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的家乡是浙北一个叫连云的小镇,京杭大运河从中间穿过。

当地出大儒,丰子恺先生的缘缘堂就在镇子隔壁的石门。

我的爷爷是县医院的老中医,退休之后在镇上开了间中医堂。我们住的地方跟镇上很多人家房子的格局一样,都是通进去有一个小天井,然后是两层楼。夏天的时候,没人住的天井里乱草横飞,望进去好像是个原始世界。

七岁那年,春节前夕,爷爷带我出门。因为是新年,我穿了一身簇新的棉袄,梳了两根当时在小姑娘中最流行的羊角辫。爷爷还给我围上了厚厚的大红色围巾,又抓了几颗笸箩上新制的川贝枇杷蜜糖,用牛皮纸包起来塞到我的上衣口袋里。

微雪薄寒,爷爷牵着我的手,一路走街串巷,偶尔能看到青石板上有别家燃放过的红色的鞭炮碎屑,散落在薄薄的积雪中。廖长宁外婆的家族是当地名门,诗书传家,住在镇上一座三进三出的院子,是典型的江南院落。暮色四合时起了风,拱门旁几株白梅的花瓣随着雪花翩翩飘飘洒洒。

有爷爷相熟之人引我们进屋,里面没有现代化的供暖设施,但是角落里烧了壁挂暖炉,一室温暖如春。我忍不住小小感叹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所过的物质生活其实是不同的,也并不是镇上的每个人都住在有天井的二层木质小楼中。

爷爷在正厅落座,我就站在他身边,有人端了一个摆满了奶糖和水果的青瓷托盘放在我身旁的圆几上。我一直都内心安定,落落大方,当时却突然涌起一些莫名的紧张,但还是乖巧地微笑着对来人说了句:“谢谢。”

廖长宁的外婆正在跟爷爷说话,此刻倒是看了我一眼。她笑着摆手招呼我到她身边,上下摩挲了一遍。她的手指非但没有想象之中老人家都有的粗糙,而且浑身都带着一种我说不上来的好闻的香木味道,她笑着跟身旁的人说:“带小姑娘去跟长宁玩吧。”

然后她又转头对爷爷说:“长宁在书房写字呢,一会儿再劳烦您给看看。不是我夸他,别的还不好说,他的书法倒是很拿得出手,尤其是米芾的《蜀素帖》,临了不下百遍的。”

 

廖长宁的书房就在正院的一侧,规制颇为严谨,一面高及屋顶的大书架,中间一张紫檀书案,案旁陈列着白瓷笔洗,笔架上各式各样的毛笔琳琅满目。我好像漫游奇境的爱丽丝一样,走进了另外一个我所不熟悉的世界。我有隐约的空荡荡的情绪,只趴在书房门边露了露脑袋,没敢直接进去。

他正在专心下笔,并没有注意到我。

廖长宁那天穿了件厚厚的毛茸茸的天蓝色毛衣,衬得他的侧脸格外白皙。铁灰色的修身牛仔裤包裹着长腿,裤脚盖在深蓝色的拖鞋上。深深浅浅的颜色,浓浓淡淡地铺陈开,好像一幅泼墨山水画一样赏心悦目,那远山近水后面还有无尽的景致可供想象。

 

我幼时并没有接触过西方童话,只觉得当时的廖长宁就像隔壁三叔说的传奇故事里腾云驾雾主宰一切的神仙一样,是那种生活在天上云彩里面的神仙。后来我才知道,廖长宁其实就是典型的童话里所说的王子,而童话的结局是王子要跟公主在一起才能生活美满。

我厚着脸皮大声清了清嗓子,又往前露出了半个身子。

廖长宁这才抬头看到我,他有些意外,但随后就冲我招了招手。我立刻屁颠颠地跑了过去趴在了桌边,动作之迅速粗鲁差点撞翻了他的砚台。我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幅度这么大,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他倒不是很在意,拿起旁边茶盘上的白布巾擦了擦手指,低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他的声音瓮瓮的,沙哑中带着浓重的鼻音,刚说完就偏过头去拿出手帕掩唇干咳了几声。那是一条深蓝色带细小格子暗纹的手帕,和他身上衣服的颜色说不出地相配。

廖长宁看我一直没吭声,走过来笑着亲昵地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答他:“我叫翘翘,今年七岁。”

他别有深意地摸了摸我头上翘着的一个羊角辫,用掌心轻轻揉搓了下我的头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他的脸上突然绽放了一个极大的笑容,又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翘翘……”

停顿了一会儿,我问他:“你呢?”

他怔愣片刻才反应过来,笑道:“我叫廖长宁,十四岁。”

“怎么写?”

“嗯?”

“你的名字。”

廖长宁笑了笑,重新拿起毛笔在砚台上蘸了笔尖,铺开一张宣纸,冲我招手道:“来。”

我站在他前面,紧靠在桌前,顺势窝在了他怀里。当时我要比他矮很多,歪着头的时候鼻尖正落在他的胳膊上,可以嗅到他淡淡的体香。我有些飘飘然,甚至连大气都不太敢出,第一次觉得胸腔里的心怦怦跳得厉害,又听到廖长宁问:“你认识字吗?”

似乎是因为怕我认不出,他并没有写繁体,只随手写了两笔正楷简体。

廖长宁很喜欢文徵明的小楷,所以他的楷书也是既规整又潇洒,端正美好得不像话。

我沉吟片刻,想了想说:“嗯,我认识后面两个字。”我拖长了声音念道,“长——宁——”。

廖长宁点点头,又问我:“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我点点头,然后又迅速地摇摇头。

我想如果我真的在那张廖长宁写过名字的纸上签下我狗爬似的歪瓜裂枣的名字,我一定会羞得钻进地缝里。

廖长宁十分好脾气地没跟我计较,又接着说:“那我教你写。”

他握着我的手教我怎样执笔,一边说道:“记住了,提笔后一定要保持手指的灵活度,笔杆能随时上下移动,左右旋转,这样笔锋才不会生硬……”

他的声线有些喑哑的低沉,幽幽地盘旋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他刚写完一个“翘”字,又忍不住搁下笔偏过头,皱着眉头开始咳嗽。

我见他这样有些害怕,就去摸上衣口袋里爷爷给我装的川贝枇杷蜜糖。每次我感冒嗓子痛,爷爷让我吃完黑乎乎苦兮兮的中药都会给我吃一个这种糖果。但是我又想起来刚才在客厅里看到的那种高级的奶糖,就有些扭捏地拿不出手。

 

廖长宁一边咳嗽一边摆手向我示意他无事,我跟着他走到书房外面的小厅,他扶着沙发扶手慢慢坐下来,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小口水镇咳。他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但还是有些喘,脸色虽然不太好,但是侧脸的线条清俊美好。他倚在靠背上闭目养神,长长的睫毛在旁边昏黄的落地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栗色的光泽,在我眼中就像一个漂亮脆弱的瓷器。

我摊开手中的牛皮纸包,双手捧着献宝似的征求他的意见:“这个是药,可以治咳嗽的,你吃一颗?”

他睁开眼睛看我,眸子中还有些迷惑,我连忙加了句:“我爷爷是医生,真的。”

廖长宁有些恍然大悟,似乎是想起来了今天邀请的客人的身份。他的手指修长白皙,捻起一颗泛着琥珀色的糖果放进嘴里,他冲我笑了笑。他笑的很好看,他总是笑得很好看,然后他对我说了句:“谢谢你,很好吃。”

 

我很开心他能相信我,好像受到了鼓励一样,我大着胆子继续说道:“我爷爷很厉害的,让他给你摸摸手,然后喝一碗药就好了。”我怕廖长宁嫌中药苦,所以特地干巴巴地伸出一根手指给他比画了一下,意思是只要一碗就行了。

他显然是不信的,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附和我说:“好,我会的”。

但他是那种能把敷衍也表达得像真的相信我一样的人,好像本来他就是相信我的。

爷爷那天确实是受邀去给廖长宁看脉的,因为我在家里没人照看,所以就顺便带上了我。后来我玩累了,自己窝在廖长宁书房外厅的沙发上就睡着了,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再后来,我听说廖长宁回到大城市的家过年了,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小时候的那种感情,是一种很浅泛的感觉,是无关风月的纯粹。

毕竟,我当时只有七岁。

2429 阅读 1 评论
  • 小评

    浅语

    女孩对于情感总是有着倔强的执着,这大概也是女人天性,纤细敏感,通情善思。对待一份感情时,无论值或不值,只一心追寻。我心疼这样一个勇敢固执的姑娘。(0回复)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