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朋友柳子明说的。带路年间,京师有个房屋牙行的中介,名叫赵一德。这个人擅长话术,三寸长的舌头上能生出莲花来,言语流畅如同顺风行船,同行都称他为伶俐鬼,说恐怕连鬼怪也能被说服吧。

有一次,赵一德带客户去看一套房。送走客户之后,赵一德忽觉困倦,便伏在沙发上小憩。不知多久,他听见有人喊他名字,急忙睁眼,一个缥缈晦暗的身影浮在身前。

影子态度恭谨,言辞恳切,自称是鬼中介,专为城中厉鬼、怨鬼引荐可以作祟的凶宅。它说和赵公虽是阴阳相隔,毕竟也是同行。今日托梦至此,是有一只新死的恶鬼欲寻一处宅邸藏身。此鬼甚是挑剔,所以恳请赵公略做配合,做成好事,日后彼此亦可照应。 

赵一德既然是牙人,只要业绩高涨,又有什么好忌讳的?便欣然应允。鬼中介大喜,请他藏在沙发底下,约定听到“好做”二字,便可出来。 

过不多时,只听见外面阴风阵阵,鬼中介果然带了一只鬼进来。先是在宅内盘旋数圈,鬼中介殷勤说道:“此宅全屋窗牖向北,厕中厅转,可谓破、伤、散、断、害五败俱全,风水格局大不吉利,易聚阴煞。这样适宜作祟的上好凶宅户型,如今已不多见了,速定不可迟疑啊。”  

恶鬼踌躇道:“我看这里附近交通便利,又有超市影院,附近居民只怕心气平顺,还有什么怨气浓重的楼盘可选?” 鬼中介忽然嗤笑:“西边倒有几处好楼盘,多是金融精英所住,日夜蓄积负能量,龃龉爆棚,纵然是乱葬岗、万人坑也不过如此了,最宜滋养鬼魂。所以鬼价腾贵,比浮云还要高。您一介外地孤魂,作祟未满五载,又有什么凭倚能买到呢?” 

恶鬼听了这话,讪讪有惭色,又问西北亦有可选吗?鬼中介又笑道:“西北墓园林立,亦是上上之选只是城隍才出文告,一应新死之鬼,以死地就近择墓。先生死在东边,西边的墓区房便如晴夜悬月——仰头看看便算了。” 

恶鬼骇得几乎魂魄消散,鬼中介忽然大叫:“好做!好做!” 赵一德立刻从沙发下爬起来,鼻夹菖蒲,与厉鬼彼此见礼。鬼中介道:“我听说有句至理名言,择屋不如择主。阳世的赵先生今日已寻得一位买主,订金已缴。一俟他们搬入,你便可以安心害人,还能有什么可顾虑的?” 

恶鬼还有犹豫,赵一德道:“贤灵呵,人贵自知,鬼怪亦然。如今房价日日新高,正是怨气冲霄之际,愤懑沸鼎之时。从来只有嫌买迟,哪有嫌价高的道理?若不有所决断,还有多少别家鬼要来栖身!” 

听了赵一德一席话,恶鬼终于答应,又来讨要屋主名籍。赵一德打开书包,把买主身份证复印件递了过去。那恶鬼一见生辰八字便怒道:“这个买房人的骨重过了五两,五行只缺一行。满五缺一,不易上身,难道这宅子不该便宜点么?”  

说完它张开大口,样子好似要吞噬生人。鬼中介取出算盘噼啪作响,厉声叫道:“头七之内首烧七成,每年逢清明、中元、寒衣、万圣,都需烧五十亿,三十年烧讫。” 恶鬼惶然缩回去,赔笑想首烧六成,鬼中介却幡然做色:“你若再纠缠,只有更高,这纸钱可是越发不经烧的。” 恶鬼只得悻悻消散,自去给家人托梦烧纸不提。

赵一德次日醒来,便辞了牙行买卖,专心做个本地仁波切,尤为擅长观望私宅风水、辟邪驱鬼等等。至于是否有鬼中介从中帮衬之功,便不是旁人所能知晓的了。 

异史氏感叹说:阴阳两界,纵然不能交通,经济形势还是可以相互影响。只是房价太高,就连厉鬼入室作祟,都得再三斟酌啊。

 

1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