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楼外车马人流始终络绎不绝,断肠楼内人来人往仍旧挨肩接踵,转眼间,便迎来了大暑天气,天气已经炎热到受不住了,隽升决定关门谢客一个月。

在屋里头,他将如此想法跟飞沉讲了,飞沉很是惊讶,他虽近来多有疲惫,然而是知道断肠的死规矩的,断肠的死规矩就是:冶荡万状,昼夜不息。

而且他们都晓得,楼主之所以定下这样的死规矩,是因为想要赚最多的金子,他想要将这世上所有的金子都赚来。

隽升只是沉默,他拎起桌上的羊脂玉壶,往好看的琥珀杯子里倒了些白水,安静喝了。他看出大家最近已经陷入极度疲惫的状态,半年多过去了,虽然每晚也算不上累,但长期如此下来,虽有食补药补源源不断地供应,但日日如此耗精,任谁都会有些经受不住。

但他没告诉飞沉这些,飞沉只觉得他是个无情的人,天底下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无情的人,那就让飞沉觉得他是个无情的人罢,如此也好。

他向飞沉解释道,大家热得难过,自己的银钱也就不太好赚,磨刀不误砍柴工,等过了这个难熬的夏季,初秋继续开张也可。

飞沉点了点头,不知他是同自己商量还是单纯地告诉自己,但竟然有些商量的语气。隽升只是觉得自己太难熬了,再不停一下,他自己本身可能就会出现什么问题。

于是就这样定下来,隽升决定于六月十五那晚,举行一场盛大的“消暑庆典”,在这场“消暑庆典”结束后,第二日一早,便正式关门。于是散布消息出去。

客人们感到很是惶恐,尤其是常客,一时间全慌了神,他们觉得没有断肠,简直是要了自己的命了,于是纷纷再次投金掷银,要求买下某少年的未来某晚。

隽升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效果。

其实,每月的初十五都是个重要的日子,月圆之夜。因为,去年深秋开张也是在九月十五。正式贴出布告的日子,是在六月初三日,于是,剩下的这十二日更是价格飙升,简直可以算得上天价中的天价了!

 

隽升乐了,答应给少年们更多些抽成,少年主子们,也便更加尽心尽力,可以说是竭尽心力,不遗余力。客人的要求全都腆着笑脸答应,客人的需求必定要做到最前头。

这日转眼便到了六月初十五日的庆典之夜,司楼带着小厮们只用了一个白日的时间,便把整座楼的边边角角重新打扫一新,一尘不染,最细的地方都是用最好的狼毫毛笔当做刷子刷出的,便开始张灯结彩,红布不是普通的红布,是一个月前从全世界最好的绸缎庄——苏州的织锦缎庄订做的,而不是用的现成的。

他们用了全世界最好的工匠,织出全世界最好的绸缎,用了全世界最好的染料,红艳欲滴的红色绸缎,鲜翠欲滴的绿色绸缎,鲜艳光明的黄色绸缎,温暖可爱的粉色绸缎,高贵华丽的紫色绸缎等各色各样,不再赘述。

绸缎中甚至拿金线仔细绣上了不同的暗花——隽升从来都不小气,这也是他想到并提出的。

于是,整座九层的断肠楼内,被以红色粉色绸缎为主的各色绸缎装饰一新,绸缎做成的绣球花与鲜玫瑰花做成的绣球花也绝不少一个,一楼大堂中的戏台子被气味浓郁的百合与玫瑰交缠布置,绝不抢了台上人的戏份。

一楼大堂内四十九张圆桌,有三张竟然是沉香木制成的,要知道沉香木可是论钱卖(一钱=3g),并且这好的沉香木是比黄金都贵。余下的那四十六张,也都是全国最好的紫檀木制成的,仍旧是彩绘描金,金镂玉刻。

这三张沉香木桌是固定包桌——无论你有几个人,只要你出了包桌的银钱,便可包下整张桌子,别人不再能坐。平日包桌价格较低,是四十两黄金/桌。今日是特殊价格,黄金一百二十两。

剩下的桌可包桌,也可卖座,平日是三百两纹银一桌,五十两纹银一座;今日是一千两纹银/桌,二百六十八两纹银/座。

而其它地方,也是有位置的,如二层楼上有十六间VIP专用室。它们之间不仅只有一堵墙,而是被隔得很远,所以相互之间也绝不会出现“隔墙有耳”的情况的。

面积不大,仅能容一张小桌与两把椅子,但有幕帘,有人专门在远处看管不容别人靠近,也是私密度极佳的,不想看戏了,也适宜合上沉香木做成的推拉门,商榷机密要是。

这十六间最高档雅间黄金一百二十八两/间。

 

隽升让司膳准备了最佳的山东胶州的黄牛二十头、大兴的野生梅花鹿、北京的圈养鸭子、东北的野鸡,辽东半岛的海参与虾蟹、藏区的新鲜松茸、各样稀罕菌类、白米黑米黄米红米紫米皆是最好的大米,蒙古的生牛乳,蔬菜有茭白、鲜藕、叶芹、芦笋、秋葵、蛇瓜、豇豆、蕨菜、苦苣、佛手瓜、鸡毛菜等等时令非时令的鲜蔬。

酒水有放了二十八年的女儿红,酿了七年的梅子青,搁置九年的竹叶青;还有葡萄美酒、寒潭滴萃、扶头美酒、古井贡酒;梨花落、桃花醉、桂花酿、秋露白;即墨老酒,绍兴老酒,紫金泉水,蓬莱雪醅水;最后还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不晓得究竟放了多少世代的酒,暗地里都叫他做“琼浆玉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s:承蒙各位厚爱,抱拳感谢。

14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