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六)

聂月记得王家有个孙子叫王黎,此娃娃从小备受宠爱,王家人几乎是从不允许王黎与他们同玩,生怕出现什么状况。

五代单传,也怪不得王家人呵护备至。

年少时他们常趁着王家奶奶在后院干活,一个个成了小鬼头。有放哨的、有掩护的、甚至有护送的,只为将王黎带出来。

不过最后结局,每个人都被自个爸妈骂了好久。因为王奶奶发现王黎不见了,立马跑到村中有小孩的人家寻找。

也是聂月多嘴,她说王黎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好可怜,便与人商议着带上王黎。

此时会想到王黎,是想从他嘴里探出点线索。

只不过,聂月想着,她与王黎许久未见,偶尔也就在过节时才会有几条祝福短信,没准还是群发的。如今为了这事找他,不太好。况且,还是打听他家的隐私,也太尴尬。

于是,联系王黎这个办法,就此作罢。

直接问不可行,但其他办法呢?比如说,QQ、微信。

王黎的QQ更新得少,更新时间还停留三个月前,也就是在春节后。

一张“鉴宝”节目的截图,附上一句——大天朝的,都要上交给国家。

朋友圈最新的消息则在半个月前,就一句——前几天发的照片是帮朋友问的。

前几天?聂月继续往下翻着王黎的朋友圈,紧接着的消息也是一张图片——手持净瓶的观音玉雕。

聂月不曾见过什么玉石,对玉石也是知之甚少。可不知为何,聂月仅凭一眼便觉着,这玉雕价值不菲!是件稀罕物!哪来的?聂月看到王黎配的文字,确是心里一惊。

——谁对这宝贝有了解吗?

宝贝?难不成还是古董?能整块被雕塑成观音的玉石已是稀罕物,若是再有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历史,那......岂不是价值连城?!

可惜了,聂月耸耸肩,可惜不是王家的。

(七)

从小到大聂月唯一不变的是——难得千年不散的好奇心。而变化最大的是与人交往,不似以前的她,想与谁交友便开始交心。尤其是她在职场混迹半年后,便很少主动与人交往,更多的是宅在家中。

比如说,现在、她遇上自己感兴趣的事,静悄悄坐在书房里,面前摆着笔纸,上面写着昨晚与今个一天,通过自己询问所得来的线索。

“王家人 王婆婆 房间里的男人 男人是谁? 王黎?还是其他人? 为什么没人知道王家有其他人?”

“所以说,那个人是村中‘隐形人’? 没人知道王家藏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存在只有王婆婆知道。”聂月对着写下的线索,自言自语。

聂月本想着会不会是小偷,但应该没哪个小偷如此明目张胆。或者是王婆婆被威胁了?聂月下午也去试探了后面的猜想,不过看王婆婆虚无缥缈的眼神,一看就是心虚。

聂月咬着笔头,“那就是他们在捣什么鬼 ,犯法了?不想让人知道。难道是家里有不能见人的东西?”

聂月越想越邪乎,难不成是毒品交易?她走到窗户处,向着王家望去。那儿二楼依旧亮着灯,但窗帘遮得严实,也未见有人影经过。

难道是......?聂月快步走下楼,冲着正在看电视的奶奶说了句去小店买零食。奶奶只是叮嘱注意看路。

聂月拿出手机,刚想着打开照明软件,后又一想,要是被发现了不就证明不了什么了?

王家离聂家大约三分钟的路程。还好,聂月摸摸小心脏,幸好乡下没有晚饭后跳广场舞的习惯。她尽量避免有人家的街道,走上漆黑的小道。到了王家门外,她悄悄绕到屋后蹲了下来。

果然!她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她看见王家二楼正对着青山的窗户拉出一条缝,若不细看,不会发现那儿有人。那人手捧着茶,斜靠在一旁,偶尔拨开窗帘往外瞧。

聂月扔出一块石子,应该是惊扰了树上休息的乌鸦。乌鸦振翅而飞,在寂静的后山显得格外刺耳。几乎是同时,她看见二楼窗帘被掀开了一半。那人伸出了某件器物,聂月眯上双眼,是夜视镜!

这,分明是守着什么东西,而那个东西一定在王家屋后!

聂月站直了身,抖动抖动蹲麻了的双腿。可是,后山有什么?她右手抚上墙壁,手指不自觉慢慢敲击墙面。复尔,她又望向不见五指的暗夜,后山有什么?

忽然,她听见身后有“簌簌”声传来。莫不是被人发现了?声音越来越近,正面遇上了?该怎么办?昨晚那人已经见到自己了,就说自己掉了东西?万一对方问,白天不找为什么等到晚上?而且还是摸黑找?

“自己买的手表?”聂月灵光一现。

她敲定主意 ,回过头。却不曾想,来的竟是一只狗。

紧接着,一声狗吠响彻村庄。

(八)

明知道狗是不会停止吠声,聂月还是忍不住伸出食指,朝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静止不动尚且可能躲过一劫,哪知,她这一动倒引得狗吠声逐渐增大。

不多时,便听到拄着拐杖的声音接近。是王婆婆。

“谁啊?谁在那?!”

一束光扫过聂月所在,她抬起手遮住刺眼的光线。

“王家人一个月前曾回过村,是来给王婆选生后墓址的。就在后山那块,不过,谁知道王婆竟然又挺过来了。于是,墓址也就推到年后了。王家人也就回城了。”

王婆的声音铿锵有力,完全不像下午奶奶说过的样子。

聂月看着王婆拄着拐杖,行动丝毫不受影响。这何止是“挺了过来”,简直硬朗了不少。

她笑道,“王婆,是我,阿月”,她一步步走近,“白天手表掉了,到处找没找到,只好晚上过来看看。”

王婆训斥狗,让它闭嘴,又转过身奇怪道,“晚上来找手表?不带手电筒,能看见?”

“夜光的!”聂月举起拿着的手表,“白天找了好久,没找到。刚躺在床上时,突然想起来手表有夜光功能,便来碰碰运气。”

王婆也未多说,只是笑笑让她看着路,晚上蛇蚁挺多,尤其是后山这一块。

为让王婆不疑有他,聂月若无其事问了王黎的事,谁让王家人除了现在一起走走的王婆,就剩下王黎她还能说上几句。况且,问起王黎,也是想让楼上的人放下戒备。

(九)

回家后,奶奶告诉聂月她爸妈来了通电话,看奶奶那样子,应该是爸妈又问了她的近况。聂月微露不耐,才刚刚到这没两天,电话确似一日三餐,一通不落,

聂月见奶奶正襟危坐,想是准备说些什么。

果然,“小月,你爸妈也是为你好,你这么大人了,不能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见聂月点头,奶奶又继续,“我明白,你们这些小年轻,如今也不喜欢铁饭碗。”

看来爸妈还没告诉奶奶自己的打算,现在的她只想铁饭碗,不想去闯闯。

奶奶又说,“工作换,这很正常。你还年轻,每日重复类似工作,你会烦。就像王家那个小王黎”,她停顿了一会,看向聂月,“你还记得吧?”

聂月微皱眉,点头。

“前段时间突然辞职,听说好几万一个月”,奶奶两手一摊,“得,就这么没了。不过,他家人倒是开明的很。你啊,主要还是得跟你爸妈说清楚。把话说开了,让他们懂你、支持你,这比什么都好。可明白?”

不知为何,聂月突然像是想通了,她觉得楼上的人是谁、又在干什么,这答案呼之欲出。

她睁大眼问道,“奶奶,王黎换的工作是不是与古董有关?类似鉴宝?”

(十)

在梨村已经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聂月没有回城,她同爸妈说清楚自己准备留在家乡。

而其实——聂月在王家门前蹲下,将包在纸里面的骨头扔在狗面前,她抬头朝着二楼微微一笑,食指敲击摊开的纸张,她知道那人此时一定正看着自己——

——有些东西可以不上交给国家。那么,至少得有自己一杯羹。

26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