柳被皇帝扮作小太监,连夜带了回去,带到了宫中。因举目无亲,自己又是唯一知晓自己在宫中的原因的,整日在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中度过,自己的那话儿又被突然折掉,身体上疼痛难忍,精神上也备受折磨。

可这是他送给自己的,他从来都当礼物收着。

才回宫中二日,皇帝便开始同他做了,皇帝觉察出了御柳的好,便日日借口在暖阁中通宵达旦地读书,实则是要他日日同自己欢爱。

但未料,半月之后,因那儿伤口感染,御柳竟很快死掉了。

御柳死在了皇帝的面前,身体僵硬冰冷,面容惨白,皇帝厌恶极了,让人把他用麻袋装了,连夜扔去了宫外野坑里。

他送给自己的,他从来都当礼物收着,好的坏的,活着的死了的。

 

只是隽升不知。被深埋在野坑中的御柳,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根柳枝。

42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