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在一片沉寂的气氛中进行,我一直思考着饭前小酒会中胡维达所说的那些事情,思绪一直没有停下,因此也没什么胃口。倒是许明远一直保持着一种亢奋状态,时刻提醒着胡维达在晚餐结束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由于大雾的侵袭,金环岛已经和外界隔绝了一切交通联系,好在岛上自行储备了不少淡水和食物,因此生活倒不是太大的问题。就在此时,在不远的仔蛙岛上,一个功能强大的淡水房正按每天数吨的数量源源不断地产生着淡水,这些淡水通过庞大的海底管道供给到金环岛。只是现在窗外无甚景色可言,在迷蒙的大雾中,看不到海岛月色下的婆娑树影,更不要说什么情调和感觉了。

胡维达闷声不响吃着不算丰盛的晚餐,刚才我分明看到阿飞走进303室招呼大家用晚餐时,眼中对胡维达的那种愠怒,但说不清是什么原因,这份愠怒忽然就转嫁到了李小末身上,临走时阿飞那恶狠狠地一瞪仿佛深刻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难道阿飞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带着种种疑问和对胡维达所述事件的猜忌,我匆忙吃完了晚餐,正准备回到二楼的房间继续研究手稿,这时我听到常俊在一旁说道:

“喂,肖南,别急着走呀,下午的故事还没听完呢!”他嘴里还咀嚼着剩余的饭菜,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嗯对,别走呀,等会还有好戏上演呢。”许明远也跟在后面说道,我甚至觉得他的兴致比常俊还高。这家伙虽然倒腾出了一个实业公司,没想到骨子里还是那副十处打锣九处有他的干劲,典型的凑热闹分子。

“唔……那些故事还是等明天白天找机会再说吧,如果大家那时还没有事情做。”我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其实我不得不承认,那些神秘的故事似乎对我存在一定程度的诱惑。我在说这句话时特意盯了一眼阿飞的表情,只见阿飞仍旧低着头扒拉着自己盘中的美食,似乎没有听到我们的对话。

见我没有离去的意思,常俊得意地对胡维达说道:“怎么样阿达,晚上咱们继续?就在旁边的会客室里?”

“都是些杜撰的东西,谁知道有多大的可信度呢,这你们也感兴趣……”胡维达此刻刚刚喝完最后一口汤,咂着嘴巴说道,似乎在试探众人的反应。

“当然,我对这些奇怪的事最有兴趣了,不行,晚上不听完这些故事我可睡不好觉。”魏雨晨忽然说道,看来今天下午的几个听众都被胡维达的故事吸引了,只是其中的我事出有因。我侧脸朝魏雨晨看去,只见她面色中也透露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兴奋感。

胡维达说的那些事,和顾命生试图通过笔端告诉我的太雷同了,我甚至怀疑老顾如果尚在人世的话,一定会在《遗船》的后半部分讲到今天下午我听到的这些事情。此刻夜色已经异常浓重,远离大陆的海岛夜晚比陆地更深沉,虽然现在还不到8点,但四周已经是一片寂静,唯有一阵阵似有似无的涛声相伴,窗口时不时飘进一缕浓雾化作的烟尘。明黄色的吊灯将室内照射得有几分暖意,大家都在等待着晚餐的结束,连下午没有参与小酒会的胥斌、郁唯紫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阿飞讪笑着,看似无法挽回这一局面,倒是李小末一直低眉顺眼地看着阿飞的反应,随着更多人对胡维达投去期待的目光,看来今晚这个“诡异故事会”是势在必行了。

晚餐结束后,阿飞和李小末匆匆收拾了餐具,我和常俊则来到地下一层的酒窖里搬出陈年的葡萄酒,魏雨晨和顾雯雯则榨好了新鲜的芒果汁,大家三三两两地聚集到一起,搬好沙发拼成一个半圈,等到阿飞和李小末在厨房收拾完餐具后,墙上的老挂钟刚好敲过十响。

胡维达嘬了一小口红酒,趁着众人都到齐的时候正准备开讲,忽然室内一片漆黑。

停电了。

就在所有人刚好聚集到一起的当口,山庄里忽然断了电。这一次停电有些突如其来,然后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抱怨声、惊讶声不绝于耳。

“靠,不会吧,这么巧!”许明远尖着嗓子在我身后抱怨道。

“哎呀,真没意思,还没开始就没电了。”黑暗中我听到魏雨晨在抱怨。

紧接着顾雯雯一如既往地发出了惯有的责怪:“你们这个摄制组,真的太次了,先是下大雾,现在好了,停电了,你们还想怎么着?”

接着我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大约是李小末离开座位去寻找电筒之类的,接着传出了阿飞抱歉的声音:“真对不起大家,大概是仔蛙岛那边的配电房出了问题,只能等明天一大早去那边维修一下了。今晚大家只好将就一下……”

片刻后李小末拿来了一个烛架和蜡烛,同时一缕强光忽然出现在人群中,原来是牛贲随身携带的强光手电,想不到他神经兮兮的一天到晚带着这把手电,居然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在李小末点燃蜡烛的当口,我问道:“岛上的电力系统不在附近吗?”

“主要的供电系统在仔蛙岛,山庄这边有一组小型发电机,我们登岛之前出了一些问题,目前只能供应每个楼层的监控摄像……”

“啊,都这样了,你们还想着要监视我们呀!”顾雯雯有些尖锐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众人的耳鼓。

“其实就只有监控可以使用,因为后勤组没能登岛,大部分器材都没到位,包括备用的电机组。还有个问题,这次停电如果是仔蛙岛那边的配电房出了问题,那么淡水房的机器应该也停了,所以,请大家今晚暂时节约一下用水。”阿飞悻悻地说道,摇曳的烛火中,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似乎对这次拍摄活动有些失望。

“哼!”顾雯雯又发出了一声不满的闷哼。“这下可好了,连水也给我们断掉了!”

在蜡烛发出的阵阵摇晃的光线中,我感到室外始终有一些光源,在阿飞向众人解释的中途我站起身来看了一下,透过餐室的窗户,隐约能看到几束若隐若现的光芒。

“那是金环岛外围的强光航标,”李小末似乎看到了我的疑问,向我解释道:“外围的海域暗礁太多,所以在很多年以前海事部门就设立了这些航标,在黑夜里能穿透浓雾。”

“唔,谢谢,其实我就是有点好奇……”我略有尴尬地解释道。

既然停电了,漫漫长夜大家也少了很多娱乐活动,在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郁唯紫建议下,我们一致通过:让胡维达继续把故事讲完,算算时间正好够得上大家的休息时间,也算是为停电找一个乐子。我们在一片烛光中开始了金环岛第一夜的故事会。

 

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