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夜黑风高。

我在高大上的温莎酒店员工休息室里脱衣服。

嗯,脱衣服,脱了还得重新穿上。

想想真是亏,好好的家不能呆,大半夜跑到这里换上不知道谁穿过几手的衣服,手指还被姓名牌子扎了一下,亏死了。

 

叩叩叩,叩叩。

门响了,三长两短,约好的暗号。

打开门之后,门外的阳阳递给我两张房卡:“方师,都安排好了。货在1202,备仓在1223,右手最角落的一间。”

“确定?”

“我办事,您放心。”阳阳努力绷着脸,可惜她不知道她眼睛里的亮光已经毫不留情地出卖了她的兴奋。

“盯好门口,有情况随时联系。”

出了门,我习惯性地按了一下耳机,确定一切到位。

深吸气,吐气,出发。

这种无聊的习惯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虽然教会我的人已经滚远了,虽然我无数次想改掉,但是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习惯成自然,有些事不是那么好改的。如果改的掉,那我现在早就结婚了,孩子都可以满地跑了。

 

“还有1分钟,是否到达定位?”耳机里面传来阳阳的声音。

“到达。”我对着别在领子上的微型麦克风说。

干我们这一行,时间必须精确到分,最好精确到秒。这是我那英明神武的老板兼未婚夫规定的。在这些细节上,他简直是个暴君,尤其是对我。这就是传说的杀鸡给猴看,而我就是那个参照物。

“时间到。”耳机里面阳阳兴奋的不要不要的,真是的,有什么好激动的。

默默地在心里翻个白眼以后,我打开相机,走到1202号房间前,敲门。

“您好,客房服务。”

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像离弦的箭一样蹿了进去,对着开门的女人和床上的男人一顿乱拍。男人明显被闪光灯晃傻了,过了一会儿才嗷嗷叫着蹿起来穿裤子,趁着这功夫,女人已经被我推进了卫生间。

“你干什么!有病啊!”宋亦非看清了我手里的相机就想扑过来抢。

他真不愧是歌手出身,绝对的男高音,再使把劲就能飙出海豚音了。还号称万千女性的梦想呢,什么最优质暖男宋亦非,卸了妆也就那样,刚才差点没认出来,那迷倒众人的大眼睛长睫毛原来都是画的,还有脸说自己纯素颜呢。

一闪身,我拿屏幕往他眼前一晃:“4G秒传,你值得拥有。”

“你想干什么!”屏幕上明晃晃四个大字“传输完毕”,只穿了裤子的宋亦非气得脸都红了。

“想和你聊聊,你要不要跟我走啊?”我靠着门,面带微笑。

“聊你妹啊!保安呢?我要投诉你!”

“好啊好啊,快点打,快点打。”我拿着相机又晃了晃,指了指窗户,“脸熟不?我进来前在楼下拍的。这个好像前天刚给你做了个专访吧?还夸你是宜室宜家好男人来着。”

宋亦非一张脸马上就变了颜色,从红到黑,由黑转青,五光十色特别好看。

“别紧张嘛,大家都是熟人,今天这么有缘,不如把他也叫上来?再叫几个保安?”我佯装要开门。

“别别别!”宋亦非完全慌了,“你到底想要怎么?”

“刚说了啊,跟你谈谈,不过这地方有点乱,换个地方吧。”我打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他遮遮掩掩地走过来,拿抱枕遮着脸小心地往外左右探了探,发现确实没人,才接过我手里的房卡,走了出去。

我看着他走了出去,敲了下卫生间的门,“出来吧。”

“怎么让他走了?”里面的女人有点懵。

“放心,我自有安排。我们是良心企业客户至上。”我鼓励地拍拍她的肩膀。

按预定流程,本来到这儿就没我什么事了。可我还没回到休息室把衣服换回来呢,阳阳就告诉了我一个噩耗:尚瀚的人到了,还带着记者进来了。

“报告收尾进度。”我飞奔进电梯,因为裙子太紧害我跌了一跤,我干脆把裙子撕成了旗袍,两片的。

“1202还没撤离,想办法拖延3分钟。”耳机里面阳阳都急出电音了。

“快上去啊!”我照着网上说的死死按着关门键和12层,打算叫电梯直接上去,但是那个破电梯纹丝不动不说,还一个劲往的下走,骗子,我再也不信网上那些科普了。

等等!

我灵机一动,按下了6层,开门后飞快跳出电梯,脱下高跟鞋卡在电梯门口。然后疯狂地按按钮把另外一部电梯也叫了下来,如法炮制的塞上另外一只鞋,人长两只脚是多么科学的事情……现在多好一脚一部。

唯一不好的是,我才买了3天的新鞋就这么送死了。好在这地方只有两部电梯,再多一部,我就只能自己亲自上了。

“1202撤离完毕,备仓货已归位。时间刚刚好。”阳阳在耳机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好,收工。你们先撤,我不回去了,一会儿开个房歇歇,明天公司见。”我说完就关掉耳机一屁股坐在6层的沙发上,太惊险了,魂都快吓没了。尚瀚,哼,看那个倒霉名字就不吉利,我们用老板名字取公司名他们也用,跟风狗。

 

“你好难约啊……”一双男式皮鞋出现在眼前,抬眼望上去是一张王八蛋的脸,要不是没穿鞋,我一定马上就走。

“白虢的预约流程不是你定的么,想找我,明天去前台登记。”我扭头不去看他,看多了恶心。

“公事是要预约,不过我们之间是私事。”他手里晃着我那双夹得快断了的高跟鞋顺势坐了下来。

“商副总可真会开玩笑,我跟你没私事能聊。”我伸手想去拿我的鞋,被商轶闪过去,然后抓住我的手腕不放。

“干什么你!”我一激灵,想缩,但他抓得紧紧的,根本抽不回来,挣扎中撞到了沙发角,磕的我呲牙咧嘴,全身跟触了电一样抖,低头一看才发现,膝盖不知道什么时候摔破了,肯定是刚才跑的,刚才那一下正好撞在伤口上。

商轶也看到了,突然把我抱起来。

“你有病啊!死变态!臭流氓!”我拼命挣扎,他居然还敢来抱我!

“帮你上个药而已,别激动。记者们可还没走光呢,小声点。回头宋亦非没上新闻,咱俩成了新闻,那就热闹了。”商轶一句话噎得我哑口无言,“标题我都想到了:《尚瀚副总酒店密会旧情人,搂搂抱抱成何体统!》怎么样,够刺激吧?”说完还使劲悠了几下,悠的我都腾空了,吓得我只能抓着他生怕掉地上去。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就是我的前任,也是我的前老板,商轶。现在是尚瀚的副总,那个时候白虢还有两个老板,一个商轶,一个白峰,都是风头极盛的青年才俊,双剑合璧,笑傲江湖,那就是人生的赢家,励志的楷模。当然了,最最主要的是两位老板颜值极高,当时我做梦都想进白虢,不说别的,就是每天看两眼都觉得爽,所以前脚拿到毕业证,后脚我就跑去面试,一路过关斩将,成了白峰的助理。

那段日子,我每天守着俩大美男,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几番接触下来,我发现商轶确实比白峰更吸引人,又帅又善解人意,不像白峰那么冷,于是我就和言情小说里面写的一样爱上了他。

当时为了追他我做足了全套缺心眼的事情,其中最缺心眼的就是把白峰的储物柜当成了给他留小纸条传情的地方,万幸的是结局还是好的,我和商轶在一起了,不过甜蜜了没多久,我就发现他一边跟我好,一边勾搭着那个叫郝莎莎的姑娘,弄的全公司的人都等着看热闹。那个郝莎莎还到处嚎叫她才是正牌女朋友,说我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气的我够呛,死活要分手。他就把我忽悠到了民政局和他领结婚证,结果当天他就跟着郝莎莎一起跑掉了,还恬不知耻的托白峰带话,让我等他回来,呵呵呵……在狂笑过后我直筒筒地倒在了民政局大厅,吓坏了白峰。

醒来之后我仔仔细细地回忆了所有的事情,摆明了这是商轶耍着我玩的,他就是个渣,伤的我遍体鳞伤。难怪郝莎莎欺负我的时候,商轶死活不同意白峰开除她,我真是蠢。

大家都叫我不要想了,就当是让狗咬一口好了,可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不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于是我破罐破摔的开始了花样大作死,没作多久白峰就不干了。

他先是犀利的镇压了我,然后对我表白,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穷追不舍,直到那天他抓着我不放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爱我爱到了不能自拔,要不是碍于和商轶是好哥们他早就下手了。于是那天我们直接走到了恋爱的最后一步,完完全全的坦诚相见……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因为当时在我的观念里,既然生米做成熟饭,那不如在一起算了,而且没有人能比他再爱我了。现在么,我们正以结婚为前提同居着,不出意外的话,一年内我一定会嫁给他,老老实实的听他的安排,做他乖巧听话的小宝贝,这没什么不好的……

2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