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夜未曾入眠,又或者根本就是一直在梦中,清晨我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脑袋沉重得几乎坠到地面,而且疼痛欲裂,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仍然心有余悸。

似乎那几个血红的大字只是出现在梦里,我宁愿相信它们只是我若干荒诞梦境中的一个,但当我睡眼惺忪走到浴室兼洗手间的时候,墙上陈列的事实还是让我痛苦地接受了顾命生昨夜的确“来过”这件事。

那几个字倔强地继续在墙上飞舞,以至于最后落款的“顾命生”三个字在我看来格外刺眼。

金环岛便是SET频道本次生活秀栏目组选择的拍摄地,其实我不愿意参加这次拍摄,还有另外一个我不太想说的原因,那便是金环岛上唯一的建筑——古霞山庄是有钱人顾命生之前的一处别业,后来他因为时间不够很少去H省度假,便将这处上世纪40年代的别墅转赠给了SET台的台长,为此我腹诽了许久——因为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几位朋友之一,我甚至没有接到他任何物质上的赠与。

或许顾命生并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毕竟据他所说我是他唯一的知心朋友。

那几个血红的大字杵在墙上,好像在催促着我什么,不管顾命生是死是活(我现在几乎已经忽略了昨天看着他被火化的事实),我终于决定,一定要去金环岛看看,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但顾命生毕竟是我的朋友,再者昨晚在我眼前活生生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不认真都难。

SET频道的制作人接到我的电话时,简直乐开了花。

“啊呀,肖大记者呀,我就说嘛,你这样的新闻界才俊,不参加我们节目真是浪费哦,出场费用这些好说,你来了我们仔细商量,哈哈……”他在电话那头激动地说道,好像我的出现真的能带给他们火山爆发般的收视率一样,不过我知道,SET频道找我仅仅因为我是顾命生的好友,而这次节目的外景地,便是顾命生之前的别业——古霞山庄,那里一定有许多我很了解、但不为大众所知的掌故,要知道对于电视台来说这些可都是能卖钱的。

人死为大,兴许SET电视台也想最后从他身上捞一笔。

我愤愤然地想到这一出,手里收拾行装的动作便加快了。老顾死没死,现在对于我而言已经不那么重要,我天生的强烈好奇心导致我一定要去到金环岛上的古霞山庄,亲口问一问顾命生,他到底在搞什么,不管他是人是鬼。

临走时,我鬼使神差地在书桌上放了一个字条,这当然是留给“顾命生”的:

“老顾,我去金环岛了。”

从江城到H省临海市的航班需要飞行整整两个小时,为了打发这些无聊的时间,顺便调查一下顾命生为什么会葬身异乡的原因,我特意带上了他未完成的书稿《遗船》,随着客机迅速在云端爬升,我被巨大的推力压向椅背。

确切地说,我只是一个小报记者。

在江城众多的新闻记者中,我只是寻常的极为普通的一个,三十岁不到就报道了一些社会上的大案和奇案,虽然文笔拙劣但反响还是不错的,在这其中顾命生带给我很多帮助。作为一名悬疑作家,老顾生前也是一个小道消息的拥趸者,虽然最后被金钱俘虏,但骨子里的那种对好奇事件的钟爱和我气味相投,这也是为什么我非要去金环岛的原因。

趁着客机飞行的当口,我拿出了《遗船》这本书稿,认真地阅读起来。打头的第一句,深合我意:

你可知道,在所谓的事实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我如饥似渴地阅读下去,发现顾命生主要是写了一些海上奇闻,而且主要是以各国疯传的“鬼船”为线索,当然,他巧妙地把它们中国化了。

“历史上最神秘的幽灵船,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鬼船’,是来自荷兰的一艘木质帆船,名字叫做‘漂泊的荷兰人’,传说这艘鬼船只会在远海出现,且经常伴随着迷离的海上大雾,没有人准确看清漂泊的荷兰人上面到底有多少船员,只是更多的传说证明,船上唯一被人看到的船员,便是那个终日站立在高桅上的骷髅瞭望员……”

老顾写到了“漂泊的荷兰人”,我会心一笑,记得才认识他时,我家里有一艘船模,便是一艘古旧的三桅帆船,老顾当时肯定地说那艘船便是荷兰人所拥有,兴许正是这艘船模引起了我们共同的话题吧,没想到我能和一个从事商业写作的伪学者成为好朋友。

接着,他罗列了许多国内外古往今来对幽灵船的表述,书稿的气氛不算诡异,也许跟我身边有许多人有关,兴许我在深夜一个人读罢掩卷长思,可能也会觉得背脊发冷,国外的幽灵船介绍完了之后,他写到了中国古代的一些灵异事件。

“……中国的航海业在清朝以前其实是名列世界前茅的,当然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中国也诞生了许多关于幽灵船的诡异传说,这些终日漂泊在大海上不得回归故里的船被当地渔民称为‘遗船’,多在夜黑风高的海上出现,最有名的当属明代的‘阿宝仔’号大型木船,相传阿宝仔号是明三保太监郑和下西洋时意外沉没在西非海岸,因此长期以来航行在这一带的船只经常能在月圆之夜看到一艘庞大的楼船,却没有任何船员,因此人们传说,上面的水手一直渴望回归中土,因此,总希望能攀上路过的船只,回到自己的祖国……”

可能是书稿本身不够惊悚,我阅读了一会儿之后眼神便被漂亮的国航空姐吸引去了,正当我准备向乘务员要一杯水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咦,肖南!”

我回头一看,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展现在我面前,黝黑但不失英俊的脸庞,一身亮色的休闲装,polo衫的领子被很酷地树立起来,很面熟,但我想不起他到底是谁。

25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