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咣!

门一下子就开了。

陈彬那个不长眼的,噗通一下跪在我面前,后面还跟着我派的两个助理。

“祖宗……求你饶了我吧!”陈彬带着哭腔嚎了一嗓子,吓得我躲到了白峰的后面。

“你什么意思你!”我从白峰的肩膀上露出半张脸。

“这是什么厨神大赛啊,那齐大芳用厨神称呼她都屈才,她是在地府给阎罗王做饭吧?”陈彬抱住白峰的腿嚎啕大哭,伤心的不要不要的。

本来我计划的挺好的,让陈彬当总评委,另外两个助理就是初级评委,然后随便吃吃菜,就说齐大芳赢了就行了,但是我没想到,陈彬那货非要搞什么创新菜,这下好了,齐大芳发挥了超高水平。

“第一道,酸奶芝麻酱拌苦瓜。”陈彬喝了一口水,“我默默的忍了,其实也就是味道怪点,还算挺清爽的。”

“第二道,糖醋里脊。”陈彬继续说。

“等会,糖醋里脊不是正常菜吗?”我插嘴。

陈彬斜我一眼,眼神充满愤恨。

“齐大芳把买来的肥肉切成一段一段,然后用牛奶啤酒可乐和面糊,是有点怪,但是作为一个肯创新的厨子,我觉得其实也是可以尝试的,然后就是第一遍过油,过完了油,哗,一大盆子鸡汤倒进去开始煮,煮的天昏地黑之后倒入了腐乳汁,一把韭菜,两把蒜,放糖,放醋,放辣椒酱,然后就开始熬,一直熬的跟芝麻糊一样……”

“……后来呢?”白峰按住陈彬。

“……我全吃了,呜呜呜……”陈彬拉着白峰的手痛哭流涕。

“然后陈老板就不行了,我们只能替陈老板尝甜品。”助理A说。

“甜品是炸香蕉,我本来想着,炸香蕉总不会有错误吧,裹上面一炸。”助理B说,“然后我就看见,就看见齐大芳从一罐子里拿出了香蕉,用泡椒泡着的……”

“后来……我没敢看……反正香蕉是炸了,裹着面炸的,刷了一层厚厚的番茄酱,然后在白糖里面一滚……”助理A捂着嘴,“对不起白总,我想吐……”然后助理B扶着他出去了。

办公室里面是死一样的沉默。

“那个,齐大芳还挺有创意,哈?”我觉得现在的空间太诡异了,所以只好找话打破沉寂。

……

陈彬转过来深深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可明天就是决赛了呀!咱要不再忍一天?”我给陈彬又倒了杯水,“你想想吕兰,想想胜利。”

“我觉得我今天都过不去了……”陈彬泪流满面地看了我俩一眼,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就这么着,陈彬带着满腹埋怨嘴残志坚地撑到了决赛,在奖杯交给齐大芳的那一刻,陈彬默默无语两眼泪,吴黛妈妈和群众们也是一脸感动。

陈彬说:我再也不浪了,齐大芳一定是老天来惩罚我过去的放荡的。

吴黛妈妈说:可熬过来了,昧着良心给齐大芳投了那么多的票,阿弥陀佛。

群众A说:比赛的时候齐大芳从我这拿走了材料,我可一声没敢吭啊。

群众B说:齐大芳做菜那锅是打我家借的,等比赛完了我就把锅送给她,祝贺她得冠军。

群众C说:我再也不数落我儿媳妇不会做菜了,起码她没想弄死我,好么,这吃了不死也得掉层皮。

 

比赛结束后我马上安排了市里最好的体检中心,然后让阳阳通知他们今天过来,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就差齐大芳和赵维闪亮登场了。

“这齐大芳怎么还不来?”我在体检中心门口的车里急的不行,她不会不来了吧,不对啊,有这等便宜齐大芳为什么不来呢?难道我有破绽?没有啊……

我正瞎琢磨呢,就看见郝莎莎自己摇着轮椅从里面出来,站,哦不,坐在太阳下面。

靠!她居然在这里体检!真丧气!

我使劲翻着白眼,但是却不由自主地看着郝莎莎在那里呆着,晒的满头大汗就差流油了。其实我还挺喜欢看她晒的跟非洲鸡一样黑的,可是谁叫我心善呢?

我推门下车走了过去。

郝莎莎的轮椅被一块石头卡着,她又够不到,只好就这么晒着。虽然现在天还不是特热,但是这样晒下去郝莎莎估计能脱一层皮,于是我弯腰去帮她把石头拿走。

“谢谢啊……怎么是你?”郝莎莎一开始低着头没看见我,还算是挺懂礼貌的,不过看见我之后她就梗上了脖子。

“你自己在我眼前晃,怪我咯?”我转到她后面推起轮椅。

“干什么!放手!别动我!”郝莎莎一手死死抓着轮椅轮子,一手还挣扎想来挠我。

“我告诉你啊,摔在地上我可不管你!”我掰开她的手,“别以为我跟你一样,我不过是看你晒着觉得可怜而已,马路上看见乞丐我都给钱的!”

她铁青着脸看着我,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却乖乖地放了手,让我好推她到阴凉地方去。

“我要跟商轶结婚了!”到了阴凉地儿,郝莎莎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恭喜,到时候记得给我送请柬。”我心里猛地一抖,表面上却什么都没表示,我知道她也就是说说,商轶要结婚的话早就结了。她要是知道瘫成这样了都没真正的换来商轶会怎么样?她要是知道商轶大前天还跟我在私会所……我应该很爽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有点同情郝莎莎了。

“方师,齐大芳来了。”阳阳的电话。

“好,我马上过去。”我把郝莎莎的轮椅固定好,确认来车不会碰到她才离开。

快到体检中心把你那祖宗带回去!我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Allen发信息。

“你好,请坐。”我戴着口罩招呼赵维坐下。

“这是抽血吗?抽血我得叫我妈,我一人害怕。”赵维长得还不错,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就是有点紧张,好像个小学生一样。

“不抽血。”我假模假式地拿着听筒比划,然后叫赵维跟我进到里面检查别的。

里间坐的是吕兰和阳阳,赵维看见她们就打算跑。

“哎,别跑啊,坐下我们聊聊。”我堵住门,摘掉口罩。

“你们要干嘛,我告诉你我妈在外面呢!”赵维上来就想推我。

“你想干什么?你妈在外面又怎么样,现在她忙着拍CT没有空搭理你!”看到这种妈宝就烦,我跟吓唬邻居小孩一样吓唬了赵维一句,他呆了一下,居然真乖乖坐下了。

“吕兰女士委托我进行婚姻调解,她希望结束和你的婚姻关系,并希望您能将房产转回吕兰女士名下,另外你曾向吕兰女士借款40万,我们希望在友好和平的情况下处理这件事情,所以请你在一周内给我答复,否则吕兰女士将提起法律程序。”

“赵先生?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吧?”我看过去发现赵维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我简直是在对着一块木头说话。

“……”他看着地上不说话。

“方师,他就这样,一害怕就不说话。”吕兰朝我笑笑。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像突然打开了开关一样,赵维嗷的一声蹿起来,吓得我们都傻了。

咣咣咣!开门!

咣咣咣!给老娘开门!

咣咣咣!别想欺负我儿子!开门!

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齐大芳正在使劲砸门,实在是没办法,我只好让阳阳先带走吕兰,然后硬着头皮去开门。

“要死啊!欺负我儿!”齐大芳上来就给我推了一个跟头。

“妈!”赵维紧紧抱着齐大芳开始哭。

趁着混乱我忙爬起来跑了,一口气都不带停的,一路小跑蹿上了车,然后喊司机快开。

 

“哎呦哎呦哎呦……痛……”我趴在沙发上大呼小叫的。

“忍着点,现在不把淤血揉开,一会你更痛。”白峰正按着我的背使劲地揉。

从体检医院跑回公司的时候我还没啥事,后来在办公室越呆背越痛,都快站不起来了,只好让白峰来帮我看看,他说我背上有好大一块淤青。

“早说叫你把吕兰的事给别人做,就是不听。”白峰特别的不高兴,“你自己数,弄伤几次了!”

“这是意外嘛……”我抱着靠垫眼泪汪汪的。

“吕兰案搞完你给我去内勤,再不许出去了!”白峰丢下这样一句话就出去了,然后一天都没搭理我。

36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