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商轶那边了解到的情况也差不多是这样的,齐大芳大包大揽了赵维的全部,因为无论赵维干什么齐大芳都不放心,要不是公司不让,齐大芳恨不得跟着儿子上班去。每天早上都是齐大芳把儿子从床上抱起来,你没听错,是抱,就像抱小baby那样,然后给赵维穿衣服,擦脸,挤牙膏再去叠被,叠完赵维也刷好牙了,就坐在桌前吃着齐大芳做的早点,吃完上班。中午他是不订饭的,齐大芳给送,偶尔的下午齐大芳还会专门过去一趟送点水果什么的当下午茶。

但是人嘛,到了一定岁数总是有点力不从心的,齐大芳开始给儿子找对象了,先从邻居下手,问了几家都说高攀不起,其实哪是高攀不起,谁敢啊,把闺女嫁给赵维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身边实在是没有,齐大芳只好上公园,一开始还有姑娘来相亲,后来也没人了,急的齐大芳团团转,在看电视的时候看见了征婚网站的广告跟捡了金元宝一样,齐大芳从汉语拼音学起,愣是在半个月内突击成功,在相亲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替赵维跟姑娘们聊,然后就碰上了倒霉的吕兰。

“这齐大芳真有一套啊……”我看完资料不得不佩服齐大芳,说实在的当妈到她这个份上也挺让人佩服的,但是欺负人就不对了。

“你在看什么?”我身后突然出现了白峰的声音。

“怎怎么这么早你就……”我赶忙把电脑合上。

“难怪,今天阳阳突然自告奋勇地跑来跟我说,她整理出来吕兰和赵维是怎么认识的,特意给我,原来背后有军师啊。”白峰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你听我解释,我是觉得你每天觉都睡不好,所以想帮你分担下……”我抓着白峰的手抖,其实光是吕兰的事还不至于让他这么在意,只是商轶出现了,他才这样紧张暴躁,归根结底都是我的缘故。

“到卧室去,今天不许出来,我不想看见你。”白峰甩开我走了。

 

莉莉狐:然后呢?

晓晓喵:没然后……我还在卧室没敢出去过……

我一边缩在床上害怕一边在微信群里寻求解救的办法。

黛黛:不然你出去看看?

晓晓喵:不敢……我好饿……可白峰不许我出去,嘤嘤嘤。

半夜12点我在胡思乱想和饥饿中昏睡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捆在凳子上,白峰在一旁磨刀,磨的铮铮响,我张了张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最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了。”白峰看我一眼。

“不听话的人就应该炖了。”他支起来一个大锅,拿着萝卜在锅边削。

不不不,不要,不要炖了我,求求你了!

我坐在旁边哭又挣不开绳子。

“哦,对,上个定时器,等响了水就开了,然后把你下锅。”他拍了拍脑门站起来,把一个定时器放到我的眼前。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这定时器不准!

我眼看着白峰转了半圈,但是那东西立马就响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喂。”白峰拍了我一下。

“哇!不要炖了呀!我不敢了!不要炖了我!”我一下坐起来捂着脑袋叫,吓了他一跳。

“我炖你干什么……快起来上班去。”

“哎?上班?我不是在休假反省么?”我傻呆呆地看着他。

“你有一天反省过吗?”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反正你精力这么旺盛,那就提前上班,做我的助理,工资也是助理级的,这就是蔑视领导的惩罚。”

“过来。”出门之前白峰把我拉过去,然后把一枚胸针别在我的身上,“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知道。”我想了又想,什么都没想起来。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一周年啊。”白峰捏捏我的脸,把我拉到他怀里,“晚上我们出去吃吧,庆祝下。”

时间过得好快,短短的一年飞快就过去了,我靠着他想,如果一年前我不来面试,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是不是不会这么痛苦?

 

“方师方师,你来了?”阳阳看见我来赶快跑来。

“那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照例推开办公室的门。

“这几天白总脾气可不好了,逮谁骂谁,还好你回来,以后就不会骂我们了。”阳阳满心欢喜。

“你这话说的,不骂你们就剩骂我了么……”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老板娘回来了老板心情肯定会好呀。”阳阳抱住我的肩膀晃。

“别胡说。我现在跟你一样,是助理。”唉,我好不容易爬到了方师,白峰一句话就给打回原形了,现在在吕兰案里,我只是他助理,一个恍惚就好像我又回了以前。

那时候我没办公室,就在外面的大办公区,可羡慕在独立会议室的人,每天就想着自己一天能做到那个位置,可惜我没想到来到这里要付出那么痛的代价,痛的死去活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咦,好漂亮的胸针啊,白总送的?”阳阳看着我的胸针特别羡慕。

“是啊,你快去忙吧,中午我们一起吃饭。”我看着阳阳出去,脑子里面想的却是白峰今早在上班路上跟我说的话,他说:你越来越不听话。

坐下之后我把胸针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遍,能抠的动的地方都抠了下,还是不放心又拍了很多照片发给你了商轶,然后静静地等着商轶的回复一直到了晚上。

“晓晓,你的电话,Allen的。”白峰把电话递给我就去洗澡了。

“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我咬着牙跟商轶说。

“胸针没问题,我是怕你害怕早点告诉你。”商轶用变声器说的女声老让我又紧张又想笑。“哦,那个董雯雯你跟进了多少?”我看着浴室方向小声问。

“没多少,我这边就没有人知道还有董雯雯,喂,我这么帮你,你要不要出来好好报答我一下?”商轶的声音突然变回来了。

“看来你老板不在家啊。”我蜷在床上突然特别的想念那家私会所。

“我在天台上,好想你。”他的声音总是让我很向往。

“嗯,我也是……”我坐在床上关掉大灯,只留了一盏小小的壁灯,一圈圈的光晕就慢慢的散开,有点累。我看着旁边点着的薰衣草香,那是给白峰买的,最近他总是睡不好,人都憔悴了。

听着商轶的声音,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有人从我手里拿走了电话,然后关上灯,紧紧地抱着我,一时的恍惚我居然以为这是跟商轶在一起,白峰突然发出的轻轻的鼾声让我清醒,然后开始害怕……不知道担心了多久,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梦见自己突然喘不了气了,衣领变的特别特别的小,死死地卡着我的脖子让我不能呼吸,努力的睁开眼睛,我发现白峰正死死地掐着我的脖子……

18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