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王莽这个人呐,真是要多烦就有多烦。

昨天正好有人说到王莽改地名的事,顺便捋了一遍谭其骧的《新莽职方考》,发现这孩子真不是一般的熊。

王莽上台之后,除了推出一系列繁琐离奇的奇葩政策之外,他还对西汉的行政地名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按说改地名这事吧,不算罕见,历朝历代也不是没干过。可谁也没王莽同学改的这么神经,这么狂躁。

王莽是个狂热的儒家复古主义者,一心恢复周制,所以改地名也有他的理由——“应经”。也就是说,我可不是心血来潮乱改的,都是按照经典书籍的指示来做的,有本可据。所以我不是瞎鸡巴改,是应经而改,“鸡巴”和“应经”能一样吗?

比如说吧,汉武帝把全国分为十三个州部,后来又补了一个司隶校尉部。到了王莽掌权那会儿,重新划定成了十二州。他先把交趾改名为交州,为了应《尧典》里”宅,南交“的典故,然后又嫌凉州这名字不够古意,改为雍州,这是按照《禹贡》来的,那里头的九州没有凉州,只有雍州。 

这还算是比较正常的改动,可到了郡县两级,画风陡然就变了。 

有人做过统计,和西汉末年对比,新莽的郡从106个增加到116个,连改带增,一共改了91个郡名,只有25个保留了原名;县从1587变成1585个,其中730个县改了名字,将近一半。 

也就是说,你一睁眼,全国一半地名全变了,这是何等狂暴的变化。 

比如位于中枢地带的三辅(京兆、冯翊、扶风)中的二辅,被分成了六尉:京尉、师尉、翊尉、扶尉、光尉、列尉。

如果说这还只是中二病的话,那接下来的改动,简直就是神经病。

南阳、河内、颍川、弘农、河东、荥阳六个郡,全改名了,南阳叫”前队“ , 河内叫”后队“ ,颍川叫”左队“, 弘农叫”右队“ ,河东叫”兆队“, 荥阳叫”祈队“,合称为豫州六队 。

神经病啊!你特么以为这六个郡是在中原大地做广播操啊!?

201708309aceeb0327d2e7da694ec852bdf4839d

其实这个“队”字是“隧”的省字,意思是顺遂之意,可这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这还不算完。 

西汉在河西走廊设有四郡(张掖、武威、酒泉、敦煌),其中有一个武威郡。王莽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说武威这名字也得改,就叫张掖吧。可是……四郡中原本就有一个张掖郡啊,那可怎么办?王莽的解决方案特别神经,那张掖也改呗,就叫设屏吧——设立屏藩,抵御外敌,挺好挺好。

20170830de6cc29fb19ddb0c3061904651000882

(张掖和武威此时的心情)

于是,一个新名,改了两个旧地。

不过酒泉和敦煌也别高兴,这二郡分别改成了辅平和敦德。 

这倒霉事还不止河西遇着了,山东也没幸免。齐郡(今淄博、青州一带)也改名了,叫什么?济南呀。旁边济南郡脸登时就青了,他改叫济南,那我咋办啊?王莽大手一挥,你就叫乐安吧!

20170830de6cc29fb19ddb0c3061904651000882

(齐郡和济南此时的心情) 

于是,一个新名,又改了俩旧地。您瞧这份折腾。 

刚才提到豫州六郡改了六队,其实原来的地名也没浪费,直接向下传递。“河东”改给了安邑县,河内改给了怀县,颍川改给了阳翟,南阳改给了宛县,从郡名降级成了县名。 

王莽这人吧,除了中二病之外,还有两个特点:一是特别迷信,看见不吉利的字就不高兴。二是逆反心理特别重,跟正常人拧着来。 

好多地名,就是因为他看着不顺眼,就顺口给改了,完全跟阴经……哦,不对,跟”应经“没关系。

比如说吧,无锡,这名字很有来历,往上可以追溯到春秋。王莽一看这地名,觉得不好,无锡你说个应经啊?改,必须得有!然后无锡就悍然改名叫了”有锡“…… 

再比如说出烧鸡的符离。 

王莽特别喜欢“符”这个字,桃符嘛,听着就吉利。他把好多地名都改叫X符。比如沛郡改叫吾符,定陶改叫迎符,剧魁叫上符,利乡改章符。 

他拿起名单一看,嗯?符离?这个离字多不吉利啊,大笔一挥,成了符合。 

有了这么个经验,王莽玩得越发熟练了。

上党有个谷远县,改成了谷近。

太原有个于离县,改成了于合。

陈留有个东昏县,改成了东明。

东平国改成了有盐郡,因为国中有个“无盐”亭。

山东有个亢父,王莽觉得这个亢字不孝顺,改成了顺父。 

我说同学这反义词填空玩得可真熟练啊…… 

而且王莽在这次反义词大练习中,尽显出了直男本色,特别不喜欢弯。富昌郡有个地方叫“曲周”。改成了“直周”;同郡的“曲梁”改为“直梁“、常山郡有个”曲逆”,改名叫“顺平”。还有“曲平”改“端平”,“曲阳”改“从阳”。 

王直男可真不赖,把所有弯掉的地名,都给硬生生掰直了。

其实哪止是能把弯的掰直啊,圆的他都能给掰方。 

并州有个西河郡,被王莽改名叫归新郡。郡中有一个地方叫做圜阴,“圜”字有环绕转动之意,和圆一样。也不知道圆圈怎么就得罪王莽了,硬被改名叫做“方阴”。 

您可真是太闲了吧! 

中国的地名,有一个命名规律。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地名里一旦有阴阳二字,那么它的地理方位就能猜个大差不差。 

不知道为什么,王莽对这些地名很敏感,能改的全改了。 

比如华阴县,改成了华坛。 

淮阴县,改成了嘉信。 

你要一直这么改也行,可王莽的改名规模神出鬼没,谁也搞不清楚。到了雒(洛)阳,他不改阳字了,把雒字一删,改叫宣阳;襄阳的阳字也保留下来,反而襄字没了,成了相阳。 

这还算是好的,王莽的逆反心理太重,有些地名落到他手里,可倒了大霉。

比如范阳,被改成了“顺阴”。 

范改顺也就算了,为什么好端端的“阳”要变“阴”啊?王莽不解释,没人猜得出他的想法。 

于是辽阳改成了辽阴,泥阳改成了泥阴,简直就是神经病,我猜大概是为了迷惑敌人猜不透城市位置吧…… 

与此同时,王莽还为抵御外敌殚精竭虑,特别是在精神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 

比如天水郡,他改名叫做填戎。“填”字同“镇”,意思是镇压戎狄。 

这么改名本来无可厚非,也非无先例可循,可架不住他老人家改得多了,边境一圈郡县改了个遍。 

蓟县改伐戎,北地郡改叫威戎,陇西郡改成厌戎郡——厌字也是压制之意。顺带一说,陇西郡下有一条狄道,改成了“操虏”。 

按照我朋友老阎的说法,这个“操”是掌握、控制、把持、驾驭之意,各位不要往污处想,是的,千万别往歪了想。 

戎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狄也没逃过去。 

雁门郡,改叫填狄;北地郡,改叫厌狄,还有个小地方叫白狼,改名叫了仇狄。 

胡字亦未幸免。 

武要改成了厌胡,平邑改成了平胡。 

改一两个地名,这算炫耀武功,改三四处,这算雄心壮志。可王莽这一口气改了个遍,就近乎骂街了…… 

俗话说,东夷西狄南蛮北胡。现在北边西边的胡、狄、戎已经被骂得抬不起来头了,东边也不消停。

位于齐地的琅邪郡,悍然被王莽改成了“填夷”。 

南边的,也别先乐。长沙国也改名了,叫“填蛮”。东南西北,谁也别笑话谁了。 

20170830d62f4fd59ba6e587ac7fe982c9e36593

只有朔方郡的名字没骂街,可惜逼格狂降,因为它改名叫了“沟搜‘,这特么还不如填个胡,厌个戎呢…… 

哦,对了,外邦国际友人也没幸免。王莽曾派严尤去攻打高句丽,回头一想,高字你也配?遂给人改名叫“下句丽”。老对手匈奴单于,也被改成降奴单于。 

这么癫狂神经病的改名大运动,让当时所有人包括王莽自己都懵逼了。据说有地方一年之内改了五次,连章都来不及刻,更别说日常使用了。官府行文发布告,不得不在地名后头加括号,说这是汉的啥啥啥地方,连王莽发诏书,都不得不加旁注”故汉XXXX“,否则没人看得懂。 

这个作劲儿,新朝若是不亡,真是没天理了。 

后来光武中兴,拨乱反正,一古脑把王莽的这些胡逼改名都恢复原状,这场混乱才算是消停。到了汉明帝时,王莽改名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出现了。 

这个人就是班固。 

班固雄心壮志,一心要修出一部《汉书》。可是写到《地理志》时,班固发现,如果要遵照修史的原则,地理沿革必须要写明白,但王莽这王八蛋太能折腾了,每写到一郡一县,他都得特别注明新莽时期被改成什么,工作量平白翻了一倍,关键是这玩意还没什么意义,因为很快就全改回来了。 

写了没用,不写又不行,自己开的坑,咬着牙也得填完。于是班固只好遵从自己的内心,一边哭一边咬牙一一做标注,前后足足标注了八百多处。估计他在工作的时候,肯定是一边哭一边骂王莽这个神经病,你可真是太烦了啊!

 

2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