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夕听得此诗不禁一阵神往,那是何等潇洒不羁之人!

“说的可是我师父?”夜夕急急开口问道。

云风却没有回他话,自顾自往下接着道:“十几年前,边疆都司城外有一座小山村,名为含草村。含草村坐落在依山傍水处,有百余名村民在此安居乐业,也算是一处世外桃源。”

“村里有一名孤儿,在其年幼时父母便于一场瘟疫中丢下他撒手人寰,幸得村民照料,食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这名孤儿从小便聪明伶俐,知书达理,晨时上山砍柴采药,闲时便帮村民干些杂事,深得村民们喜爱。”云风说到这,一脸惆怅,叹了口气。“那孤儿便是少华师兄。”

夜夕听闻一阵触动,未得做声。

“少华师兄十九岁那年上山砍柴,由于太过疲惫打了个小盹,直至晌午才回到村里。”

云风顿了顿,眼神迷离,好似自己亲眼见到一般,喃喃道:“那是怎样的炼狱?百名村民尸横遍野,残肢满地,男女老少无一幸免。整个村子宛如被腥风血雨刮过一般,哪里还有世外桃源的景象。一条血液凝成的细流沿着石板路流向村口,汇在少华师兄脚下。”

夜夕听得一惊,双手不知不觉已是捏得噼啪作响。

何曾相似的故事,何曾相似的经历。

“待太清门人赶到时已是傍晚,只见少华师兄还站在村口,血液在他的脚踝处凝集成痂,再向村里望去,无一不胆颤心寒!十余名太清门人当下大怒,在周围群山中御剑搜寻,终是在一处洞穴寻到罪魁祸首。”

云风看向夜夕,一字一句缓缓道:“三只大妖修为千年均已化人,麾下还有数十只小妖叫嚣掠阵,十名太清弟子哪是对手,一个照面便溃不成军。三名弟子当下舍命断后,其余数人带着少华师兄落荒而逃。”

“此事传回宗门,全宗震怒,月潇和洪毅长老率领真传弟子数十名朝含草村而去。奈何妖魔狡诈,弃穴而去,不知藏身于哪里,洪毅长老一行人搜寻未果只得返回宗门再作思量。”

“那后来呢?”夜夕见云风沉思不语,急着道。

“后来整整三年,那三只大妖了无音讯。而少华师兄闭门苦修,仅仅只用了三年便精进阴阳玄清诀第四诀!你可知道我自认为天赋虽算不得妖孽,但在宗门之中也是佼佼者,而今却在第三诀停滞不前足足两年了!”

云风一扫阴霾,眼神重新焕发神采,满是崇拜,朝夜夕道:“少华师兄三年内从未与人沟通,独来独往,众人皆当他是受了刺激变作聋哑,平日里对他呼来喝去,欺打辱骂,哪里会知道他修为如此高深。少华师兄并未与他们计较,以前未有,现在也未有。”

夜夕听到这里心里一阵酸楚,他只看到师父为人谦和,气度非凡,哪里想到他曾有过如此待遇,对师父又是心疼又是崇拜。

“你可知道少华师兄是如何瞒着所有人修到第四诀吗?”云风此时看着夜夕,笑而不语。

“莫非……”夜夕也是聪慧之人,当下有了几分猜测。

“正是我与霓虹师姐,额,还有个叫月柒柒的师妹,她与霓虹师姐便是月潇长老之女,我们从月潇师伯那听得少华师兄的身世大为震惊。正是八九岁同情心泛滥的时候,哪怕他不与搭理我们,我们也是试着去接近他。”

说罢,云风一挑眉头,有些得意道:“多亏我是男孩,胆子要大些,直接将我爹给我的储物布袋打开偷偷给了他。你可是不知道,为了这个布袋,那天我被我爹揍得有多惨,只怕整座山都能听见我的哭喊,事后月柒柒两姐妹都夸我够义气,没将布袋之事说出来。”

夜夕听得一阵好笑,暗道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往自己脸上贴金,又急急催促他往下继续说。

“我那储物布袋里可是有阴阳玄清诀一到六诀,现在回想起来胆子确实有些大了。如果真出了篓子,连我爹都护不住我。再说后来,少华师兄虽还是未和我们说话,但也会偶尔对我们露出微笑,你可不知道我们有多开心。”

说到这里,云风突地兴奋起来,涕沫横飞,手脚并舞。

“我到现在都还清楚记得,那次三宗齐聚太清,暗自较劲,让座下真传弟子比武论道。武玄门下余之逍,余子遥。玉莲教门下姝紫珊在比武大会上力压我太清众位真传,一时间气势喧天,竟无人能力敌!”

“就在此刻!一位太清内门弟子推开众人默默走上前,众位长老出声喝止他也不管不顾,仿佛只顾着脚下的路,缓缓地走上台静默而立。”

夜夕听得一阵澎湃,好似被拉入了那场比武,眼神里满是神往。

“那便是少华师兄!他站在高台之上毫无表情,负手而立,一身锦袍随风扬起。一时间台下变得寂静无声,三宗门人全部盯着场中。”

“仅仅十招!连败三人!其余弟子无一敢应战!何等气魄!”

云风一脸激动,随手一挥,仿佛当日是他站在台中一般。

“一战成名!当下三宗何人不识商少华!”

云风许是讲得有些累了,盘腿坐到草坪上,夜夕也还未回过神来,呆呆地靠着他坐下。

“那战以后,掌教青玄真人破例决定收他为徒,传给他绝品灵器游吟白龙剑。就这样不知过了几月,屠含草村的三只大妖见风声已过,又蠢蠢欲动出世作乱。少华师兄独自御空而去,在那大妖出没处苦苦寻觅数月,终是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

“一人一剑!浴血奋战!待宗门弟子赶到,三只大妖及座下小妖悉数被灭,少华师兄独自坐在血泊中时而哭泣,时而大笑,一连坐了数天,最终御剑而起不知所踪!”

夜夕听得一阵心神摇晃,暗自沉吟道。

莫道少年好风光,

手持游吟身作龙。

化为惊雷平地起,

仙雾消散已成踪!

“待少华师兄再回宗门之时宛如换了一个人,温文尔雅,出尘不染。”云风摇摇头叹道。

“那……那岂不是现在师父一个亲人也没了?”夜夕心中一阵难过,喃喃说道。

“谁说的?”云风听到此话轻轻一笑。“我不就是他亲人吗?霓虹师姐不就是他亲人吗?还有你这个徒儿和整个太清宗可都是他亲人啊。”

夜夕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对啊,我们都是他的亲人……”

两个少年坐在草坪上不知在想什么,一时间默不作声。一阵山风轻柔刮过,将薄雾吹散开来,卷起几片残叶向空中盘旋,飘去……

 

 

 

10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