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回到家之后,我趁着白峰去洗澡,偷偷地把藏在包里的衣服拿了出来,这是我今天早上收到的新鲜热乎的快递,里面装的是那天我放在温莎酒店员工休息室的那一套,还有一张私会所的房卡,上面写着10:00,傻子都知道,商轶那死王八蛋这是在威胁我,一定要我去。

“想什么呢?”白峰突然从后面抱住我。

“明天想去按摩,不想去上班。”我把手机按灭丢在桌上,挂在他身上撒娇,“案子完成的这么顺利你都没奖励我呢。”

“好好好,去吧去吧。”他宠溺地拍着我的头,轻轻地吻我,“按摩完早点回来。”

商轶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趴在白峰的背上想。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私会所,取了房间号牌往楼上走。

这家会所之所以被称为私会所,最主要的就是一个“私”字,一般人根本进不来,这里不同于其他的按摩会所,楼上有观景餐厅,楼下有健身房,洗衣间,每位客人都有单独的套房,每间套房有独立的休息室和按摩房,客人取了房卡到了房间后,有技师在里面等,项目做完还可以吃吃自助餐,看看夜景,然后舒舒服服地住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很多明星名流都在这里有长期的包房,安全性是绝对百分百的。

“不错嘛,智商确实是有长进。”当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商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刻意的跟他保持距离,没有过去。

“别这么冷淡嘛。”他拍了拍旁边示意我坐过去,“那天不是挺热情的吗?”

“我没空听你废话。”我冷冷地看着他。

“回答我一个问题,然后咱俩两清了。”

“你不会是想套客户资料吧?”我想了想,脑海里面冒出来一个念头,“那你可找错人了。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的。”

“我还没那么有病。”他斜着眼睛看我,“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和白峰在一起。”

“因为他没有什么郝莎莎坏莎莎,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一个。”我脸上笑得特别的甜。

“难道我不是吗?”他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

“你?哈哈哈,你?”我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当初是你说要结婚的,也是你要我在民政局等的,可我等来了什么?你告诉我,我等来了什么!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到今天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统统都是你的错!”

啪!

越说越激动,我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然后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通红的手。

他为什么不躲?

“你就那么恨我吗?”他的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

“对!没错,我恨你!恨透了你!”我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过往的那些事情,在眼前重现,真实的可怕,“你就那么轻轻松松地走了,把我耍的团团转,好玩吗?”

“为什么你要和她一起离开,为什么已经走了还要回来打扰我,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不要再逼我了!”我使劲地捶打他,却没有挣脱他的怀抱,任由他吻掉我的眼泪,任由自己沉浸在这个渴望已久的安慰中。

“我们从头开始,让我好好爱你。”他捧住我的脸说出的一句话,却让我不住地颤抖,瞬间清醒,猛地推开他。

“现在行了吧?”我胡乱地擦了擦脸,“你要问的,我已经回答了,咱俩两清了。”

说完,我飞快地拿上包往门口走去,可没走几步,身体猛地转了过去,紧接着眼前一黑,他的气息再次包围了我……

 

晚上回家之后,我很早就去休息了,白峰只当我是按摩放松的累了。只有我知道,有种滋味在心里荡漾,飘飘忽忽的一发不可收拾,我好怕自己再也停不下来了。

后来实在憋得难受,我就给胡莉莉打了个电话,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老天真没眼,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怎么全叫你碰上了,而且还是两个。”她顿了一下,好像把电话换了个耳朵,“哎,你跟哪个最合拍啊?这个可是很重要的!差一点都不行。”

“去去去,说正经的呢,别闹……”我抱着靠垫缩在沙发上。

“有什么好烦的,又不是叫你现在选一个结婚,货比三家也不是错误,正好比对下,找一个最好的出来,反正现在你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这样好了,时间会给你答案的。”

时间会给你答案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反反复复的想着这句话。其实想想也对,反正这两个男人我谁都惹不起斗不过,不如让老天决定吧,总会有答案的。

 

周一刚上班,我就接到个大惊喜。

之前约好的吕兰老公没来,来了一个老神仙——吕兰的婆婆。

“我把老太太带到3号会议室了,你看是不是告诉白总一声?”阳阳跟在我后面,也不知道在紧张啥。

“不就一个老太太,别一惊一乍的,我搞的定。”我推开3号会议室的门,老太太正翘着二郎腿喝茶,还嗑了一地的瓜子皮。

“您好,我是吕兰的委托师。”我伸出手打算握手。

老太太只是翻了翻眼皮,一声没吭。

好吧,我这人敬老,不搭理你,我拉开椅子坐下。

“是这样,您的儿媳吕兰想跟您儿子离婚……”我把资料摊开给老太太看。

“我知道。”老太太放下手里的瓜子,清了清嗓子,无比淡定地说。

“那您这边想怎么解决呢?”这老太太可不好惹啊,我在心里默默的擦汗。

“解决呢,也是好解决的,我儿娶了她这么多年,她连个蛋都没下出来,念在她人还挺好,知道干活,那我就原谅她了,赔点损失费,就叫亲家领回去吧。”

“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我张大了嘴。

“年纪轻轻的怎么耳朵就不好了,我说,让吕家赔我们家一笔钱,然后把闺女领回去,我这人心善,就不去追究她耽误我儿这么久了。”老太太斜了我一眼,居然一脸鄙视。

“呃,老太太,我想这事咱是不是有点误会?”要不是不能跟被委托人起冲突,我都要骂街了,人家吕兰身体好好的,还不知道谁耽误谁呢,占了人家房子还要人家赔钱,这是什么世道。

“行了!别唧唧歪歪的,我老太婆也听不懂,我们就这个要求,不行就上法院,我走了,一会还跳广场舞呢!”老太太拍了拍身上的瓜子皮扬长而去,剩我一个在会客室傻愣愣的坐着。

“方师,方师,老太太怎么走了?”阳阳跑进来问。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指着门口郁闷,她走了她走了她走了!我头一次看见这么嚣张的被委托人!不对,被委托人他妈。

拜嘴碎的新前台所赐,不到中午,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不光没见到被委托人,还被个老太太甩了脸子,太丢人了,这就是羞耻PLAY!

简直是奇耻大辱!

 

“对不起对不起,我那婆婆就那样,我真的约的是我老公,谁知道他不肯来,叫他妈来了。”下午吕兰来了,看见我就开始道歉,一脸的不好意思。

“没关系,他妈现在也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啊,不对,攻克对象。”一激动我差点把实话说了。

然后我就要求吕兰给我讲了讲她的婆婆。

这老太太叫齐大芳,老伴早亡,就留下一个宝贝儿子,就是吕兰的老公赵维。那叫一个金贵,从小宠到大那就不用提了。赵维长这么大,就没从他妈眼皮子下面离开过一天。就连公司旅游他妈都要和他一起去,要不赵维就不去。

吕兰和赵维结婚的时候,因为两个人名下都有房,吕兰名下的房子比较大,婚房就用了吕兰的房子。谁知婚后第一天开始,齐大芳说要照顾儿子,住下就再也没走了。没多久说是齐大芳老房那块儿要拆迁,也不知道齐大芳怎么忽悠的,吕兰把自己的户口迁到了齐大芳的老房子里,自己的房子转到了赵维名下,据说这样可以多拿一点补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闹起来了吕兰才知道,齐大芳老房早拆迁补偿完了,钱也好房子也好,根本没吕兰什么事儿。

听了这些之后,我就一个感觉这个齐大芳,太厉害了,真是算账的一把好手。

不过这种老太太,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的奇葩事,明天我得上吕兰家小区看看,找找当事人什么的,我送走吕兰之后就喊来了阳阳,叫她明天一早跟我去转转。

2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