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咳咳。

第二天我坐在银行里面,止不住的咳,太可怕了,昨天差点叫白峰活活给掐死了。大半夜的我拼命挣扎了好久,才弄醒了白峰,他也吓坏了,全身都是冷汗的跟我道歉。

莫非他是梦见商轶了?打算活活掐死他?还是他知道了什么想掐死我?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就有点怕……

“唉……这个倒霉的女人。”我拿着一叠银行卡记录给白峰,“你看看吧,她借给赵维的钱全是取出来再给的,完全没有转账记录,我们没办法要求他还钱,没有证据。”

“房产呢?”白峰翻着那一叠废纸一样的东西。

“手续没有漏洞。现在吕兰的房产是与赵维共有的。赵维家老房一直在齐大芳名下,没有赵维的名字。”我把椅子向后靠去,心里极其不爽,怎么能这样呢,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们得找其他的突破点,你有什么想法?”白峰用手里的笔敲着桌子。

“前女友。”我假装灵机一动。“体检报告上面显示,赵维是先天没有生育能力,如果孩子不是赵维的呢?我之前私下调查过董雯雯,以她的整个生活和工作的环境来说,她有乱搞的可能,赵维也许就是个备胎。”我得一点点地把之前知道的说出来,不然白峰肯定会怀疑的。

“说到体检报告,这个我必须要夸你下,还知道在第一时间扫描一份,你还是很聪明的。”他伸手拍了我一下。

“你教我的嘛,那我就想办法约下董雯雯,看看能不能问出来点什么。”我走了出去。

 

当天下午我本来是想带着白峰去找董雯雯,让她把那事再仔仔细细的说一遍,但是商轶突然打电话来说,要求双方委托师面谈,白峰几经犹豫了之后,还是带着我去了。

“你准时的习惯一点没改,喝点什么?”商轶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助理。

“不必了,你想要谈什么?”白峰直接走过去坐下了,看见商轶跟看见苍蝇一样的烦躁,我也烦躁,主要是怕白峰和商轶打起来。

“离婚咯,不然还能谈什么,其实我的委托人也不想把事情搞这么麻烦,大家好聚好散。”商轶翘着二郎腿说。

“好聚好散不是问题,财产要怎么分?”白峰看了我一眼。

我可没敢看商轶啊,我在心里默默的发誓。

“我想之前委托人的要求你知道了,但是凡事都好商量,现在我方的条件是房产归男方,共同存款一人一半。”商轶突然从桌子底下轻轻地踩了我一下。

“房子本身就是女方的!”我踢了商轶一脚之后脱口而出。

“不见得吧?我想白峰最了解现在的政策,房本已经改了,没办法了。”商轶眯起眼睛笑。

“结婚了还可能离婚,给出去的东西可以都要回来。”白峰也笑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猜猜给出去的感情能不能收回来?”商轶开始看着我,看的我心惊肉跳。

“你什么意思?”白峰手慢慢地握成了拳。

“没意思,顺嘴一说。”商轶低下头去,“如果你们坚持不退步,那只好法庭见了。”

“方晓。”白峰突然叫我。

“啊?”

“我把一份文件忘在车里了,去拿。”白峰把钥匙交给我。

文件,哪有文件……

我一直到走到了车边才发觉,根本就没有什么文件,白峰不过是想支开我,于是返身回去。

“你不要太过分了!”还没走到咖啡厅,我就听见白峰愤怒的声音。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晓晓!”商轶的声音跟鞭子一样抽在我心上。

“既然怕伤害她,为什么和郝莎莎不清不楚的离开?”白峰猛地站起来。

“为什么?”商轶抓住白峰的衣服,“你明明知道还来问我为什么?我让你照顾方晓,不是叫你趁人之危!”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白峰反手抓住商轶的手腕。

“都给我住口!”我捂着耳朵泪流满面,然后觉得整个世界都扭曲了,商轶的脸,白峰的脸在我眼前疯狂旋转。

“晓晓!”白峰走过来扶住我,商轶也伸出了手紧紧地抓着我。

“我想回家。”我甩开商轶。

“好,我们回家。”白峰握住我的手。

一路上我跟白峰都没有说话,不知道能说什么。说以前么?我真的不想提,每面对一次,就痛苦一次,有时候我宁可失忆,就当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回到家白峰把我放到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我慢慢地闭上眼睛,心里却有一根刺,一直在那边使劲地扎我,一下,两下,三下,好痛,不要扎我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白峰正坐在床边寸步不离,就好像当初一样。

“好点没?去医院看看好不好?”他扶我坐起来。

“没事了,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我抱着被子靠着他,“吕兰案办完之后我想去海边。”

“嗯,好。”白峰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

 

对不起。Allen(商轶)

刚到公司一条信息响了起来。

滚!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我打完了这些字却迟迟的没有按发送键,删除了这句话之后,就把整条信息也删掉了。

下班之前我给胡莉莉打了个电话,让她陪我去逛逛,最近我急切的需要放松。

“我一会就回家。”我抱着白峰的脖子撒娇,他刚刚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

“几点回来?”白峰放下百叶窗来吻我。

“很快,我就跟胡莉莉去商场,我妈前几天说想要一套新锅。”我也回吻着他。

“去吧,一会我去接你。”白峰把他的信用卡塞进我的钱包。

逛完街陪我吃了饭胡莉莉就走了,她说晚上在东方饭店有活动,最近搭上个律师,想玩玩。胡莉莉这人跟收集邮票似的,到处找那些不同职业的男人交往,然后每甩了一个男人就写一本书,还本本热卖,已经出了一打了。我看她能出一个全球男人实录,陈彬不过是个客串的,胡莉莉的生活现在依旧过的有滋有味。

白峰来了之后我缠着他要吃冰淇淋,他去排队买了,我就在店外面看着,然后从玻璃反光看见了商轶,他没敢过来,我和他就远远地那么看着,看到眼酸心痛……

“你真的不想再看见我了?”他打电话来。

“为什么跟他吵?”我反问回去。

“为了你,我不想他伤害你。”

“可你已经伤害我了……”我的声音开始哽咽,“最近不想看到你,我想静一静。”说完我挂断电话,白峰举着冰淇淋走了过来。

24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