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接下来的日子里,白峰对我嘘寒问暖各种呵护,商轶则每天给我发一条对不起,不过我都没搭理,收到就删掉,但他不肯罢休,没完没了的发,真是的,不回你就不要发了啊,那么拧干什么!

讨厌死了,都是他闹腾的,我觉得我都快疯了……明明他那么伤害我,但是我却死活忘不了,而且现在一到夜深人静,我就不由自主地想他,甚至做梦都是他。

 

“你是怎么忘了陈彬的?”我鬼使神差地问了吕兰这么一句。

“什么?”吕兰当时正在跟我说和赵维交往的细节。

“可能不应该这么问,但是我真的想知道,怎么去忘记一个人。”我突然想哭。

“慢慢就忘了吧,对于陈彬,我当时想既然他有真爱了,那我为什么不能看着他幸福呢?其实有句话挺俗的,喜欢的就看着他结婚生子,然后在老的时候回味。”吕兰对我笑笑。

那个瞬间,我的眼泪留下来,这是我第一次当着委托人的面痛哭流涕,哭到不能自己,吕兰是个很好的女人,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任我哭,把一盒的纸巾放到我面前。

半个小时后,我情绪终于平稳。

“对不起,我不应该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真是很抱歉。

“没事,你听过这么多故事也需要发泄的。”吕兰看着我,“其实说起来,我能理解我婆婆的,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听赵维说过小时候他妈为了他,每天推着车去很远的地方卖饭,那时候赵维就跟在后面,他妈卖饭,他帮着装盒。”

“还有这种事情?”很难想象齐大芳还有这样的一面。

“嗯,她对赵维的那种爱真的是我学不来了,有时候我觉得他妈更像他爱人,其实想想也对,自己辛辛苦苦拉扯这么大的孩子,就这样跟别人好了,以后有好东西都要先给别人才给自己,为了我赵维不是没跟她反抗过,他也为我考虑过。”

“比如?”我把本子翻到了新的一页。

 

阳阳把吕兰送走之后我站在白峰的办公室门口发呆。

吕兰说其实齐大芳也不是坏人,她只是太爱自己的儿子了,当你护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有另外一个人受到伤害。

商轶那么护着郝莎莎,是不是从一开始郝莎莎就比我重要?既然如此,为什么来惹我?正想着白峰突然打开了门。

“怎么站这里?”他吓了一跳。

“我有办法帮吕兰要回房产了,但是我没办法确定这样是不是真的好。”我低下头。

“进来说吧。”白峰握住我的手,轻轻抱了抱我。

其实他的怀抱,也很温暖。

 

然后我带着董雯雯见了吕兰。在会面之后,董雯雯当时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她说一定要帮吕兰把东西要回来。

“我只想把房子要回来,那是我父母的。我自己的钱,可以再挣没关系。”吕兰在最后对我说了她的委托。

“这些都是无线的,我们反复试验过了,设备没问题,不要紧张,自然就好,帮我这个忙,我会跟胡莉莉打招呼的。”我把话筒别在董雯雯的衣领上,又给了她无线的耳机。

“唉,我倒是不全为了这个,主要是那吕兰怪可怜的,多好一姑娘,不能人越好越倒霉不是?当年我骗赵维一把,算是对他从进校开始就磨磨叽叽缠着我恶心我的回报。这次,就当是为民除害了吧。你拜托胡编让我这次那个角色死好看点就行。”董雯雯拿起包下了车。

我其实不太赞同这样做,但是白峰说得对,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不是?

 

“方师,你的快递。”

早上一上班,前台就送来一个包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挺沉的。

这是什么?

我一打开里面就弹出来一只非常难看的毛绒熊,大饼脸眯眯眼还没脖子。

打我,熊的前衣襟上别着一张纸条。

唔,这可你说的,我上去就给了熊一拳,但是没什么反应,除了那张纸掉了下来。

用力打,纸条的背面写着三个字,这么贱的玩意我真是第一次看到,然后我抡圆了给了那熊一个大嘴巴。

“对不起!”那熊突然嗷一声吓我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声音好熟悉啊,不是商轶用了变声器的声音吗?

痛快吗?Allen(商轶)

我正纳闷呢,手机亮了起来。

滚,就你最讨厌,真烦人!我回信息的时候又揍了那熊好几下,觉得特别的解恨,痛快极了。

 

半个月后,我们带着吕兰来到约定的茶室,商轶带着齐大芳早早就在那边等了。

“这破事怎么这么麻烦呢!”齐大芳看见我们往地上啐了一口。

我就当没有看见。

“赵先生呢?”我问齐大芳。

“有我行了,你说吧。”齐大芳还是那么讨厌。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我看了白峰一眼,他对我轻点了一下头。

“那现在来说说赔偿的问题吧。”商轶起了个头,然后看着白峰。

“吕兰女士不会赔偿任何东西,也不需要赵先生来赔偿,现在她只想离婚,并且离婚后请两位搬出XX小区的房子。”白峰拿出之前写好的调解协议。

“我们搬?凭什么!那房子是我儿子的!”齐大芳估计以为白峰就是个小白脸而已,把全部火力对准白峰。

“是吗?”白峰一个杀人的眼神丢过去,我看见齐大芳明显抖了一下,“据我所知这套房子是吕兰女士个人财产。”

“胡说,这个房子现在在我儿名下!”齐大芳大手一挥指着商轶,“我问过这小子了,他说现在房子过户了,就是我儿的,你们没什么办法。”

“目前看是这样的。”商轶无语地看着齐大芳。

看来这齐大芳给商轶也折腾的够呛啊,我想。

“我告诉你吕兰,你少来这套装可怜,你嫁我家里给的嫁妆少我就不说什么,没想到你连个蛋都下不出来,还敢跟我儿闹,还找这么一堆货来闹,我告诉你,离婚可以,想分东西别想!那都是老娘的,你给我光屁股滚蛋!”齐大芳一顿连珠炮一样的话,喷的我们都插不上嘴。

“你还找人,我看你找谁,也不打听打听我齐大芳是什么人,想占我便宜,门也没有!”齐大芳越说越带劲,顺手还砸了一个杯子。

“你真的确定吗?”白峰冷冷地说。

“我不确定你确定啊!”齐大芳插着腰喊。

“这是一份公证过的离婚协议书。”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件,“麻烦你看看上面的内容。”

“什么离婚协议,别想蒙老娘!”齐大芳一把抢过去,在看了几眼之后,使劲揉了揉眼睛。

这是一份公证过的离婚协议,上面写着赵维把房子无条件地赠予吕兰,并且会配合吕兰办理一切手续。

“这,这……这是假的!”齐大芳刷刷地撕掉了手里的文件。

“没关系,你慢慢撕,复印件我这有好多,除了这些我手里还有赵先生写的借条的复印件,你们在婚姻存续期内多次一共借了吕女士40万。”白峰从我包里拿出来了其他的复印件,出来之前他让我复印了好多。

“这怎么回事!你给老娘说!”齐大芳懵了一会,把多余的复印件砸在了商轶的脸上。

“公证过的离婚协议是具有法律效应的……”商轶一脸无奈。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帮我的吗?”齐大芳急眼了。

“我是帮你,但是赵先生已经同意离婚了,我真的没办法。”商轶耸耸肩。

齐大芳愣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

“哎呀,你个兔崽子啊!”齐大芳在打完了电话之后开始哭,一边哭一边喊,“我什么都帮你想着啊,你为了个狐狸精就把老娘一辈子的心血给毁了呀!”

我看着齐大芳在哭喊突然觉得心里有点酸,她这一辈子都没吃过这样大的亏吧,扭过头看去,吕兰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圈是红的,我暗中拉了拉她的手。

齐大芳在哭了好久之后瘫坐在地上,整个人好像给抽空了一样。

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