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六一节连载一次的长篇童话故事

​​​​

《写给马小烦的一封信》第一章  2013年5月31日更新

《写给马小烦的一封信》第二章 2014年5月31日 更新

《写给马小烦的一封信》第三章 2015年5月31日 更新

《写给马小烦的一封信》第四章 2016年5月31日 更新

 

这一声惨呼,可把我们这四个当爹的吓得不轻。

别看我们四个性格、阅历、职业各不相同,可爱娃之心却是相同的。从他们降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变得极为敏感,哪怕孩子只是牵动一丝眉毛或撇撇嘴,我们都会觉得痛心疾首。

所以当不知哪间病房传来一声孩子惨呼时,我们全都绷不住了,全都不由自主地朝病房跑去。

Tony大师晃动禅杖,大喝一声:“不要被迷惑!那是信号精在作怪!”

大师到底功力深厚,这一喝真是声若洪钟,如狮子吼,可以说是直指人心的绝技。可惜……没用。当爹的听见婴儿啼哭,自己性命都顾不得了,遑论一个僧警的警告?

四个人齐齐向前,各自扑向自家病房。就在这时,空气中的那个本来已经凝固的婴儿形象,“嗖”地凭空消失,不知去了哪里。Tony大师愤愤地把禅杖一顿,面露无奈。他不敢屏蔽更广范围内的信号,这里是医院,大把大把的呼吸机、监控仪等设备,万一误屏蔽了哪个重症的机器,可是要出人命的。

我们进了病房,看到老婆孩子都安然无恙,长出一口气,赶紧退出房间,聚回到走廊上。这时Tony大师走过来,面沉如水。他也不说话,盯着我们看了半天,突然从怀里掏出四个银光闪闪的环状物体。

秦大侠心思最直,张嘴就问这是啥?Tony大师没搭理他,手腕一抖,把银环给抖落开了。原来这环边是一叠压缩的锡箔纸,难怪银光闪闪的,经他这么一抖落,锡箔纸环完全展开成一个高高的纸筒。Tony大师举臂一扔,跟公园里扔圈套娃娃似的,一人一个,把我们四个都套起来了。

“你们别动!”Tony大师说,“我刚才屏蔽了方圆数米之内的信号,那个信号精没法走远。只可惜你们四个笨蛋不听话,非要凑过去,现在它很有可能,上了你们四个人之一的身。”

冯天撇撇嘴:“扯淡吧,我们四个又不是基站,一个信号精怎么上肉身?” 

Tony大师冷笑道:“你们应该都接过亲戚朋友发的推送吧?说什么手机信号能对人体健康产生很大影响——其实那是一种迷信,是伪科学!但是,这句话本身并没错,如果你一天沉迷于刷手机时间过长的话,大脑脑电波和手机信号有可能会发生共振,然后信号成精,借着使用者的脑电波进入身体,寄托在无数神经元之间的生物电里。这样一来,只要你脑袋在运转,那信号精就不会死。”

这一番话说得我们满头雾水,不知他是不是在胡说。

黄得好道:“那手机信号上了身,能有什么坏处呢?”

“信号精要靠电波生存,电波越强烈,它就越强大,所以它进入人脑之后,会强迫宿主去刷更长时间的手机,玩更长时间的游戏,看更刺激的直播和视频,甚至还会强迫宿主沉迷于各种毫无意义的重复抽奖动作,以达到反复刺激脑电波的目的。”

“我的天!” 四人惊呼。这么说的话,恐怕身边已经有许多人中招了。

现在我们明白,为啥Tony大师要用锡箔纸把我们罩住,这是怕这只信号精跑到别处,先屏蔽出四个隔离间。

Tony大师扫视我们一圈,厉声道:“这信号精现在是婴儿形态,你们四个当爹的,一心都在琢磨孩子,脑电波最适合它生存。可惜我现在没法调专业设备来,没法判断到底是你们四个中的谁被上身。”

我们被套在锡箔筒里,看不到彼此的表情,不约而同地嚷嚷起来:“不是我!不是我!” 

Tony大师道:“你们自己是感觉不到的,咱们现在因陋就简,只有一个法子能测试了。”

我们都不言语了,心中忐忑,不知这僧警会用什么奇怪的办法。

“扶机请仙!” Tony大师一字一顿道。“快,把你们的手机都调成震动档,从锡箔里扔出来。”

四人纷纷依言而行,四部机器噼里啪啦地丢了出去。大师一一捡起来,在地上摆了一个十字形,然后从走廊尽头找来一把拖布,把手那头搁在四只手机之间,拖布头架在一只板凳上,拖布条事先都沾了水。

摆设停当,Tony大师掏出自己的手机,同时拨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四个人的号码。四只手机相继震动起来,嗡嗡作响。

机身一振,连带着让拖把杆也随之震动起来。只见板凳那头的拖把头有节奏地晃动,拖布在地上微弱地拖行,用水拖出一条条波形符号。

 Tony大师静心念咒片刻,然后双手合十,大喝一声:“有请傅里叶祖师!请祖师变换!” 

随这一声怒喝,拖把头在地上摆动幅度越来越大,水渍波形图也越来越玄奥,还夹杂着许多数学符号。Tony大师额头上沾满了汗水他不停念动什么佩利-维纳、狄利克雷-若尔当,显得高深莫测。

最终咔嚓一声,拖把断了,地面上拖了一条长长的水渍,构成一个箭头,直直指向我们四个其中一人。

(未完待续)

 

7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