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肖南,我是不会带你去金环岛的。”

顾命生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精瘦的身子深陷在咖啡色的真皮沙发里,显得越发瘦小,老顾惬意地吐出一缕烟圈,出神地仰望着天花板。

“为什么不让我去?何况我只是好奇。”我微微有些不解地问道,现在还是初冬时分,料峭的凉风让我感到些许的寒意,但顾命生的言语仿佛更令我如坠冰窖。

老顾继续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肖南你记住……”他忽然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岛上,有很多我都不能理解的事。”

“什么叫你都不能理解的事?难道你还怀疑我的理解能力?”他这句话简直就在怀疑我的智商,至少在情面上让我觉得有些窘迫,我不禁站起身来,有些激动。

顾命生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跟着缓缓站起身来,望向窗外的街道。江城的初春时分依然有清淡的雾气,而他在江城的寓所正位于这个城市的中心地段。顾命生出神地望着窗外,一个字也没有说。过了许久,他狠狠地将手里几乎烧到过滤嘴的烟蒂旋转着捻熄,丝毫不顾烟灰已经沾染上了手指,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明天出发去外地了。”

“去什么地方?”按照多年的习惯,我不自觉地问道,心中却早已知道一定又是一处充满神秘事件的所在,而他就像一个循着血迹和气味的鲨鱼,哪里有诡异的事情,哪里就有他。

“是一个很远的海湾,等我回来之后,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喝酒。”他露出了一丝微笑,干瘦的脸颊上多了不少生气,我摇摇头,对他的说法不置可否。

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六个月以前。

而后,便传来了他的死讯,关于金环岛的记忆,便只能通过他的一些手稿和讲述固化在我的脑海中——这是唯一一处他没有带我参观的别业。

“我所做的,不过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所崇尚的游戏而已。”他淡淡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

不能去金环岛,这是顾命生反复对我强调的一件事,他口口声声说岛上有许多他不能理解的事情,而在两天前我却收到了他给我的讯息。

肖南,我在金环岛!快来救我!

这一行血腥的大字似乎还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肯散去。我甚至怀疑这个岛上是不是留有他不可告人的什么秘密?不然,他怎么会一直阻止我来到这里,而现在却又一定要我来这里救他?

快来救我!

我眼中似乎又出现了那段猩红的字迹。

“老顾,你到底是生是死?”我叹了一口气,这细小的声音却沿着昏暗的空气传到木质的墙壁上,发出一阵阵呜咽的回音。

午餐吃的不甚开心,我一个人闷闷不乐地提着行李来到二层的住宿区,这才发现,这栋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老建筑竟然通体都是木质结构,除了外墙上象征性地包裹着一层薄薄的青砖,内部结构无论从地板还是墙壁,都是全木质的。人走在上面,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咚咚”声。

空旷而压抑。

我沿着长长的旋转扶梯走到二楼,途中一直想着最后一次和老顾见面时的情形,眼中看到的是一派古朴的颜色——这栋建筑的第一任主人想必是那个时代留洋归来的。整体建筑上采取了独特的巴洛克建筑风格,内部装饰以古铜色的原木为主,宽敞的穹顶却因为空间的原因显得不那么高深,反倒让人觉得有些压抑,久看之下让人产生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遗憾。

从餐室往上便是二楼的回廊,回廊正对着进门处的庭院,两侧有两扇小窗可以采光,此时两道狭窄的阳光正从小窗里死命挤进我所在的空间里,我可以在回廊上看到进门处的照壁和玄关,由于树木幽深,那里一点光线也没有。

如果是我,一定是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买回这栋别墅的。

我走在地板上,聆听着它发出的“咯吱”声,偶尔在细小阳光的折射下看到飞扬的浮尘。回廊再往里便是房间中的走廊,此处变得昏暗起来,几盏明黄色的路灯散发着暖洋洋的光线,照亮了两侧壁纸上因为常年潮湿产生的奇特图案,在我看来有的狰狞有的奇幻。

我循着长长的内廊走到203室跟前,核对了一下门牌号之后,静静地将钥匙插进锁孔里,奇怪的是,当我转动钥匙发出一声“咔哒”声的同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让我汗毛耸立、但却异常熟悉的声音——

一声叹息。

这段声音在寂静的内廊里显得格外清晰。我警惕地回头一看,对面的209室房门紧闭,昏暗的内廊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路灯发出同样昏暗的光芒。在刚才分发钥匙的时候,我分明见到阿飞并没有发给众人209室的钥匙,这说明这个房间并没有人居住。

那一声叹息又是谁发出的?竟然那么清晰,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一丝呼吸刚才就贴近我的后颈……

……

容不得多想,我迅速地打开房门,然后又迅速地关上房门,木质的大门在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后被我反锁了。

203室,我将在这里度过剩下的十天,跟着,查出顾命生是死是活。

我简单地将行李分到房间的立柜里,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一个阳台。我安顿好之后,信步来到阳台上,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小圆桌,一旁是两把安乐椅。说实话顾命生的确会享受,虽然这处别业我从未到过,但看到这些东西似乎就看到他在我跟前,叼着一根香烟,眯缝着眼睛,迎着咸腥的海风在白纸上刷刷地飞快写着字。

此处朝南,今天的天气的确不错,但四周的树木确实是太茂盛了,以至于我处在全岛最高处的阳台上依然感觉不到温暖的日光。循着海岸线的方向,我看到在大陆的方向上有一个高高的灯塔,一群海鸥正围绕着灯塔飞舞。

金环岛这边,在东侧有一个灯塔,我还看到金环岛与大陆之间有另外一个很小的岛屿,上面也有一个灯塔,如果从空中俯瞰,三处灯塔应该在同一条直线上。听老顾说,那个很小的岛叫做仔蛙岛,上面有供应金环岛的淡水房和配电房,两个岛屿之间通过小码头和小艇相连,而金环岛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直升机走廊——那三处灯塔之间的直线。

我感到有些失望,没能见到久违的剧烈阳光,于是便从提包里拿出顾命生的手稿《遗船》,给自己倒了一杯纯净水,慢慢地坐在安乐椅上翻阅手稿。

看过很多我觉得莫名其妙的文字和传说后,我感到有些乏味,便开始随意往后翻,翻着翻着忽然我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原来这本由A4白纸打印的手稿并不全都是书稿,后面约有十来页全是空白。而顾命生则将这些空白页全部留作了笔记,一张残破的碎纸随着我翻阅的动作飘到眼前的小桌上,我捡起来一看,顿时觉得脑后一凛,我的妈呀!

“金环岛:那是一个被诅咒的地方。”

24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