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二)

一夜未眠,窗外天愈加明亮,升教授慢慢翻转身子,想减轻半侧身子酥麻感。他侧耳倾听,隔壁是佟老二与妻子的房间,呼噜声惊天动地。他悄悄起身,走出佟家大门,坐在台阶上抽起了烟。

怎么能睡得着?昨晚几乎是每隔三分钟便有婴儿去世,无缘无故的去世。升教授总觉着事情哪有如此玄乎,会不会是因为想保留这个“传言”而故意......不是说,网上曾提起过一个偏远山村,为了扩大景区吸引游客,竟打着“送子旅游”的名号。

“送子旅游”,其实是该山村出现一年内十个家庭都生了龙凤胎,这个奇闻被当地收录在册,并上报给媒体,最后很多外地游客,为了来此地沾沾喜气,导致当年游客量比重上升40%,并逐年持续增长。

可是突然有一年,有人爆出其内幕,说是为了提高当地旅游业,村中人才想出此招。

龙凤胎之前,不计其数的胎儿早已扼杀在未出世前。

他们尚未出生,便被人剥夺了生命。而留下的龙凤胎,也成了活着的人宣传的手段。

升教授伸手重重拍了下额头,怎么会!人命关天,量他们也不敢与法律作对!何况、他突然想到昨晚自己曾下了台阶查看,那些婴儿身子还很热乎,只是再没有呼吸。而且那些失去小孩的亲人,虽面上未曾悲恸欲绝嚎啕大哭,但他们脸上绝望的神情,升教授想着,他再也不想见到。

他知道人命关天,但依旧挡不住对这里的恐惧。如果说,当真用了某种手段,那......

“升教授?吃了吗?”

有人经过佟家大门时,喊了一声呆坐在台阶上的升教授。是昨晚祠堂里的一员,记得她家的儿媳妇昨晚生了,是个女娃娃,红烛。

升教授将烟头捻灭在石板上,朝她点点头笑了。

“佟村长在呢?”来人小心翼翼问道。

“在呢,在里屋,还在睡。”升教授指了指里屋。

来人紧了紧怀中抱着的箩筐,升教授一开始便注意到来人拿着的东西,可是对方掩藏得厉害。箩筐由竹子编制而成,原本四周有许多空隙,但现在已然被报纸遮挡。箩筐上方用着方巾遮盖。

趁着她上台阶时,升教授忽然起身,一个踉跄“恰好”扶上箩筐,手缩回来时,升教授“不小心”将方巾扫在了地上。妇人赶紧弯身捡起方巾,重新盖在箩筐上,急忙往里屋里去。

升教授转身看着妇人远去的身影,想不到这小小山村,竟如此富有。小妇人箩筐里竟放着用黄金打造的银子!因为太过出乎意料时间过短,升教授大略看了看,大约有六七个。

里屋有声音传来,但由于相隔较远仅有只言片语陆陆续续传来。升教授屏息凝神,走近屋内试图想听清里面的谈话。大约是年轻时,知晓的习俗大多在常人看来难以解释,所以每到一个地方,升教授对于当地的习俗格外注重。

从昨晚发生之事可知,佟村长威望在村里可谓首屈一指。生、死仿佛仅凭他一句话足以。如今,一大早竟是还有生还者家人送金子。

里屋的门关得严实,升教授望望四周,佟家妇人应该一大早去池塘边洗衣服了,所以家中只剩下他们两,眼下不过多了位村中妇人。他想了一会便走近了里屋窗户。

“村长,昨晚真的是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那打包孙就、”

忽然妇人说到这,佟村长却是咳嗽一声。升教授微眯着眼,怕是被发现了。果然,屋内很快传来咿咿呀呀唱腔。

再细听,传来的却是三两俚语。

升教授自知无趣,想着估计暂时是别想找出什么了,还是乖乖做好自己来时的任务。了解当地习俗最好的去处,自然是妇人多之处。比如说早上的池塘边,晚上古树下的乘凉处。

才到桐村几日,升教授对当地途径不是很清楚。不知为何,竟绕回到昨晚的祠堂。青天白日的,虽没了昨晚的电闪雷鸣,升教授却依旧觉得寒冷,即便是日光粼粼。

祠堂对面是一片竹子林,阳光正好微风吹拂,升教授不禁面露微笑。他站在祠堂外,望着里面正堂牌位、两侧木椅,若不是昨晚发生的事历历在目,让他对这个“紫微堂”心生畏惧,否则他早进去看看了。

他想了一会,算了还是等小伙子来时,在一起试探试探。眼下还是回到原点,找找习俗吧。

正当升教授回身准备离开时,眼睛被什么东西晃了一眼,片刻失明后又恢复正常。他定睛一看,心里一震,冷汗顺着脊背往下流,没一会儿竟是后背皆湿。

昨晚赵家妇人将往生千金置于地上的地方,现下有一摊水在那,但那颜色似乎不对!

升教授顾不得心中的畏惧,急忙走近。果然!他身子忍不住颤抖!垂放两侧的双手微微握紧,又颓然松开。

这是一滩血水!并且还散发出不知名的气味!这气味有点类似栀子花,可这个季节怎么会有栀子花?!

2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