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声传来,“如果时间可以穿越,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苏婧知道是那个女子的声音,“你监视我们?”

她语气愈发不善,“我们自己没有的照片,你是怎么得到的?”苏婧越想越觉得诡异,“跟我玩‘楚门的世界’?”她攥紧拳头回过身,想要质问身后的人,却不料身后没有人!那刚才的声音?

她小心退到墙角,尽量避免出现视觉盲点。她仔细打量周围,依旧没发现任何身影。青天白日的,不应该出现幻觉的,除非.....除非她这个“人”有问题!想到这,苏婧底气不足,她不由自主地攥紧上次在九华山买来,说是开过光的手链。

“别看了,我在你脚边。”声音出现的太过突然,苏婧一下子被吓得弹出老远。

脚边是个机器人,很小,大约一手掌高度。外形是去年春晚亮过相的。能上春晚的都是在一定行业很牛的人,机器人也是一样。苏婧心里想着,我去,有钱人啊!这时候,小机器人抬起小手指着她,苏婧都快被萌化了,她蹲下身,仔细观察这小东西。

小东西说,“花点心思改装的。我看不到里面,只能通过它跟你交流。我也没监视你,等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再告诉你。可行?”估计是怕苏婧会纠结于“照片”的问题,小东西最后的语气万分虔诚。

谁知,苏婧问道,“你自己改装的?”

小东西说,“......对。”

苏婧将小人拿起,放在手上,“有才啊!春晚怎么没看到你啊?”

小东西停顿几秒,“......你还看春晚?”

苏婧也停顿几秒,“......陪我妈看的。”

双双陷入沉默,小东西突然拍起双手,“不对,不对。我们刚开始的话题不是这个,我说什么来着?让我想想。”它敲着自己的小脑袋,看着苏婧又摇摇头,“你是我目前遇到最会跑偏的顾客。”

苏婧大笑说,“你问我如果穿越时空,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小东西语气欢快,“你也是我遇到回归正题最直接的顾客。”

小东西开了个头,剩下的就留给苏婧自己好好想。一般顾客只当做玩笑话听听,很少有人将它当回事。谁都知道没人能穿越时空,除非真如爱因斯坦提出的,你的速度超过了光。

苏婧从最开始进入房间,一直看的是她以前从未注意过的,尤其是她父母在一起的照片。

小东西只是个导体,能让外面的女子通过某种方法感知苏婧情绪的变化。女子知道,她在看这些照片时,最多的情绪是悲伤。

人在失去时才会后悔,可时间是个最好的良药,后悔能被时间隐藏起来。但有些事是在心底最深处,即便你不去提起,但它静悄悄在那待着乖乖不动。等到不经意间吹了上面的灰尘,悲伤淹没自己只在瞬间。

她相信苏婧属于后者。

好一会儿,苏婧才开口,“想回去的太多。”

小东西说,“选择最想回去的。”后看到苏婧更郁闷的表情,“算了,这样吧。墙上任意三张照片,选出你最想回到的时间点。或者,你也可以从爱情、友情、亲情中各选一件你最想改变的事情。”

苏婧幡然醒悟,正巧一种情一次机会,三件事三种情况,这个好选。

这个策略倒是把她选择困难症给解决了。

比如说,刚小东西在说“爱情”时,她第一时间想起了大学里暗恋的男生Y。

Y是看着清秀实则很绅士的男生,这种男生很吃香尤其是在单身狗(不分男女)中。可惜啊,Y却是个穿梭在花间不带一丝花香的撩妹高手。只可惜,这些是在最后才被发现。

Y很能让女生对自己产生好感,而他却本着一副痴情汉。Y对于那些喜欢自己的妹子来者不拒,对任何一位都是暧昧不堪,因为他撩的点选得好,导致最后不撩了也没有人责怪他,倒会让对方觉得是自己配不上他,那时很多人都陷入了这个怪圈,包括苏婧自己。

苏婧一直整整暗恋他三年,三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因他的出现而小鹿乱撞。她以为自己暗恋得够深,无人知晓。却不知无论是谁,都以为没人知道自己的暗恋,但往往到最后,自己才知道大家其实早就看出来了。

喜欢一个人,你对他说话的语气、动作,甚至是一丁点的小眼神都与别人不同。哪怕你只是在话语结尾来了个小小的“啦”。这些你自己感受不到的,但别人都看在眼里。

苏婧傻到以为Y也是喜欢自己的,竟然忍不住跟他表白,最坏也就是成不了一对,总好过现在看着他撩别人难过,撩自己时就忘了前面的。无非就两结局,成了在一起,不成相见不识。哪知等来了Y说他不相信,苏婧问他要怎样才相信。

Y说,“除非你在众人面前说你喜欢我。”

也不知Y是不是故意的,总之苏婧没往“有意为之”方向想。苏婧也蠢,她以为Y的意思是——只要她在众人面前表白,就答应与她在一起。

苏婧一辈子也没有那么后悔过。那天不知怎么,很多人群聚在Y身边。原本苏婧想等人散了再说,结一天到晚Y身边都聚满了人。到了晚上,苏婧忍不住做了她认为最浪漫的事。她在男生寝室后面的篮球场摆上上百的红蜡烛,组成最美的心,送给Y。

这招很浪漫,Y一定会被感动。

只是。苏婧后来才明白,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当事人一厢情愿想出来的。

很简单,打个比方。A喜欢B,B不喜欢A,那么A与B所有能交集的决定权在于B,与A无关。也就是说只要Y不喜欢苏婧,事情的结局就已经由Y定下来了。无论苏婧做什么、怎么做,Y只会凭着自己的喜好来直接拒绝,根本不会想着如何拒绝。

第二天,全校的人都知道苏婧表白失败——男主安慰她很久,最后苏婧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觉得故事结局应该不是这样的,这有点超出她能预见的范围。就在她愣住的时候,Y跟她说了很多,无非就是“很谢谢你喜欢我”、“我暂时不想交女票”、“你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你会遇到更好的”。

后来,苏婧问过好朋友,是Y让自己表白的,为什么他不答应?

朋友说,“是你要表白的,他为什么要答应?”

苏婧听完就不高兴了,这是什么话?!我表白,可以啊。你不答应就不答应,为什么故意要她在众人面前表白。

朋友也是毒舌,“你有私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希望他会迫于人多答应你;他有私心,借用人多让更多人注意自己。还有,这是你自愿的,没人逼你。谁叫你喜欢他。”

就当是人生必有遇到人渣的坑吧。时间长了,苏婧也就释然。但是有一点她想解释,那晚压根他妈的就不是感动!那是懵圈好吗?!谁他妈被拒绝还会感动的?!

苏婧现在第一个确定想回去的就是那晚,要是能重新回到那晚,她会用白蜡烛点满一地,中间放几朵菊花。等他下来时跟他说,“看,surprise~”

前提是这小东西说的是真的。苏婧看了眼小东西,若有所思看着墙上照片。

小东西知道她有所动摇,“你选着,我说着,你听听。规矩是这样的,选择你想回到的时间点,把那时候的照片拿在手上。闭着眼转三圈,三圈后再睁眼。回去之后,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提醒任何人将来要发生的事,如果你想留在那个时间点,只要烧了手上的照片就行。”

说话间,苏婧已经不自觉照做了。她在转圈时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太好骗了?可能是太入戏,苏婧没转几圈就有点晕,差点摔倒,只能说自己的方向感太差。

苏婧睁开眼时,差点叫了出来,靠!是瞎了么?没听说转几圈就能充血失明的!她使劲睁大眼,用双手去撑开眼,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可能过了一分钟也可能是几秒,远处才有一丝丝光传来,苏婧朝着光线走去,就像《哈尔的移动城堡》里苏菲去救哈尔的场景。

一扇门,苏婧面前出现一扇门。苏婧本想推门而入,结果变成穿墙而入。

没想到自己还能有特异功能呢?苏婧忍不住笑出声,结果等到她抬头后,她笑不出来了。母亲正目瞪口呆看着她,不会看到自己穿墙了吧?会不会被吓傻了?

怎么到家了?不是回到人渣那么?苏婧打开手中的照片。靠!竟然拿错了!算了算了,下次再去。

苏婧走上前,“妈?”

母亲像是没听见,转身走进房间里,给父亲的遗像点香。

不会吧?真的被吓傻了?苏婧跟着母亲来到房间,她上前想要给父亲上枝香,但是她的手径直穿过香烛,什么鬼?

苏婧心里突然七上八下,震惊不已。不是说可以改变么?我要是在这个世界不存在,还改变个毛啊?!

有声音在她身边响起,“额,其实刚忘了提醒你。刚进入以前的世界,你是虚无的。想变成实体,就去找在以前世界里的你,之后就像、就像、你看过《哈利波特》吧?9又4分之3站台你知道吧?就像哈利穿过站台一样,你快速奔跑穿过你的身体。哈利去了霍格沃茨,你进了你的身体。当然了,之后留下来的方式就是之前说过的,烧掉照片就能行。”

苏婧在心里默默的说,“那我要是烧了照片留在这里,之后两次机会还能用吗?”

声音沉默很久才说,“你在超市里买了吃的,打开之后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请问,超市会让你退吗?”

苏婧不死心抵嘴,“可是,超市可以重新买啊,只要花钱就行。”

声音说,“我们这也有。”

苏婧心里想着,小样,我就说会有嘛,想骗我。

声音笑了一下,苏婧听着觉得是嘲笑,“生命可以重新来,只要死亡就行。”

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