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几句话想说。”吕兰突然站了起来,走过去扶起齐大芳,“妈,对不起我不能再照顾赵维了,房子我是真没办法留给你们,那是我父母的,钱你们可以慢慢的还,五年十年我都不在乎,我也有错误,不过还是谢谢你们这些年来的照顾,最起码一开始我们还是能在一个桌吃饭的。”

“滚!”齐大芳嚎叫着扇了吕兰一个嘴巴,打得我们也措手不及,我马上跑过去抱住吕兰。

“这样就结束了吧?”吕兰捂着脸跟我说。

“还没有呢!”董雯雯拉着赵维从后面走过来,一下子把赵维推到了齐大芳的身边。

“你怎么来了?”我诧异地拉着董雯雯。

“你个兔崽子啊!好好的房子给你作没了!谁叫你签的字!谁叫你写欠条的!”齐大芳突然冲过去给了赵维一个嘴巴,然后又朝着董雯雯扑去,“你个狐狸精,从一开始我就看你不是好东西,我家怎么招惹了你这么个东西!”

“老娘实在忍不了了!你少给我动手动脚的,谁叫你们先想着欺负人的,活该!”董雯雯战斗力出乎我意料的强悍,居然挡在了吕兰前面跟齐大芳战了个平手,“实话跟你说了吧,当初我怀的根本不是赵维的孩子,那我男朋友的,我就是想找个人给我弄点钱让我好去打胎,你那宝贝儿子根本不能生孩子,我骗你的!”

“你说什么?”赵维哆嗦着嘴唇,脸上惨白。

“我说,我骗你的!”董雯雯又把话重复了一遍,把吕兰拉到一边。

最后吕兰说想还有些话要嘱咐下赵维,要求我们先离开了,于是我跟白峰收拾好东西,商轶也开始收拾东西。临走时我回过头,看到赵维还坐在地上没起来,齐大芳披头散发的在一旁哭,一边哭一边还抓住吕兰不放,一直在说自己错了,真的错了,求吕兰回头再给赵维一次机会,吕兰也哭了,把她扶到了旁边。

“在想什么呢?”白峰拍拍我。

“突然觉得这样过日子也挺累的,他们本来可以一起好好生活的……是不是对一个人太好了,就会不由自主地去伤害另一个人?”我看着白峰说。

“别想了,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事件结束了就让它过去,别沉迷在里面,你不是齐大芳,也永远不会是吕兰。”白峰亲了亲我的脸。

“嗯……”我不再说话,看着窗外。

 

知道事情解决了,陈彬欢欣鼓舞地在离吧开了个庆祝PARTY。说是PARTY,也就他、我、白峰、吴黛这么几个人。吕兰不想看到他,没来。胡莉莉不当面跟他打一架就谢天谢地了,董雯雯有场子要赶,也没来。商轶?别闹了,他来了白峰不得气死了。

我从洗手间出来时,陈彬正把牛排,龙虾什么的往我们的桌上放,边上还有一瓶上好的红酒,他拿出来时候全是土,一看就知道是藏货。

“我的整体厨房呢!”我拍着陈彬的爪子问。

“先把医药费给我,现在想起齐大芳那菜还想吐呢。”陈彬白我一眼,转身去了厨房,“最后还有个甜品,一会给你们上。”

 

白峰示意我坐下,然后一只手抓着我,另外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来个戒指盒。

“我们也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他深深地看着我,“你一天到晚的淘气我很不踏实。”

“你这么求婚挺没诚意啊。”我笑着缩手,但是他抓得紧紧的根本抽不回来,只好任由他把戒指套在我的手上,看来这一天还是来了……

几乎是同时,一条信息发到了我的手机上:贵宾您好,您预约的全身焕活套餐安排在明天下午,预约码【DBQ2268】,届时我们将恭候您的大驾——私会所

 

在去私会所的路上,我把那枚戒指摘了下来,小心放到了包包的夹层里面,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摘下来,拿来刺激刺激商轶当做是惩罚多解恨,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舒舒服服的享受了一番以后,我窝在沙发里面翻菜单,在甜品那一栏上,我看到一行手写的小字:菠萝拿破仑,这个地方还有这种甜品?我想了想马上点了一个来尝尝。

两分钟之后有人就屁颠颠的把东西送来了,还带着外卖的冰袋呢。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商轶打开蛋糕盒子,里面的蛋糕特别的完好,一点都没碎,不知道他怎么弄过来的。这个东西很容易碎,每次白峰那么小心翼翼的买回来,也总是有些碎屑在周围。

“有人请客当然要来。”我白了他一眼没去接他手上的蛋糕,“不过你既然是道歉,就一个小点心就可以了?不用负荆请罪么?”

“负荆请罪算什么,你宰了我都行。”他把蛋糕挖下来一块送到我的嘴边。

 

“喂,他最近有没有什么不正常啊?”我在泡澡的时候,商轶把花果茶送了过来,还坐在旁边不走。

“比如噩梦,梦游,狂躁,自言自语。”

“噩梦啊……”我突然想起来白峰那天半夜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家心理诊所,你带他去看看?”商轶突然拉住我的手。

“滚!你才有病呢!”我马上用手撩了他一脸水。

他就这点最可恶,看谁都有病,我看最有病是他。

 

“这裙子怎么样?”吴黛穿着一条花裙子问我,那上面的花晃的我直眼晕。

“还行,喜欢就买。”我蔫蔫地坐在试衣间外面的沙发上发愣。

“你要不要这样啊,要不约不出来,要不跟死狗一样逮哪坐哪,你家白老板体力够好的。”吴黛白了我一眼进去换衣服了,不光她,胡莉莉也约我好几次了,我都没空搭理呢。

关键是!我也不想这样啊!

也不知道商轶那副总怎么当的,白峰一到工作日忙的要死,他就闲的像二流子一样,各种缠着我,不是去会所就是去郊区的公园,烤肉钓鱼放风筝……

“哇,这个好漂亮。”我拉着吴黛看橱窗里面的珍珠手钏,“等年底发了奖金我要买这个。”

“你还用得着到年底吗?回去跟白老板提一提撒撒娇,过几天这东西就是你的。”吴黛敲着玻璃,“别说这个,你就是要月亮白老板也会给你弄来的。”

“去去去,我就要自己买。”我推了吴黛一把。

“切,吃饭去吧,饿死了。”吴黛挽着我上了楼。

所有人都说,我在白峰眼里是百分之二百的公主,只要我的想要的,他什么都会给我,又说,当初商轶伤我那么深,要不是白峰我早就死了。为了我,他甚至公司都不管了,付出了那么多,不嫁给他简直天理不容。还说我真是好命,轻轻松松就找到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而且只爱我一个人,想当初那么多富婆名媛死追他,人家全部当成空气,连正眼都没看过一眼。

但是他何止是这样?

有时候,一个人的爱比恨更可怕。

 

明天去爬山吗?Allen(商轶)

刚准备吃饭,某些不着调的人又发来信息烦我,吴黛还以为是白峰查岗,各种拿我开玩笑,真是吃都堵不上嘴。

不!我斩钉截铁的回过去,今天白峰去公司加班了,明天肯定要在家呆着的,他不喜欢我在休息的时候离开他视线外,而且,大周末的,郝莎莎也不会消停的,出来玩不够她玩命打电话的。

吃完饭刚出商场门,还没等打到车,商轶那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货又开始打我电话。

“看街对面,你是自己过来还是我去接你?”他在电话里面说。

“……我自己过去。”往对面看了一眼,他正停在那里,我只好跟吴黛说还要去我妈那拿东西让她先走。

“明天我不去爬山,不去!”上车之后我又斩钉截铁地说了一遍。

“知道了,现在去哪?”他使劲捏了我的脸一把。

“去我妈那。”我系好安全带,昨天我妈说炖了牛肉叫我有空回去拿,正好今天就过去。

“这个给你。”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是那条手钏。

“看你那么喜欢,我刚才买的。”他漫不经心地说。

看着手里的盒子我什么都没说,然后趁他不注意塞到了车座下面,这要是给胡莉莉知道了肯定骂我冒傻气,她会说商轶欠了我那么多,收点东西就当是赔偿了,可我觉得这样不好,很不好。

16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