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到了下班时间,苏婧于往常而言,动作慢上好几个节拍。不是苏婧吹牛,往常这个点,公司没几个人走得比她早。可是,今天她不大想回家。

原因很简单,早上出门时,跟母亲冲了几句。这还得算在公司的头上,好端端的加什么班。

苏婧自从进了公司就没想过要升职、升薪、嫁给高富帅。因此,她向来不去讨好上司,更重要的是她远离加班。与她同一时期进公司的伙伴,大多已经转到总公司,一个个水涨船高的。但苏婧好歹也成了公司老员工,冲着她守着本分不迟到不早退,公司年终奖也有她的份。

公司每到年终都会举行晚会,其中人人都想参加的便是抽奖,前提是年终奖获得者才有资格参加。年终奖不是很多,得年终奖的也就每个部门三人,公司十几个部门,算上去一共也就四十几人。

年终晚会的大奖却是很大手笔,第一是五万。苏婧运气也不错,进公司五年,每年晚会大奖她都是前几名,可惜,第一却是从未抽过。今年,她还特意同母亲进了趟九华山,往年都是她送母亲到九华山上,自己在九华山庙外等着。

敬奉鬼神,苏婧一直没做过。倒不是说她不信,鬼神多少还是需要抱着点敬畏之心的。苏婧不称为“迷信”,她认为这叫“信仰”。人在绝望时,心中有些信仰才不致于走上绝路。苏婧在某些方面倒是极其愿意相信的,比如:你今年必有桃花运;你今年运气不错;你最近会发大财。谁不想听到好话?但不代表她相信这些话。

今年去九华山时,原本苏婧还是准备在外面等着母亲。眼见着母亲进了庙,一位老僧走向苏婧。

他说,“万般皆命,但事在人为。”

苏婧眼皮一跳说,“我不敬香,没钱。”

“这个、这个”应该是没想到苏婧会来这么一句,老僧半天才舒心一笑说,“见笑,见笑。送你一句——万事化解皆在八月。”

老僧说完就走,苏婧却想着莫不是现在进去烧个香,年终大奖就是我的?

不过,前几天老总还下来视察,说是今年大奖会有所增加。可是这八月是什么意思?苏婧没想太多,立即冲进庙里,找到母亲,愣是拉着母亲去卖香烛的店里买了最贵、最大的。母亲一看几张毛爷爷送出去 ,嘴上说心诚则灵,不用花冤枉钱。苏婧咧嘴一笑,她说这叫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还想着借老僧吉言,就算没有什么大的运气降临,平平常常家和万事兴总可以了吧?苏婧眉毛都快皱成山疙瘩了。

昨天不知怎么回事,上头是铁了心让她加班,甚至嘴上有意无意说出“年终抽奖”。苏婧想着那年终时的场景,硬是微笑的像朵花,连平日抵嘴的嘟哝声都没有。等上司离开后,苏婧跑到茶水间喝了满满350ml一杯温水,这才抵消了一丝丝不满。

苏婧很少加班,其实加班她倒没什么不高兴,但要是用什么来威胁自己来加班,这就是两码事了。

苏婧最是听不得一丁点的威胁。

往小了说我是用时间在挣钱,往大了说我就是在付出生命来挣钱。这一没偷工减料,二没浑水摸鱼的,就算我不答应!不加班!凭什么取消我年终抽奖的机会?!

这些话她没敢说出口。毕竟嘛,上头最不缺的,便是找你麻烦的借口。

本来心中不太痛快,苏婧回到家便直奔卧室。而在家的母亲则从她进门那一刻起,便不停问她有没有去拿全家福。

几天后就是中秋。前几天趁着天气不错,苏婧与母亲带着父亲的照片去照了张全家福。由于那天拍照的人极其多,又加上母亲的要求高,所以那天全家福没能拿回来。

“哎哎哎,老伴没那么多黑发。”

一开始为了照片美观,照相馆的人故意磨白了苏婧的肤色,又将父母头发调黑了些。可母亲一直站在旁边说着说那,说得苏婧都看不下去了,脸上挂着满满歉意的微笑。

修相片的人叹了口气,“您说您想要什么样的?”

“这样的,”母亲拿出手中的相框,“就这样,一点也不改。”

“这样吧,您先回去。过个两三天您再过来拿,可成?”

于是拿照片的时间改了,拿照片的任务也就由苏婧来完成。

昨个早上去上班时,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苏婧别忘了。苏婧到底还是忘了,想着自己回来这么晚都没见母亲问什么,反倒是送给人也不见得有人要的相片把她急得团团转。

苏婧语气不耐说下次拿,母亲脸色不太高兴,嘟囔了几句。

像往常一样天还没大亮,母亲起床在客厅走来走去准备早饭。苏婧以前说过让她不用起太早,早饭可以一起出去吃,但母亲从小在农村长大,早起的习惯已过大半生,就算是没什么事她也会起来走动走动,让她闲下来倒觉得空虚。

后来因为看见苏婧上班无精打采的,母亲说自己往后动静会轻一点。起得早就去附近的公园溜达溜达,到了点再回来给她做早饭。

今个一大早却是跑到苏婧房间,蹲在她床边。苏婧一向睡眠较浅,知道母亲进来但没睁眼,半天不见母亲动作,索性闭着眼自己也不开口等着母亲说,等得快要睡着了,耳边才传来轻声细语,“ 全家福,照片,照相馆,别忘了。今天是......”

没等母亲说完,苏婧一个转身,将被子蒙在头上。

还以为她回来说什么呢,又是相片!难不成会被偷了不成!每年都会在这段时间照全家福,推后几天去拿又不会少了!

听着背后关门声,苏婧还想再睡会儿。可惜,越睡越清醒。算了!起床吧!苏婧难得起这么早,洗漱过后发现离上班还有两小时,何况公司离家挺近的,就算遇上堵车大不了步行半小时。苏婧揣了点零钱,打算出去找母亲一起去吃早饭。

苏婧在母亲经常逛的公园找了半天,愣是半个人影也没有见着。苏婧心里惴惴不安。正当她拿出手机时,余光一扫看见不远处熟悉的身影。

苏婧如待射的箭,冲到母亲身边,将要上车的母亲拽到一旁,“你去哪?!”

“照相馆。”母亲看看她又解释,“照相馆不远,打个的十分钟。你工作太多,怕又忘了。你先回去,我很快就回来,不会耽误的。或者你今天就在外面买早餐也行,不用等我。”话刚说完,母亲挣开苏婧的手,想继续上车。

苏婧抓住母亲的手,“干嘛?!干嘛?!不就张照片吗?!能忘到明年啊!!我去拿,我去拿!下班就去拿!今个保证给你带回来!行了吧?!你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跑丢了怎么办!你就在家待着不行吗?上次出去买个菜都能从上午买到下午,你忘了?!”

母亲被苏婧说得半天张不开嘴,幸而苏婧话说得重但声音小,要不然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怎么了。

苏婧一脸不悦地往回走,不去理会跟在后面的母亲,可能是后面太过安静,苏婧忍不住偏过头看着后面是否走丢,却看见母亲垂头丧气地看着地面,公园到家门口至始至终都没抬头。吃完早饭,苏婧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挺重的,要不要临走前道个歉?

母亲在门口看着她,苏婧抬起头刚要说什么,却又听到母亲说,“照片,别忘了。”

苏婧简直快要气炸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今天中午不回来。”

往常中午她都是回去吃的饭。

一直到公司剩下三三两两加班的,苏婧才磨磨唧唧走出公司。拿相片啊拿相片,相片拿回去母亲应该不会再想着早上的不愉快了。

苏婧大大地叹了口气,心累啊。

她是个路痴,走了好久愣是没找到之前的照相馆。已是下午六点,太阳依旧挂在天上,天气有点闷,估计明天或是今晚可能有场暴雨。苏婧站在一家面馆前,看见一小伙从前面经过,紧忙拦住,问道,“小哥,这里有家照相馆,叫什么八什么的照相馆,你可知道在哪?”

小伙看了她一眼,“喏!不就在你后面嘛!”说完一脸神经的看了苏婧一眼。

“当我眼瞎不识字啊!”苏婧朝着小伙背影说着,明明自己找了好久,怎么可能就在自己身后?

她白了眼小伙子,边说边回头,忽然发现“八月照相馆”就在自己眼前!

这大白天的,自己眼花了?刚刚不是没看到么?她正犹豫着,思虑再三想着要不再问问别人?

苏婧往后退了几步,突然感觉有人在推她,她尚未转身便闻到了淡淡的桂花香,从照相馆门口放着的落地镜看到推她的人是一位女子。苏婧恍然间问自己,为什么会称她为女子?是因为她身穿的旗袍?还是她自带的民国范?总之,苏婧脑子一片空白由着那女子将她推进了八月照相馆。

“馆主前几天出差,我是临时兼职。”苏婧坐在照相馆的椅上听面前的女子说着,“今天店内与往日不一样,因为有我在。”女子似是故意让苏婧放下戒备,开了个玩笑,“喝茶?”

苏婧眉眼一跳,果真是民国范啊!喝茶?她没多想便点头。苏婧看着女子在她面前滤茶、沏茶、倒茶,举手投足间让人看不出任何现代感。茶递到眼前,苏婧双手接过,又是挂花香?不知道为什么,闻过茶香后,苏婧整个人感觉清明了不少,她小泯一口。

听到女子又说道,“来玩个游戏?”

苏婧看着外面的天,“会不会晚了?”

“天黑得慢,不会太晚。”她说得柔情似水,让人很难拒绝。

见苏婧没再说时间,女子牵起她的手,向着照相馆里面走去。

女子边走边说,“里面有一千张照片,你要的就在其中。”

一千张?苏婧顿时觉得脑袋千斤重,这怎么找?有时间限制么?

似乎听到苏婧心中疑问,女子笑道,“一千张已经不算多了,只怕你进去后还嫌少。”

苏婧被推着进了小黑屋,全身没入黑暗中,她有些害怕。身后的门早就关上了,她靠着墙摸索着,小心翼翼生怕摸到了不存在的“东西”。咦?像是开关?苏婧按下自己摸到的按钮,果然!眼前慢慢亮起暖色灯。苏婧用手遮住双眼,等到眼皮下的灯光没有更亮的趋势,她才移开双手。

放眼望去,四周都贴满了照片。灯光很柔和,打在照片上恰到好处。不刺眼、不反光,好像是经测验过的亮度。

找照片吧,还是早点回去好,要不然母亲又得担心了。

自从父亲去世,母亲精神便不怎么好,尤其是这几年总觉得她每天过得都很小心。

苏婧早就猜到会是个耗时间的拉锯战,但没曾想这也太能耗时间了。半天她才移动一米的距离,不是她动作太慢,而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墙上的照片完全不像她所想的,不是在一千张照片中找出她的全家福,而是一千张全家福中找到前些天拍的照片。

事情脱离了她所能设想到的一切状况。

每一张照片都是他们一家人,有单独的、有父母的、也有他们的全家福。

一眼望去像是老式放映机,记录他们这些年所有的瞬间。

有她见过的。比如说七岁那年的母亲节,她从父亲手里接过田野上采一小束花送给母亲,镜头里母亲闭眼低头轻嗅花香的模样;比如说自己考上大学那年的酒宴上,半杯倒的父亲愣是敬了所有桌上的客人,关公似的脸颊在看向自己时的满眼骄傲;比如说自己到外地工作时,他们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火车站挥手告别的瞬间。

也有苏婧没见过的。比如说拿着花到处找花瓶的母亲;酒宴外,忙着给厨房打下手的母亲,她时不时望着在外头招呼客人苏婧与父亲;坐在火车上她急忙拿出耳机听歌,而他们跟着行驶的火车小跑,最后双双红了眼睛,直到火车不见踪影,直到最后一刻。

(故事写于去年中秋前,一年都没写完。一年过去了,老友都不在身边。虽没大富大贵,庆幸一年都平平安安,家人都在。)

2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