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声音突然从我的床帐后面冒出来,我一惊之下,倒忘了疼痛。帐子后面走出来一个人,阴沉着一张脸,来到床边,袍子一掀,坐到了床沿上。

“哼,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身边也不知留个人,活该你难受!他那皇帝是白当的吗?就由着你这样!”

嘴上说着话,手却伸过来,在我背后的至阳穴上按压起来。

按了一会儿,我的心口疼便慢慢消失了,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是我不让人告诉他的。他有他的难处,这些日子,也够艰辛的了,我又何必给他添乱呢。”

他每天都来请安,虽然总是强打精神,可我却把他的疲惫看在眼里。

这才几个月的功夫,他就瘦了许多,眼眶都抠下去了,眼里时常布满血丝,想必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

大行皇帝在位六十年,大家伙儿见天儿“万岁”、“万岁”地喊惯了,就真当他能活上一万岁了,冷不丁儿一下子不在了,便是天下大乱。

连我都失了分寸,何况其他人?

那朝堂上,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个个都是炼成了精的,一句话绕着多少弯,他骤然被推上那位置,背地里不知多少人不服气,等着看他出丑。他每日周旋于各处,怎么能轻省?

“倒是你,功夫好也不能这么乱来啊,如今我这宫里到处都是人,被看到了可有你好瞧的。”

“哪儿就有那么多心让你操的?爷晚上来这儿也不是第一回了,哪次让人看见了?爷这身功夫也不是练着好玩儿的!”

他见我能开口了,便将手慢慢收了回来,摸出一方帕子要给我擦汗,却被我躲开了,顿时拉下了脸子。

“哼,我倒忘了,你如今是尊贵的太后,咱的东西粗糙,是配不得您了。”

这人,几十年了,还是老样子,脾气上来,什么人都敢恼,什么话都敢说。

“隆科多大人的帕子太精贵,我用一条,就需即时还上一条。如今许久不动针线,怕用了你这条,再没有帕子赔给你了。”

从我认识他起,他每次拿出帕子给我用,必然抢走我的,这回我身边没有帕子,自然要先说明白,省得这疯子待会儿又闹。听我这样一说,他脸上的怒气顿时消了,突然一笑,又伸手给我擦汗。

“一条帕子,爷还是舍得的,这条就给你使了,不用你还。”

说话间,那手已经轻轻将我额上的虚汗尽数拭去。

我躺着任他动作,眼睛却被他眼角的皱纹吸引了。

想当年,我第一次想见,他还是个骏马轻裘的翩翩公子,意气风发,狂放不羁;我只是个黄毛丫头,脾气暴躁,不懂圆通。一转眼,他已是朝廷重臣,理藩院尚书兼步军统领,位高权重,不可一世;我……也早不是当年那个女孩儿了。

“怎么?今儿个才看出爷的好处了?”

他注意到我看他,立刻眉开眼笑起来,伸出跟手指挑我下巴,故作轻浮地戏弄我。

“以前说的那话还算数:只要你开句口,点个头,天涯海角,爷立刻就带着你去。”

我淬他一口,眼睛瞪了起来。

“你作死啦!什么话都敢混说的?”

真是胆大包天了,这话都敢说。好在这里没人,否则办他个大不敬的罪名都不为过。

“哼,爷这辈子,除了先帝,还没正经怕过谁!”

他眼一横,撇了撇嘴。我听他这么说,脑子里却突然想到另一件事。

“你听我一句话。”

我伸手拉住他的袖子。

“你如今正是出风头的时候,皇上他倚重你,你自己却也需谨慎些的好。如今你也是做了爷爷的人了,依我看,倒是在家含饴弄孙来得受用些。”

我本是一片好心,却让他听出了弦外之音,登时竖起了眉毛。

“哼!我还没说什么,你倒先替他打算起来了!”

粗声粗气地说了一句,袖子一甩,站起身来。

“我自然没有做鳌拜的心思!不过他既然有本事坐上那位置,就该有本事坐稳,否则哪天跌下来,怨得了谁?”

说着话,居然转身就走。

“真不识好人心!你这样,让我如何放心闭得了眼?”

我心中火气也大起来,他听了,脚步一滞,停了下来。好一会儿,却不转头再看我,只是低声说:

“你好好养着吧,没事别乱想。你的心思我明白,自古伴君如伴虎,他今儿在朝堂上,把戴铎派去四川做布政使,这两天就要走的。戴铎是他的心腹,此去四川,自然是冲着年羹尧去的。待他除了年氏,下一个想必就是我了。”

他声音低了低,却又振奋了起来。

“算了,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我即已为他之臣下,又承他叫我声‘舅舅’,说不得再替他拼几年的老骨头罢了,将来他要如何,我也无可奈何。”

说着,竟昂首大步走了。

“德宛,我这样替你儿子卖命,你这情可是欠定了。这辈子不行,下辈子,我等你来还我,哈哈哈!”

夜入太后寝宫,还敢这般猖狂地大笑三声而去,这般狂放,也只有他了。

外头守夜的小宫女被这突然的笑声惊醒,慌里慌张地冲进来,看左右无人,一时间也懵了,被闻声赶来的毓秀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顺势就趴在地上,磕头不住。

“行了。”

我在帘子里,见不得这乱糟糟的样子,出声让他们都下去。

“她小孩子家家的,一时迷糊了,把做梦当成真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事儿就此罢了,不许惊动皇上和王爷。你们都下去歇着吧,毓秀也别在外头了,回房去好生歇歇,哀家今晚倒不觉得难受,不用人守着。”

众人忙应了,诺诺地下去。

我松了口气,待到外面都静了,又等一会儿,才开口:

“大哥,你还不出来吗?莫不是要等我咽气了才肯现身?”

23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