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就是我的前任,也是我的前老板,商轶。现在是尚瀚的副总,那个时候白虢还有两个老板,一个商轶,一个白峰,都是风头极盛的青年才俊,双剑合璧,笑傲江湖,那就是人生的赢家,励志的楷模。当然了,最最主要的是两位老板颜值极高,当时我做梦都想进白虢,不说别的,就是每天看两眼都觉得爽,所以前脚拿到毕业证,后脚我就跑去面试,一路过关斩将,成了白峰的助理。

那段日子,我每天守着俩大美男,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几番接触下来,我发现商轶确实比白峰更吸引人,又帅又善解人意,不像白峰那么冷,于是我就和言情小说里面写的一样爱上了他。

当时为了追他我做足了全套缺心眼的事情,其中最缺心眼的就是把白峰的储物柜当成了给他留小纸条传情的地方,万幸的是结局还是好的,我和商轶在一起了,不过甜蜜了没多久,我就发现他一边跟我好,一边勾搭着那个叫郝莎莎的姑娘,弄的全公司的人都等着看热闹。那个郝莎莎还到处嚎叫她才是正牌女朋友,说我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气的我够呛,死活要分手。他就把我忽悠到了民政局和他领结婚证,结果当天他就跟着郝莎莎一起跑掉了,还恬不知耻的托白峰带话,让我等他回来,呵呵呵……在狂笑过后我直筒筒地倒在了民政局大厅,吓坏了白峰。

醒来之后我仔仔细细地回忆了所有的事情,摆明了这是商轶耍着我玩的,他就是个渣,伤的我遍体鳞伤。难怪郝莎莎欺负我的时候,商轶死活不同意白峰开除她,我真是蠢。

大家都叫我不要想了,就当是让狗咬一口好了,可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不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于是我破罐破摔的开始了花样大作死,没作多久白峰就不干了。

他先是犀利的镇压了我,然后对我表白,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穷追不舍,直到那天他抓着我不放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爱我爱到了不能自拔,要不是碍于和商轶是好哥们他早就下手了。于是那天我们直接走到了恋爱的最后一步,完完全全的坦诚相见……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因为当时在我的观念里,既然生米做成熟饭,那不如在一起算了,而且没有人能比他再爱我了。现在么,我们正以结婚为前提同居着,不出意外的话,一年内我一定会嫁给他,老老实实的听他的安排,做他乖巧听话的小宝贝,这没什么不好的……

 

坐在房间的床上,我安静地看着商轶用酒精棉球擦我的膝盖,脑子里面胡思乱想,白峰那天的可怕样子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你没事吧?”贴好创可贴,商轶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打断了那些回忆。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一瘸一拐地准备走。

“难得有独处的机会,干吗走这么快啊。”他懒散靠着门,一边拖着长音说话,一边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条裙子,我最喜欢的款,而且还是限定版,“说到底也是我们的人害的,这就当我赔偿你好了。”

“钱我会给你的。”我伸手去拿衣服。

“跟了白峰果然不一样,人都豪气些。”他挑着眉毛看着我。

“你说什么?”一股无名火冲到额头,我把衣服甩在地上。

“难道不是吗?我确实没他财大气粗,你不等我也是应该的。”

“你确实比不上他。”看着商轶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我突然觉得真有意思,他居然还有脸生气,“论财力论样貌,你哪点比得上?傻子也知道选他不选你了。”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他慢慢握紧了拳头。

“彼此彼此,论斗心眼哪里比得过你啊,我当初要是有现在一半的聪明,也不会揣着户口本在民政局傻等了不是?”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我能和白峰在一起,还是托你的福呢,真是谢谢了。”

“等?你好意思说等?我才离开一个月,你和白峰就滚到一起去了,你有脸说等?”他冷冷地丢出一句话。

“说起来,这事我还真得纠正你一下。”我靠着衣柜,看着那张扭曲到了极限的脸,心里有种特别的快感,“我和白峰在你走后直接就在一起了,大概也就是3、4天吧,而且还是真真正正的在一起,那个晚上我才知道,他真的什么都比你好,温柔体贴呵护备至,让我很快乐。”

说完,我笑嘻嘻地看着他的脸从白到青,又从青到黑,实在高兴的不行,从地上捡起衣服准备去卫生间换好离开,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被重重地摔在床上……

 

时钟指向9点半,我坐在办公室里使劲地涂着日历,把昨天涂的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然后一遍一遍地给自己催眠:涂漆黑=看不见,看不见=没发生,没发生=没犯错……

叩叩叩!

“谁!”门口响起的敲门声吓得我一哆嗦。

“呃,方师,陈辰小姐在9号会客室摔东西呢,脸色特别难看。”阳阳很紧张地站在门口,手上还抱着一叠报纸。

“告诉她我还没到公司,请她再稍等一会儿。”我放下笔,收拾了下准备开工。

这个陈辰就是昨天晚上跟宋亦非一起的女人,刚进圈的三十八线小新人,火速地跟宋亦非勾搭上了,迷魂汤灌得不要不要的,一心想逼宋亦非娶她,“妻凭夫红”。

这妹子倒也坦诚:宋亦非现在可还是单身新贵,就算最后上位不成,这场绯闻也够她身价翻个几番了。

9号会客室在我们日常办公区的楼下,特意布置成了办公室+小会客室的样子,就是为了处理这种麻烦客户。我又整理了一下思路,才拿上报纸端着纸杯,装成一副刚进公司的样子。

“啪!”我一进房间,一堆报纸就天女散花一样地飞了过来。

“‘明星入住酒店,媒体深夜撞门抓“奸”——新闻道德去哪儿了?’说好的曝光、绯闻呢?说好的头条呢!我衣服都脱了,你搞成这样,逗我玩呢!”陈辰站起来想拍桌子但高度又不对,跺着高跟鞋蹬蹬蹬直转,我总觉得她那双全尺寸细高跟现在最想钉的是我的脸。

 “你看到的,照片我第一时间发给记者,版面都排好了,还是被宋太太拦下来了。” 我把专门挑的那杯冰凉薄荷茶递过去,叫她降降火。

“放屁,什么宋太太,他还没结婚呢!你们这就是个骗子公司,”她指着我的鼻子,“给我退钱!”

好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只好把真相给她看了。

“宋亦非五年前结婚,他老婆才是他真正的经纪人,而且是他经纪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他第一部大红的电影就是他老婆给他操的刀。这是结婚证照片。还有,合同里面第十款第九项第3点写得清清楚楚,定金是不退的。我之前提醒过你了,你自己说没问题,还一个劲地催我快点,我这还有录音呢,你要听吗?”我特别认真地看着她。

她这下彻底懵了,疯狂地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看着我。

“消消气,消消气,这样吧,我赠送你一个补救方案。”我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宋太太态度很明确,离婚是别想了,我看你就算了吧。”

“不行!”她立马站了起来。

“你不会真就想当宋亦非老婆吧?”我都有点佩服她的勇气了。难怪网上都说,“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要我也能有她这样的坚持,是不是就不会输给郝莎莎了?

“开什么玩笑!都是宋亦非这个混蛋,害我一下子得罪那么多人,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他老婆搞死我不是跟玩一样?”

“所以说!这都是宋亦非的错!不能让你白吃这大亏不是?”我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先坐下。

“那,那我要怎么办啊?”她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还真挺蠢萌的。

半个小时后,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的傻妹子欢天喜地地走了。

24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