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车厢不大,一钻进去顿时感到一股暖意,身上都不那么抖了。那女子忙不迭掏出帕子替我掸拭掉身上头上的雪花,然后又转身张罗起来。

就在她转开身的一瞬间,我看到了车内还有一人,一身赭色的锦袍,外罩月白镶毛的马甲,手里握着一卷书,正看着我笑。

“好像每次遇着,你都很狼狈。”

我实实在在后悔上车了。

早知道车上是他,我宁可趁着风雪跑开,也好过让他见到我这般光景。

他这话真是一点儿也不假,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确总很狼狈。

第一次见他,我和白启被撞倒在地,东西散得到处都是。

第二次见他,我在庙里迷路,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第三次见他,我在屏风后面偷看,被他抓个正着。

第四次见他,我在漫天大雪里落魄奔走……

真是除了狼狈,就是狼狈。

就这会儿功夫,那女子已经不知从哪儿翻出了一件披风,兜头将我包裹了起来。

“幸好出门的时候顺手带了这么一件出来,赶紧裹上先暖暖,若是冻坏了可怎么了得。”

那女子说话好像崩豆子一样,说话的时候手也不停,三两下将我按在车里坐好,然后用披风裹得粽子一般,转身将角落里小桌上摆着的茶暖揭开,从里面端出一个茶盅来,塞进我手里。整个流程干脆利落,雷厉风行。

“这杯参茶还热着,你赶紧喝了,好歹去去寒气。等到了我们宅子里再洗个热水澡,我让人给你熬浓浓的姜汤才好。”

说完,不等我反应,她又反手在车厢上用力拍了几下,吆喝道:

“平安,走快些!”

外面模模糊糊传来答应的声音,车厢晃了晃,似乎走得快了起来。那女子满意地一笑,转头看我还在捧着那茶盅发愣,立刻又皱起了眉:

“还愣什么呢?可不是被冻傻了不成?快把参茶喝了,仔细风寒入体!”

我正被她那爽利的作风唬得一愣一愣的,忽听得这么一嗓子,吓了一跳,反射地将参茶送进嘴里,却又引来一番大呼小叫。

“哎哟,我叫你喝,你也慢着点儿啊!仔细烫着!”

我被她念叨得两耳嗡嗡直响,突然就听旁边有人噗嗤一笑。

“呵呵,碧月,平日里就跟你说,女孩子要稳重些才好,你不听,老这么蝎蝎螫螫的,可不把人家吓着了?”

“我的少爷,您这话说得可风凉了。奴婢这还不因为是您请进来的娇客,才这么殷勤招呼嘛!您巴巴地停车让我把人家请上来了,难不成让人这么湿淋淋地坐着?这可不是个礼数了。”

那碧月嘴里叫着纳兰少爷,可却没见多尊重,嘴里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纳兰却也不恼,笑眯眯地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我,很是悠然的样子。

就在碧月的啰唣间,马车停了,早有人过来掀起车帘子接纳兰下车,碧月却只管吆喝着人去准备热水姜汤,竟是一门心思地照顾我。

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又被碧月灌下去一大碗热辣辣的姜汤,我精神顿时好了很多。

受了人家的关照,总要去道声谢。

碧月把我引到书房门口,便不再往前,只让我自己进去,说她家公子正等我。

轻轻敲了两下门板,我推门进去,就看纳兰正端坐书桌前,见我进来,便放下了手中的书。

“我问了管家才知道,原来你们家的庄子也在这附近,现他已经打发人去报信儿了。”

“多谢纳兰公子。”

我忙低头行礼道谢,想起方才的狼狈模样,脸上顿时一阵烧烫。

有的人,就是有那种本事,让人如沐春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我便已经忘了先前的尴尬,很放松的和他侃侃而谈。

这时才知道,原来这里竟有他家的一个别墅,离我家的庄子不过几里地。他是来这乡间静读的,准备参加今年的春闱。

单调的乡间生活,一下子因为他而显得多彩起来。

他本就文采卓绝,这会试根本不在话下,来这里读书,不过是厌烦了京城里的人事往来,过来躲个清净。是以每日虽也读书,更多的倒是陪着我四处乱转。

那大约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日子了,我给他讲阿尔泰和白启的糗事,他跟我说平日里的一些见闻,旁边还有个碧月插科打诨。

碧月是纳兰奶娘的女儿,从小就在他身边儿,两人之间倒是不拘束。我也很是喜欢她那爽利的脾性,一来二去竟成了朋友。我和她两个变着法儿地想怎么玩儿,拉着穿长袍的翩翩书生堆雪人儿滑冰犁,漫山遍野跑得不亦乐乎。

在京城家里的时候,额娘总是提醒着我要有规矩,坐卧行走都需有分寸,很是拘束。如今到了乡间,没人管束我,这些日子又总和碧月那泼辣丫头混在一起,照纳兰的话说,我“学了她的几分匪气”。

“这如何是我教的?不都说什么本性难移,我碧月的本事再大,也不能把只兔子教成老虎不是?”

碧月不服气,脚上的冰刀在冰面上磕了两下,撇着嘴强辩。我听她这话,不乐意了:

“你才是老虎呢!”

你是母老虎!

“嗯,对,你不是老虎,你是小猪嘛!”

碧月仗着比我大三岁,个子也比我高了半个头,越发欺负我,手指头在我鼻子上点了又点。偏我穿着冰鞋,又不会滑冰,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只好任她蹂躏。

“瞧这圆滚滚的,怎么看都像得很!哟!这小嘴儿撅的,这下就更像了!少爷,以后咱们就叫她小猪得了。”

今儿碧月嚷嚷着要到河面上溜冰。我从没穿过冰刀,生怕摔在冰面上疼,兼又怕冷,是以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袄子,被她这么一说,还真是……

“胡闹,她没滑过冰,你不好生护着她,倒来欺负她。”

纳兰笑骂她一句,便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他不穿冰鞋,在冰面上却走得极稳当,真真是如履平地。

“啧啧,我不过白说一句,少爷就心疼了?罢了,罢了,我还是躲得远远儿的好些,省得碍眼!”

说着话,那丫头竟朝我身上一推,自己借力倒着滑了出去。

我被她推得也朝后倒,却不像她那般知道控制,顿时自己吓得慌了神。正手忙脚乱,背后却伸过来一双手,将我扶住了。

“哈哈,小猪儿,怕什么?有我家英明神武的少爷在,岂会让你摔着?”

身后的热气烧得我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烫,不远处,碧月一边在冰面滑着各种花样,一边朝我打趣儿。

“你……你才是小猪!”

我脸上滚烫烫的,脑子也不灵光了,只会笨笨地回嘴,自然斗不过那伶牙俐齿的丫头。

“你不愿意叫小猪,那倒是说说,想叫什么?”

碧月蝴蝶一样在我面前滑来滑去,忽左忽右的闪动。

“不过以我看,我怎么叫你倒是无所谓的,只是,你想我家少爷怎么叫你什么才好?”

我被她狭促得满脸通红:

“你这话好没道理,他怎么叫,我如何做得主。横竖不准你再乱叫我!”

“少爷,你可听见了?别说碧月不帮你,要怎么叫她,您自己做主!”

碧月大笑着,轻飘飘的飞远了。我羞窘难当,却因在冰上,有心跑开却寸步难行,越发尴尬。

“宛宛。”

他突然出声,将我转过去面对他,抬手将我滑落在腮边的一缕鬓发顺到耳后:

“那我以后叫你宛宛,可好?”

我抬头,看着他笑眯眯的眼,却是说不出话来。

好,怎么不好?以后只有你可以叫我宛宛,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宛宛,这样,多好。

 

 

3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