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可以说异常整洁,顾命生的小说里经常写到凶案现场,大体上和我现在看到的差不多,只是那种直面鲜血的感觉绝不是文字可以描述的,空气中充满了强烈的血腥味。我一步步接近常俊的尸体,在三把手电的照射下,我看到,在他的颈项上被深深地拉上了一刀,伤口深可见骨,可以看到气管整齐地被切断了,想必这就是致命伤。方正的床铺上方的帐幕上喷满了血迹,剩下的鲜血则顺着他的颈项一直流到床单、地板上,由于是夏季,我似乎还能感到未凝固的鲜血充满了一种诡异的生命力。

“死亡时间估计在半小时之内,尸体还是温的。”魏雨晨侧过脸,用手轻轻按了一下常俊苍白的颈项后说道。

“这一刀可真够深的……”阿飞下意识地呕了一下,总算忍住了没倒出来。

“这可不是刀。”我仔细地看着常俊脖子上的“刀口”,似乎不甚整齐,即便是刀也是一把钝刀,除非下刀的人速度非常快,不然拉出这么深的一个致命伤口可真是有些难度。

魏雨晨观察了伤口一会儿说道:“我感觉像是其他的东西,如果是刀的话伤口不会那么杂乱,我怎么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挠出来的?”

“什么,挠出来的?”我和阿飞都不约而同地惊叫起来。

“啊,像是挠出来的。”魏雨晨又转头去看床下和窗边了,看来她沉浸在现场勘察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和阿飞在恐惧什么。

“献祭,这是不是献祭?”阿飞喃喃自语道,惊起了我心中一片涟漪。

割喉,传说中献祭的第一个献祭者。而常俊此刻的死态,和几小时前胡维达所说的那些献祭仪式中第一种死法异常相似。

惨白的电筒光中常俊的面部表情异常平静,像是感觉不到濒死的危险一样,他还是保持着镇定的样子,和熟睡时差不多。虽然我和他多年没见,但眼看着他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死尸,也让我觉得有些怆然。

我在检查常俊的着装时也发现了异常:他的双手被一种白色的绳索反绑,双脚则被绑在床脚的立柱上,而这些白布经过我初步判断是从一旁的沙发上扯下的,但这些复杂的绳索的绑接方式让我产生了头晕目眩的感觉……

顾命生的背包就是这样的绳结,而那个诡异的传说里,祭祀仪式中用来绑扎死者的绳结,就是这个样子。

“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我低声说了一句,头上的冷汗已经跟着冒了出来。

“怎么了?”魏雨晨凑过来问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默然地指了指常俊尸体上的绳结,魏雨晨看到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许久没有说话。

我看到,阿飞盯着头顶上喷洒的血迹,打了一个冷战。我循着他的目光看上去,竟然发现,在挥洒的血线中,竟然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

永生者的祭祀,第一个献祭者。

这行字在我看来那么清晰,是因为几天前,我在家中的浴室里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字体。

半小时后,我们三人神色惨淡地出现在了一楼的会客室,在初步勘察完现场后,鉴于光线实在太暗,魏雨晨便锁住了205室的大门,等待天亮后再去处置常俊的尸体。住在204室的胡维达看来今夜得换一个房间住了,毕竟隔壁躺了一具尸体,想起来便有些不舒服。于是阿飞将208的钥匙递给了胡维达。

在烛火中,顾雯雯半靠在沙发上,显然有些虚脱,但神智尚算清醒,作为第一个发现常俊遇害的人,想必她也是经历了一段惨痛的心理震颤。其余的人,尤其是牛贲,一直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他这个精神病患者一样的人物现在反倒很安静,好似整件事与他无关一样。

“是怎么一个情况,魏警官?”看到我们下楼了,胡维达便试着问一下我们看到了什么。

“一击致命,干净利索,看来常俊没经历什么痛苦。”魏雨晨说完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不是自杀吧?太恐怖了。”郁唯紫缩在一个小角落里,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是自杀,常俊的手脚都被绑死了,我不相信他能拿一把钝刀杀死自己。”我揶揄道,接着我把现场的一些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血腥的部分被我省去了,但我说到那些奇怪的绳结时,几乎所有人都投来了恐惧的目光。

“这些绳结,是我在一部作品里看到的,里面说到海上殉难者都以这样的绳结包裹尸体,从而用献祭来恢复生命,是不是阿达?”我简要地说了一下绳结的典故后,问了胡维达一句,后者痛苦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那个诅咒应验了……”牛贲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吓得一旁的李小末一哆嗦。

魏雨晨挥挥手道:“我是不相信这些的,等天亮我们处理完尸体后,找找凶手吧。”

“什么,凶手?”胥斌扶了一下自己的小眼镜,几乎不相信魏雨晨的说法。

“诸位,”魏雨晨忽然站起身来,正声说道:“常俊不是自杀的,一个绑着手脚的人不可能杀死自己,从常俊和牛贲发生争吵后开始算,除开我们在楼下的几个人,常俊回到房间不到半小时就出了事,那么,期间只要离开过会客室的所有人都有嫌疑。”

“你是什么意思?”顾雯雯瞪大了眼睛问道——她不仅仅是离开了会客室,准确地说,从争吵发生后,她就一直在二楼,毋庸置疑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说明,凶手就在我们中间。”魏雨晨淡淡地说了一句,捡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铛铛!铛铛!铛铛!

遥远的迷雾中,那艘奇怪的“船”上又发出了诡谲无比的整点报时钟声,每敲一下,似乎都像死神朝我们走近了一步。

 

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