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哎呀,认不出我了?我是许明远啊!”那个小伙子咧嘴一笑,竟然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个曾经小时候坐在我身后,经常在课堂上用铅笔戳我脊梁骨的混小子,许明远。

“呵,是你呀,好巧,你怎么也去临海市旅游?”我又恢复了一贯的清高和镇定,说实在话,对于许明远这个人,我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期老师“不要和这些社会混混沆瀣一气”的语重心长中。此人生性顽劣,终日与一帮社会混混搅和在一起并且自得其乐。从小到大便是那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类型,我是一直对他敬而远之的,没想到居然多年后在飞机上偶遇了。

“我不是去玩的,我是去金环岛……”他有些神秘地侧过身来,小声地对我说道,“我参加SET频道的节目拍摄,顺便提高一下知名度呗,嘿嘿嘿嘿。”

“哦,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呀?”我略微有些木讷地问道,暂时没让他知道我也去往同一个节目摄制组。

“我嘛,做点小生意,实业,嗯,我是做实业的。你在干嘛呢?”许明远轻声微笑着说道,神情中倒是有不少的得意成分,好像在向我昭示着:喏,你看哥们我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吧。

“我嘛,呵呵,小记者一个。”我简要地答道。

对于商人,我虽然说不上鄙夷,但总觉得和自己不是一条路上的。

于是在简单的寒暄后便一路无话,本来我想装睡以逃避和许明远的对话,不过这小子好像对我表示出了空前的兴趣,一路上如闹山麻雀一般叽叽喳喳,比女人还啰嗦地跟我聊着过去那些细碎的事,令我不胜烦恼。我甚至感觉在班机上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巴不得用缝衣针将他那张嘴缝得严严实实。

煎熬了接近两个小时,航班到港时,正好是下午1点整,我收拾好行李便朝到达厅走去,我随身带的东西不多,而许明远估计大包小包带了不少行李,此刻正在排队等待托运行李到港,我便没有招呼他,直接往出口走去。

找到SET的人并不难,他们的迎接队伍拉出了一个大大的横幅——“欢迎第49期‘精致生活秀’栏目嘉宾”,我顺利地和他们接上了头,得知栏目制作人段鸿飞已经提前出发前往金环岛,我需要在机场等候另外一个跟我同机到达的嘉宾。

没错,那人就是许明远。

接机的小丫头和我简单地寒暄着,看得出她对我也没多大兴趣,我时常觉得电视人多少都有点现实(准确说是势利),现在这一观点又被验证了。果然,当见到新兴实业家许明远时,小丫头片子的脸都快笑开花了,尽管他并没有什么名气。

当许明远听说我也是这期节目的嘉宾时,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一个劲拍着我的肩膀向我道贺,我跟着打哈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SET频道可是全国知名的娱乐频道,其访谈类节目的收视率可是长期居高不下的,能被他们选中当然是我的荣幸,虽然我仅仅是一个陪衬而已。

我们坐着机场大巴往另一侧的停机坪驶去,接机的小丫头解释说,由于金环岛附近的海域有很多暗礁,通常和岛上相连的交通方式只有直升机。于是在一片南国海风的吹拂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进了直升机的机舱。每个人都戴好防护耳机后,巨大的旋翼发出激烈的空气震荡声,正当我准备拉紧安全带的时候,直升机如同一只离弦的箭从地面喷薄而起,瞬间便将机场跑道扔在了众人脚下。

从临海市机场到金环岛需要飞行三十分钟,我对于顾命生这处别业一直比较好奇,虽然在他生前我从未来过这里。但他说过,这间巨大的旧时别墅兴建于上世纪30年代初,他可是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可惜的是直到他死去我都没能来这做客,回想起来我还真没在他身上得过什么好处。

二十多分钟后直升机飞临金环岛上空。

从空中俯瞰,金环岛呈正圆形,距离临海市大陆方向约4海里,是一个典型的陆地礁岛,大约一千二百万年前的那次大陆沉降将这处小岛从海平面以下提了上来,却没有给它留有通向大陆的通道,于是在看似安稳的波涛下,隐藏着不知几多致命的暗礁。我扶着舷窗,仔细观察着岛上的情况,有一个码头矗立在靠近小岛北侧的平地上,看来已经许久没有使用过,全岛的制高点在岛的中部,有一个灯塔和大陆方向的灯塔隔着四十海里的距离遥相呼应,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方形建筑,那里应该就是古霞山庄了吧。

直升机扬着剧烈的气旋稳稳地降落到岛上的停机坪上,急速的飓风将我的上衣衣角不断掀起,我们几人低着头弓着腰走上了岛内观光电瓶车。

“你们好,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那个刚才接机的小姑娘大声地说道,“我叫孙小梅,是监制段鸿飞的助理,这次节目我负责后勤,你们叫我小梅就可以了。”她一袭长发被直升机旋翼激起的气流吹得乱飞,瘦削的身段几乎被吹离了地面,我甚至怀疑这个小丫头是电视台雇佣的童工。

我点点头算是听到了她的介绍,正欲接着搭讪,却被许明远占了先机。他涎着脸跟在小丫头后面和她说笑着,看来他有不少逗女孩子开心的小法门,并不遥远的路程里小梅好几次开心地笑了起来。我愤然地坐在电瓶车另一侧的座位上,不是不想和孙小梅说话,只是几次我刚探出头去就被许明远有些健硕的身躯给挡住了,于是我被迫选择了沉默。

古霞山庄的大门位于金环岛南侧,是一个格外气派的地方。电瓶车停好之后,小梅带着我和许明远快步走进这栋山庄的大门,转过一处照壁,来到一个方正的大院子里,想必这里就是古霞山庄的前院了。这个山庄比我想象中更为巨大气派,除了一个十来米大的照壁,山庄外侧建筑上布满了藤蔓植物,院内更是古树参天,这个方圆几十平米的前院上空竟然被植物的枝叶遮盖得严丝合缝,只有少量斑驳的光影沿着一道道光柱照射下来,说实话,我没觉得这里有多舒服,相反倒觉得有几分阴森之气。

前院再往前便是会客室了,里面现在已是人声鼎沸,可能是在直升机上坐久了的原因,我踏在坚实的地面上时,竟然觉得有些飘忽,只得随着众人缓缓走过那个令我感到有些不适的前庭花园,在转角处走过一扇门后,会客厅里的人们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随着我们一行人的到来,屋内顿时从人声鼎沸换做雅静无比,孙小梅乐呵呵地指着我跟许明远道:“诸位,我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本期节目最后登岛的嘉宾。”

“……这位是江城市新兴实业家、新莱克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明远先生!”孙小梅说完这句话时,双眼一溜,目色含春,就差没有对许明远投怀送抱了,看得我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许明远好似非常受用这样的奉承,看得出他的眼里流露着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得色,我手提着大包的行李,简单环视了一圈后,发现室内除了我和许明远之外还有另外八个人——五男三女。在一派阴沉之色的室内竟然看不清这些人的脸庞,兴许正是因为我站在面对采光面的大门前方,所有的光线都照射到我和许明远身上了,这让我感到有些尴尬,犹如在舞台上被追光灯打到、自己又措手不及的感觉。

介绍完许明远之后,客厅的沙发上稀稀拉拉响起了零散的掌声,我看到几个人正在对他微微点头。我尴尬地挠了挠头皮,正准备寻一个舒适点的地方坐下,却听到孙小梅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然而却没有了刚才介绍许明远时的那份激情:

“最后一位嘉宾是来自《江城晚报》的法制专栏记者肖南,大家欢迎。”

2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