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从前,有一个吃货。

其实这货不算特别爱吃,鉴赏美食的水平也不行。不过他的口食之欲对中国产生了极大影响,这就是其他吃货所不能比拟的了。 这个故事里还有一个倒霉的躺枪侠,不过我们还是先从秦始皇说起吧。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并没有停止扩张的步伐,紧接着就开始了对南方百越的战事。始皇三十三年,秦军大将任嚣控制了岭南大部地区,并设立了桂林、南海和象郡三个郡,涵盖范围在如今的两广以及越南北部中部。 

这是中原文明第一次将这片地域纳入版图。为了奖励任嚣的功绩,秦始皇封他为南海郡尉,统管整个岭南地区。 

秦始皇去世以后,天下陷入混乱。任嚣一见中原乱了,就动了割据的心思,封关绝道,训练军队,打算在岭南搞独立王国。 

可惜就在秦朝灭亡的同一年,任嚣因病去世。接替任嚣位置的,是他的心腹大将赵佗。 

赵佗和赵子龙一样,是河北真定人,是当年秦军扫荡百越的指挥官之一,经验十分丰富。他继位之后,派兵攻克了桂林、象郡二郡,然后断绝了前往中原的道路,关起门来自称南越武王,国号南越。 

南越国的疆域相当广大,北至南岭,南到越中,东至闽西,西至广西百色,是个“东西万余里”的大国,首都设在番禺——就是今天的广州。

2017083043dbb2d0f19088725e7c999d6bf694b7

南越国独立之后,生活很是逍遥。因为中原楚汉相争,谁也顾不上他。可惜好景不长,等汉朝建立之后,便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南边。 

汉继承的是秦的遗产,自然也视南越国为自己的臣属。何况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让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呆在自家南边,皇帝也睡不安稳。 

汉高祖派了陆贾前去招抚,赵佗客客气气地接了印绶,表示名义上可以成为藩属,但坚决不允许汉军介入。那会儿汉朝初立,需要休养生息,刘邦只得由着他来。刘邦死后,吕后专权,她觉得南越太碍眼,就搞了一次经济封锁。赵佗大怒,公开称帝,与汉朝决裂,还派兵去攻打长沙,与汉军兵戎相见。 

一直到汉文帝时,老干部陆贾又出使了一次南越。这次赵佗感觉到了“文景之治”的强大压力,乖乖去了帝号,自认藩属,但其他一切照旧。汉朝得了面子,南越得了里子。 

当时的南越气候恶劣,瘴气遍地,地形又特别复杂。南越军队只要封闭几条北上的通道,汉军根本没办法南下。在几十年时间里,汉朝始终没找到一条能彻底拿下南越的通道,只好采取绥靖政策,任由南越保持独立状态。两边关系时好时坏,最好的时候,第三代南越王赵婴齐,甚至给汉武帝当了十二年宿卫,还娶了中原女子为妻。 

南越国和汉朝的这种微妙关系,一直保持到了汉武帝时期,终于发生了改变。 

建元六年,一位叫唐蒙的汉朝使者来到了南越国。南越人对大国使者盛情款待,又心存提防。唐蒙也不着急,到处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南越人见这位使者好吃,一拍大腿,那就好办了,准备了山珍海味伺候着。 

有一天,唐蒙无意中吃到了一种酱,口感非常好,就好奇地问接待的人这是什么食物?南越人回答,这叫做枸酱。唐蒙觉得超级好吃,想知道这是哪买的,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不是南越特产,而是蜀中的,所以当地人都叫它蜀枸酱。 

这是一种用蒌叶和枸树果实发酵熬成的酸酱,口感应该相当不错,适合下饭。

201708308e890ccc22ace703fd5172a8ae36fde9

(枸树又称构树,古籍记载:“枸树如桑,其椹长二三寸,味酢。取其实,以为酱,美。蜀人以为珍味。” ) 

唐蒙吃饱喝足,可脑子没闲着。他有点纳闷,蜀中远在西南,和番禺中间隔着崇山峻岭,这是怎么运过来的?要知道,蜀枸酱在南越很流行,这么大的消耗量,必然得有一条稳定且量大的进口通道。唐蒙对汉朝与南越的贸易业务都很熟悉,他可不记得有这么一条商道。 

作为一个吃货,唐蒙敏锐地想到,难道说,南越和益州之间,还存在着一条大汉朝廷不知道的贸易路线? 

他赶紧再详加询问,南越人也没多想,告诉他说,我们番禺西北有一条牂柯江,江面有数里之宽,适宜行大船,直接可以通到番禺城下。蜀中的商品。都是顺着这条江运来的。 

南越人只当唐蒙是在打听食物来源,随口就说了。可万万没想到,唐蒙脑筋转得太快,立刻从食物联想到了其他方面——大船能运食物,就能运兵,而且能一直运到番禺城下。汉代正在为如何进兵头疼,如果有这么一条顺畅的水路,那相当于凭空多了一条高速公路啊。 

唐蒙回到长安以后,立刻找来蜀中的商人询问。蜀中商人告诉他,这种枸酱出口到夜郎国特别多。而夜郎国的旁边,恰好就是牂柯江。 

这样一来,一个宏达的规划,在唐蒙脑子里形成了。 

这个牂牁江,也叫西江,又称郁水。它发源于云南曲靖市乌蒙山,流经滇、黔、桂、粤四地,进入广东后,在三水与北江、东江汇合,称为珠江。不过从狭义来说,西江只是指从广西梧州到三水这一段,它的上源叫做红水河,红水河上游,即是汉代所谓的牂牁江。(当然,至于牂牁江到底是现在哪条河,争议很大,是北盘江、南盘江、乌江、蒙江等说法) 

“牂牁”这个词,原意是系船用的木桩,可见水流量一定很丰沛。

201708309c5eb8a99e7e822b86ad4c072ca37cec

唐蒙赶紧擦干净口水,上书武帝,建议说咱们可以从巴蜀绕到这条水路,顺流而下,可以迂回出奇兵攻击到南越首都。汉军从这里出兵,虽然绕了一大圈,但运输效率却比陆路高出一大截。而且南越的注意力都在北边,对西北方向全无防备,汉军从这里杀出来,一定可以杀个措手不及。 

武帝对这个计划十分赞同,不过这里还有一个小问题。 

牂牁江的上游,并不是汉朝的疆域,而是一处西南小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很著名,叫做夜郎。 

夜郎自大的故事不用复述了,总之这是一个也不那么顺服的邻居。它的疆域范围,恰好涵盖了牂牁江上游。蜀国的枸酱,就是从成都运到夜郎,再转运到南越的。 

换句话说,要从这条路打南越,首先得解决夜郎的问题。 

汉武帝让吃货唐蒙担任郎中将,带了一个千人队和一万多运辎重的民夫,从今合江县的筰关进入夜郎国。唐蒙见到夜郎侯多同以及周围的一些酋长,好吃好喝好玩的使劲送,把他们哄得特别高兴。唐蒙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提出一个建议,让他们归顺汉朝,允许在当地安置官吏,你们的儿子都可以当官。 

夜郎的诸位酋长们贪图小利,他们一合计,汉朝到夜郎路途遥远,就算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到头来还得是咱们的天下,合算!于是他们高高兴兴地就答应下来,看唐蒙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有钱的傻逼一样。 

没想到,唐蒙早就有了一整套计划。酋长们刚答应,他就立刻回报武帝,那边诏书马上发下,把夜郎国疆域改成犍为郡。跟着诏书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施工队…… 

唐蒙在巴蜀召集了大批民工,从成都修了一条僰道,起点在今四川宜宾县,终点就在夜郎国都邑和牂柯江之间。

201708303f9d1fee4de1b4471b64eceed63164c6

(懒得描线了,流域不是很准确,就大概看个流向的意思吧) 

先派唐蒙贿赂夜郎国,换取他们的合作。夜郎国不知其中利害,欣然允诺。于是汉武帝又征调巴蜀人力,修了一条僰道,直修道牂柯江的旁边。夜郎国的人一看不是派兵来的,也就放心了。 

就这样,南越最大的软肋,就在千里之外神不知鬼不觉地暴露在汉朝面前。 

到了公元前112年,也即汉武帝元鼎五年,南越爆发了一场巨大的内乱。 

内乱的起因,是因为第三代南越明王赵婴齐的后宫。 

赵婴齐年轻时曾娶了一个南越当地女子橙氏,生了长子赵建德。然后他北上长安,去给汉武帝当了十二年宿卫。期间他又娶了一个邯郸女子樛氏,生幼子赵兴。 

顺带一提,这个樛氏的“樛“字,有学者认为其实就是嫪毐的姓氏。因为当时“嫪‘、’嫪”两个字是通用的,所以嫪毐其实就是樛毐。

扯远了。

赵婴齐回国以后,登基称王,上书汉武帝,愿意把樛氏尊为王后,赵兴为太子。汉武帝当然高兴,欣然批准。等到赵婴齐去世,赵兴即位,樛太后自然希望南越能内附汉朝。汉朝也派使者过来紧锣密鼓地谈判。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就是八点档言情剧的套路。 

这个使者叫安国少季,当年樛氏在邯郸还没出嫁时,就跟他私通过,两个人是初恋情人。

汉武帝派这么一个人过来谈判,一看就没安好心。

两个人谈着谈着,就谈上床了……樛太后不愧是和嫪毐同姓之女,保持了睡太后的光荣传统,什么?我自己就是太后?那就睡别人吧!

任何一个现代观众,都能从这对人物关系脑补出三十集的狗血大戏。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感动。这一对情人的举动,惹恼了当时的丞相吕嘉。此人辅佐三代南越王,门生故吏遍布全国。

你们宫闱私通也就罢了,但要归附汉朝,我岂不是亏大了。于是吕嘉悍然发动政变,连赵兴、樛氏和安国少季全数杀死,推举赵建德为新王。 

一对苦命鸳鸯香消玉殒,汉武帝也得到了他等候已久的机会,趁机发起对南越的征伐。 

这次征伐蓄谋已久,一共分成了五个战略方向。一是派遣卫尉路博德,从长沙南下;二是主爵都尉杨仆,从南昌南下;第三路和第四路用的是南越降将,走桂林和苍梧;还有第五路,即是从唐蒙一直苦心经营的牂柯江顺流直下。 

为了这一路顺利出兵,汉武帝派遣驰义侯,发动夜郎附近的西南夷诸酋一起出兵。那些酋长挺不乐意,这事对他们来说,徒耗兵力,一点好处也没有。 

没想到汉朝一点没客气,从巴蜀动员了八个校尉,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僰道,摆明了要以势裹挟。这回酋长们傻眼了,这才知道当初唐蒙没安好心。 

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国且兰,担心自己主力尽出,会被其他部族趁虚而入。它非但拒绝征召,还把汉军使者和犍为太守都给杀了。八校尉一看,看把你给能的,大军直接过去把且兰揍了一顿。 

其他诸部一看,都老实了,纷纷派兵过来。这一支汉夷联军聚集在牂牁江下游,只等南越国伸出拳脚去对抗其他四路汉军,他们会像一把刺刀,直刺向南越国的心脏。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切,终究还是白忙活了。 

不是南越太厉害,是太不厉害了。 

经历了樛、吕内乱,南越内部其实已虚弱得很,又赶上一个特别能打的名将路博德。没到一年时间。汉军主力已长驱直入番禺城下,擒获了吕嘉和赵建德。 

路博德把吕嘉的首级送回中原,正好赶上汉武帝在汲县新中巡视。他一听到这个消息,知道南越彻底完蛋了,大为高兴,随手一指,把新中改了个名,叫做获嘉——获得吕嘉的意思。 

中原兴高采烈,可牂牁江这一路大军可就有点尴尬了。 

好不容易经营处这么一条水路,好不容易聚集了这么一支大军,还没开打呢,战争结束了,八个校尉英雄没用武之地了。这可怎么办?

他们忽然想起了且兰国。

之前因为出兵日期紧迫,汉军只是简单地批评了一顿且兰,没有深入教育。如今要退兵了,一身气血无处发泄。长剑出鞘,总要见血,见不到敌人的,就拿不听话的自己人开刀吧。 

八个校尉一合计,回军直接把且兰国给灭了。 

这一打,让他们产生了一个灵感——反正都出兵了,不搂草打个兔子,岂不是白来了吗?正好以夜郎国为首的西南夷一直跟南越不清不楚的,顺手灭了算了。 

反正这事一点也不麻烦。汉军军营就在牂牁江旁边,离夜郎近在咫尺,北边还有僰道联络蜀郡。 

于是挟着灭且兰之威,汉军在西南高高兴兴攻灭了一批小国,多出了越巂郡、沈犁郡、汶山郡、武都郡。只有夜郎国太大,一时难以讨平,便随便吓唬了一下。 

夜郎侯看到这一切,吓破了胆,立刻乖乖地入朝称降。

20170830a3e0bbbbe14ed892ea0f41b51e4b4df5

此时此刻,西南夷诸部落的酋长们的内心一定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个故事不是讲怎么打南越的吗?怎么特么最后躺枪的是我们啊!?

从南越灭亡之后,汉朝势力正式渗透进西南夷,到了汉成帝河平二年,夜郎最后一次起兵造反,被踩,国灭。 

从此之后,南越和西南地区,都纳入了汉朝的版图之内,正式开始接受中原统治。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源于一罐小小的蜀枸酱和一个吃货的好奇心呢……

2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