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云姑一把接过那个通体翠绿的葫芦,眼睛亮了一亮,若有所思道:“这可是西井龙王家的藏天葫芦?”

 

“是,这便是西井……”话刚出口便意识到自己失言的墙头草忙转口道,“云姑想来是记错了,这藏天葫芦是东井龙王家的,可不是西井龙王家的。”

 

“哦?”云姑却是不信,“可我明明记得这是西井龙王家的宝贝,怕是今日风大,你记错了吧。”

 

风拐子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伸手又将藏天葫芦拿了回来,解释道:“是云姑记错了,虽然这葫芦曾是西井龙王的,可他多年前就已经卖给东井龙王了。”

 

“哦,原来是这样,反正洛阳城也只有他们两个井龙王,说什么那便是什么吧。”她似是信了,又抬眼瞧了一眼那葫芦,善解人意地笑道,“我看藏天里已有一千年的修为,风拐子还真是不容易啊。”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而已。”风拐子呵呵干笑着,总觉得她笑里藏刀,不由得毛骨悚然,只想早些离去,“不知云姑愿意捐献多少?”

 

她的唇角一挑,云淡风轻地道:“我虽然修为高,却也是日夜苦练得来的,为何要平白无故地捐给旁人?”

 

没想到方才的一顿口舌付诸流水,风拐子愣了一愣,只好硬着头皮又道:“哪里是平白无故,这不是西井龙王家的三太子有难吗……”

 

云姑淡然道:“他儿子有难,关我何事,我又不是他娘。”

 

风拐子又道:“都是邻里乡亲的……”

 

云姑道:“我记得他老人家亲自说过,他乃出身高贵的龙族,岂会与我辈为邻。”

 

风拐子道:“老龙王的两个儿子都因公殉职,他自己又为了洛阳百姓彻夜难眠鞠躬尽瘁……”

 

云姑好笑道:“谁不知做这洛阳城的井龙王最是悠闲自在,老龙王只怕唯有在青楼妓馆才会彻夜难眠。况且,若是为了抢地盘而在打架斗殴时一个被杀一个被罚就叫因公殉职,那你来抢我的盘心冢试试,我保你也因公殉职。”

 

没想到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盘心冢消息竟如此灵通,一向淡定的风拐子也有些挂不住了:“老龙王纵然以往有千百个不是,可他如今又是修为尽失又是倾家荡产的,不可是可怜嘛。”

 

云姑默了一默,浅笑着盘算什么,片刻后开口道:“他的修为是否尽失我不好说,不过,我好像未曾听说井龙王要卖掉他在柳梢洞和碧月湾的五处宅院。”

 

风拐子被惊了一惊,慌忙定了定神:“云姑说笑了,这城南的碧月湾和城西的柳梢洞湾可是咱们非人五界在洛阳城最显贵的住所,那里的屋主可是非富即更富,西井龙王两袖清风一贫如洗,怎会在那里有五处宅院?”

 

云姑抬起阴冥扇掩唇而笑:“我所认识的九里河西井龙王,好像与风拐子认识的不是同一个龙呢。”

 

风拐子有些尴尬,觉得事态不妙,准备先撤:“瞧小的这记性,云姑虽是盘心冢的冢主,可毕竟还有云冢主坐镇,这修为哪里是说捐就能捐的,要不,小的还是等云冢主回来再来与云姑商议此事吧。”

 

“不必麻烦了。”云姑悄然挡在了拔腿就要走的风拐子面前,瞧了一眼他手中的藏天葫芦,笑道,“你告诉西井龙王,倘若他明日将藏天葫芦送来盘心冢,我便当今晚你不曾来过,否则,有些不该说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要闹得满城皆知呢。”

 

风拐子对她明目张胆的敲诈瞠目结舌:“云姑可是病糊涂了吧!”

 

自打进了这道门,这句话他说得最为诚恳。

 

“西井龙王可以说自己心怀天下刚正不阿,可以说他已故的两个儿子是为公捐躯英名永存,也可以说西井龙宫如今是倾家荡产一贫如洗,反正他向来在洛阳城只手遮天,他说什么便乐得信什么的也大有人在,可是,他诈捐竟敢找到我盘心冢的地盘上,也太大胆了些。”云姑轻摇团扇,笑意温柔语气轻软, “回去告诉西井龙王,拿藏天葫芦换三太子此番大劫的秘密,太值了。”

 

“秘密?”在求捐的一路上顺风顺水最多只是被婉拒的风拐子听得心惊胆战,“云姑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云姑笑得神秘,“看来西井龙王也未曾将风拐子当成自己人,竟连三太子大劫的真相都未如实相告。”

 

风拐子一怔,眼珠子一转后忙辩解道:“怎会如此,龙王自然是什么都告诉我了的。”

 

“是吗?”云姑笑道,“看来风拐子是明白我的意思了,那就更再好不过,毕竟这个秘密不仅能让西井龙王身败名裂,还会使他唯一的儿子也性命难保。”

 

第十歌在一旁笑了许久,见昏头转向的风拐子着实可怜,好意提醒他道:“既然话都说明白了,你还愣着做什么,传话去啊。”

 

云姑在他身后笑着提醒:“藏天里的修为不许动哦。”

 

风拐子只得皮笑肉不笑地离开,像是着急要跳出火坑。

 

第十歌关了门,转头好奇问道:“那个三太子……”

 

他的话还未说完,云姑便道:“我也不知道。”

 

他一怔:“可你方才不还信誓旦旦地说你知道什么秘密吗?”

 

“我虽然不知道,但八成也是能猜得出来的。”云姑叹了一声,重新坐回了石榻,道,“那个三太子算是西井龙宫里的集大成者,既有他两个大哥的霸道残忍,又不缺他父亲的好色贪财,想来是觊觎槐花树妖的美色,求而不得后动了武力,结果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第十歌惊怒问道:“难道是害死树妖的人其实是他?”

 

“应该不会有差。”云姑摇头惋惜道,“真是可怜,只可惜她与盘心冢无缘。”

 

“也许是因为她以为那个三太子身负重伤也活不了多久,所以死而瞑目前往轮回了。”他劝慰她道,“云儿切莫太过伤心了。”

 

云姑心满意足的道:“我何必伤心?她不仅为洛阳城又除去一害,还助我得到了藏天葫芦,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他却有些担忧地问道:“能让云儿挂心的宝贝应属上乘,西井龙王能轻易答应吗?”

 

“那条老龙吝啬又要面儿,他是笃定了不会有人戳穿那件事的真相才敢闹得满城风雨,但此事事关重大,万一真相大白,他便算是触了众怒,他的家宅和宝贝都不算什么,可他儿子的性命和他在洛阳城中的地位却岌岌可危了。”云姑轻笑道,“老龙也算精明,自然能掂量出其轻重,只怕这次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但第二日云姑足足等了一天,却也不见西井龙王前来。

 

眼见着夕阳西斜月挂桂枝,云姑不由心中纳罕,究竟是自己猜错了还是西井龙王断定她其实什么内情都不知道?

 

总是干等着也是无趣,她想了想,召了阿悲与阿恶,让他们去风拐子所住的百草屋打探情况,不过一个时辰他们便回来了。

 

阿悲虽然总觉得出门后他便会死在外头,每次都哭丧着脸被阿恶连唬带吓地给轰出去,但带回来的话却是一字不差,不像阿喜那般一出门就高兴得忘了正事,也不似阿善和阿恶一样分别只挑好听和恶毒的话说,所以当他说藏天葫芦已经被人送到盘心冢时,云姑便意识到大事不妙。

 

若是旁的东西,她倒也不至于死缠烂打,但藏天葫芦的确是六界罕见的宝贝,可吞山河可纳万象,眼看就要到手的稀罕物,她自然没有要放手的道理。更何况,云深也快回来了,盘心冢若是新添了藏天这件宝贝,他定然会十分高兴。

 

又让阿恶将风拐子给拿了回来,还不待她开口问,那早已被阿恶吓得三魂没了七魄的风拐子却先急匆匆地问道:“云姑不是早已派人去九里河取了藏天葫芦吗,怎地又过来要?”

 

云姑轻摇团扇,微笑道:“你休想唬我,若是老龙王舍不得给,我自然也不会强求。”

 

“怎会如此?”风拐子急急辩道,“那人来的时候我可也在龙宫,他可是把话说的一明二白,的的确确就是盘心冢派来取藏天葫芦的,否则龙王也不可能给他啊。”

 

眸底闪过一丝凌厉,云姑只是神色一冷,便将他吓得心底一颤。

 

默了片刻,她又悠然开口:“风拐子,你年纪也不小了,倘若以为这样的胡话也能糊弄过去,也太小瞧我盘心冢了吧。”

 

风拐子也生了怯意,转了眼珠子不敢瞧她:“云姑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就是一个跑腿的,哪里有这样的胆子。”

 

云姑挑唇冷笑:“你既知自己是个跑腿的,就别背着黑锅乱跑,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让阿恶将你给炖了。”

 

风拐子思忖了半晌,终于说了实话:“藏天的确已近不在龙王那里了,他老人家本来是要将葫芦给送过来的,只是不太甘心,所以一直拖着时间,哪知才到了晌午,突然有人来造访,说是倘若龙王将藏天葫芦送给他,他便救下三太子的性命。老龙王救子心切,也顾不得太多,权衡之下便答应了。那个人果然有本事,不过半个时辰便让三太子缓了过来,老龙王也便如承诺那般将藏天葫芦给了他,可实在又担心云姑得知真相后会生气,所以才让我编排了这个谎话。”

1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