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

晚饭过后,聂月决定绕着村走走,权当是饭后散步,有助于消化。

(二)

梨村,是聂月出生的地方。等她到了四岁时,父母将她接到自己所在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能与父母一起生活,聂月很高兴。只是这开心,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后来,聂月经常会梦到四岁前的时光,因为她想回去梨村了。

语言不通、没有玩伴,这是聂月最初的困境。工资多少、买房买车成了二十年后聂月的问题。

周围的人都说,“那里适合养老,你现在还年轻,应该拼一拼。”

于是,她想着,或许如他们所言,以上不止是她,但凡离开出生地,奔赴更大战场为改善生活,却没有成就者,都会有这类想法——想念即是逃离。

截至今日,聂月与父母在A城待了整整二十年。而从她记事起,搬家、转校成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流程。

二十年来,聂月最想要的便是安定的住处。

可房价在近几年涨得尤为厉害,即便拥有高薪的工作,她依旧觉得自己离“定居”还有很大距离,何况现在她还尚未有高薪工作。稳定的工作尽管工资相较而言比较低,但各福利不错,任期一长保不准会有政策扶持,自己尚有定居的可能性。

房,是一个凭证。证明你是这个城市的一员。

聂月有准备过类似考试。一次国考中,聂月初试排名第二,凭借自己的自身素质与外在条件,她想着这是个好机会。

聂月为复试准备良久,从早到晚时时刻刻想着历年真题与答题模板。那几天上班时间她也会偷偷看备考书——是否能考上公务员具有不确定性,在十分确定之前,聂月是不会辞职。

下班后她与大学后回家乡当村官的好友视频,询问面试一般需要注意细节点,并且演练多次面试场景。

“你出生地是?”

面试官开口一问,聂月便知道这条路已然到头。

往往祸不单行。公务员落选,工作个人业绩垫底。自然而然,那些天的工作状态也被上级看在眼里。她被辞退了。

聂月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准确来说是在家中躺尸三天。最后在她爸妈的劝说下,暂时不找工作,回故乡散散心。按照她爸妈的意思是说,

“按你现在的状态,找的工作也是混日子。你先回去陪陪你奶奶,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之后要还想考公务员,你就留在家那。不想的话,你就再回来。”

当她踏上归途时,手机有短信提示。

“顶多两周时间。逃不了的压力,谁都一样。”

(三)

聂月原本以为二十年过去,等自己再回来一定会觉得别扭,别扭于家乡变化大,与记忆中有偏差。

可家乡变化不大,却依旧别扭。尤其是当一群人坐在家门口聊天,你拿出手机倒腾时。已经习惯了吃饭、睡觉、走路,皆时不时拿出手机查看,唯恐失了一条要命的消息。

老实说,聂月除了收到信用卡催帐与垃圾短信,其他的一概没有。

爷爷去世得早,往年都是聂月爸接奶奶去城里。后来奶奶年纪大了,放长假时她爸妈便回家照看奶奶。聂月回来得极少,不是与朋友结伴玩,便是官方答语说是有事。

她与奶奶的见面几乎来自于视频聊天,也就是这个时候聂月觉得高科技真不错。尤其是现在语音、视频聊天,老人不会打字或用软件的,一键接通听见声音、看见面目,很方便。

今天下午陪奶奶去买菜,多年未见的阿姨,现在也成了奶奶级别。时间久了,聂月不是很记得怎么称呼,只能一直对着她们笑,笑得脸都快抽筋了。她们记忆倒还不错,一眼便认出她是谁。

有人说,“哟,张老太,这不是你孙女阿月吗?”

有人说,“我说呢,一大早就开始来买菜了。平日里可没见着老太买什么菜啊!”

有人说,“孙女终于回来了,高兴吧!前段时间就听你叨叨呢,这下可回来了!”

所以在吃晚饭时,看见奶奶一个劲给自己夹菜,好吃的都推到她面前,聂月心里很是愧疚。

聂月叹了口气,以后啊,还是得多多回来看看奶奶。复尔,她拿出耳机塞在耳朵里。

(四)

也可能是奶奶学会微信后,经常拍照给他们的原因。聂月对多年未回的家乡,倒是觉得如以往一般,像是从未变化。

儿时她最喜与村中同龄小孩到处玩玩闹闹,爬树、抓鱼、烧草、过家家从未落下。被大人发现时,带头者首先喊上一嗓子,之后就是众孩四下而逃,最后在村后的小山丘集合。

小山丘被称“青山”——寓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

按当时孩子王阿青的说法,“以后这就是根据地!被发现就往这里跑,我们的秘密!”

青山依旧在,儿时若躲在山后,尚能遮住他们的身影。不过现在,青山遮不住她这个胖大海。

而且儿时玩伴已经许久未见了,聂月想着,年轻人都去了大城市,留在家的说是老弱病残妇也不为过。估计,之后能聚齐的场合也就是各自婚宴了。

不知不觉,聂月距离青山不过十米。她抬起手腕,现在时间是晚上八点半。这里人们睡得很早,十分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聂月总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桃花源,不知今夕何夕,如果不去故意看手机推送娱乐八卦新闻的话。

她看向四周,由于走出村庄赚钱的人居多,所以尽管梨村渐渐往四周扩建,经常会出现四世同堂,可一旦夕阳西下、帷幕落下,会发现有许多空房子,只有过年那几天才亮过灯。偶尔从十几栋房子中,发现有一栋点亮。

比如,青山正对面的楼房,二楼亮着灯有人时不时走过。

听说是去年新建的房子,住户是村中最年长、九十三岁的王婆婆。老实说,聂月不是很理解,王家人在A城已经买房买车,就剩王婆婆留在村中,若是说想给老奶奶养老重建一所房子,当真没必要建个双层楼。

王婆婆坐轮椅已经有十年时间了,这二楼、突然,聂月看向亮着灯的二楼。

聂月发现有人站在窗户那,一动不动。尽管她看不清楚是谁,但聂月很确定那个人在看她。没过多久,那人奋力拉上了窗帘,紧接着二楼的灯灭了。

手机的亮光暴露她的位置,她横躺在青山的身体瑟瑟发抖。

(五)

躺在床上时聂月翻来覆去,回来后她特意向奶奶询问了一下关于王家人。

奶奶很明确说现在只有王婆婆一个人在家,王家人从春节过后便未回来。

她十分确定那栋房子里还有其他人。

王婆婆身高不过一米五,坐在轮椅上不到一米二。若刚刚是王婆婆,即使她是站着,也高不了窗户多少。可刚才那个人明明与窗户相差不差。若是按正常人家窗户的高度,站在窗帘的人至少一米七五。 

那,TA是谁?

2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