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早餐过后我和阿飞面临着一个艰巨的任务——清理常俊的尸体。这件事情让我纠结了许久,牛贲自从看到常俊的尸体之后便一蹶不振,从昨夜到现在都病恹恹的,胡维达明确表示不会去碰死人,魏雨晨对我和阿飞使了个眼色,我们二人只得硬着头皮往二楼走去。

胡维达在我内心里已经有了不小的嫌疑,于是宁肯自己去闻那些血腥味,也不要让他蓄意破坏“作案现场”,因此我们一行三人由魏雨晨打头,带着顾雯雯的数码相机再度来到了205室。

打开房门后我们都被浓郁的血腥味搞得胃里翻江倒海,魏雨晨颇为专业地手持数码相机里里外外照了个遍,常俊的尸体依旧摆放在昨夜所在的地方,在清晨的浓雾中显得尤为诡异,复杂的绳结将他的四肢牢牢固定在床边四角的立柱上,头顶上猩红色的那行字颇为扎眼,令我不忍多看。

接着,我和阿飞半闭着眼睛使出全身力气将已经僵硬的常俊搬到房间的卫生间里,期间我们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吐了几次,等到我吐过第三次之后,常俊被我们结结实实地用床单包裹了起来,犹如一个木乃伊似的,放进了浴缸里,魏雨晨将厕所兼浴室反锁后,来到小阳台上,深吸了一口清晨凛冽的海风。

我和阿飞抚摸着肚子也跟了上去,205室和我居住的房间格局相差不大,阳台上同样被氤氲的雾气笼罩着,海平面上视野范围不到几百米,空气中充满了咸腥的湿气——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海雾一时半会是无法消散了。

“你们怎么看?”片刻后魏雨晨坐在阳台上的安乐椅上,喃喃地说道。

“不知道。”阿飞双眼无神地答道,想必他也被昨晚发生的这件凶杀案搞得猝不及防,这下还没回过神来。

我强忍着再度呕吐的冲动,有气无力地说道:“魏警官,我们都是非专业人士,这一时半会的怕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啊。”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略微震颤了一下:其实我已经认定胡维达有重大嫌疑,只是碍于魏雨晨是警察,想必她的观点会更为权威。

“其实每个人都有相应的作案时间。”魏雨晨拢了拢耳旁的头发,继续细声细气地说道:“无论是顾雯雯、胡维达还是牛贲,他们都在二楼停留过一段时间,这其中的顾雯雯有重大嫌疑,首先她是常俊之前的恋人,我们无法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分道扬镳,但我们试想,如果常俊和顾雯雯之间曾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会不会因此起了杀念呢?其次是胡维达,他待在二楼的时间仅次于顾雯雯,虽然没有明显的动机,但从身体状况上来说更容易制服常俊;最后是牛贲,说实话我不大相信他能在5分钟内杀死一个人再从容退出现场,但我们第二次看到牛贲时,他的情绪似乎不大稳定……”

“牛贲和常俊似乎有什么过节。”我插了一句话,当晚牛贲曾经说到一些“陈年往事”,但由于二楼传来了顾雯雯的惊叫,因此他便没继续再说下去。

难道,牛贲真的是杀死常俊的凶手?

“会不会有同谋啊?”阿飞这才缓过神来,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魏雨晨回头看了阿飞一眼,陷入了沉思,半晌后方才说道:“这么短的时间,不大可能,其实我一直很纳闷,不管是单人作案还是伙同行动,时间都太紧张了,之前所有人一直都待在一个房间里,怎么有时间去布置现场和杀人呢?”

这也是我怀疑的重点,虽然我不大相信鬼神之说,但明显这次诡异的杀人事件发生得太突然、太不符合逻辑了,背有嫌疑的三个人即使都是同谋,也无法在短短几分钟内完成杀人并逃离现场的行动。

“况且,我们都看到了,室内一点搏斗的痕迹都没有,甚至没有什么脚印之类的东西留下……”魏雨晨轻抚自己的额头,看来像陷入了另一端沉思中。

“难道真的是恶灵杀人?”阿飞不自觉地说了一句,随即被自己吓得一哆嗦。

目击者。

我立刻意识到,整个事件的线索链条中,缺乏一个重要的因素,那便是目击者,顾雯雯发现常俊的尸体之前,没有任何人在二层看到过异状,除非胡维达一开始便在说谎,他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迅速返回205室杀掉了常俊,然后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顾雯雯发现尸体。

但如果是顾雯雯呢?她是有相对多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事的,难道她会对自己昔日的恋人下手,同时还要采取那么残忍的手段?

猛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即向阿飞问道:“阿飞,你昨天晚上曾经说过,岛上有一套备用的电机组,只能维持监控摄像的工作,你说会不会,我们能在二楼的监控中发现什么?”

“对呀!有监控的呀!”阿飞一拍脑袋道,“监控是在正式拍摄前就到位了的,我们在地下室里有一组监控终端的呀!”

“那我去搬酒的时候为什么没看见?”我说出了一句不大合适的话,看到阿飞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阴沉,但片刻后便跟没事人一样了。

“那是因为我把监控终端放到地下室酒窖旁边的隔间里了,这个东西涉及到隐私,怎么能让人随便看到……”阿飞吞吞吐吐地解释道。

事不宜迟,既然知道了有监控存在,我们三人一合计,决定立刻到地下室的隔间里调取昨夜二楼的监控录像,看能不能发现线索。算算时间,我们在二楼待了不到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在我看来竟如同两年一般漫长。

楼下的人们已经呆坐在会客室许久了,由于登岛第一天便有人惨遭杀害,大家还沉浸在一片慌乱中,加之牛贲不合时宜地念叨着金环岛上的诅咒传说,一时间人人自危,竟连房间都不敢回去了。

魏雨晨建议大家先放松心情,按照我们的思路,凶手一定是暗藏在我们之中的,这样只要大家待在一起就不会有事,因此她让胡维达去酒窖里取来杜松子酒给大家解乏,我们三人便趁着胡维达上去送酒的时候溜进了酒窖旁边的小隔间。

魏雨晨这样安排的用意我很清楚,胡维达的确有杀人的嫌疑,因此现在不能让他接触到地下室的监控终端。再者,现在待在会客室的除了昨晚一直在楼下的几个人外,顾雯雯和牛贲都摆不脱嫌疑,因此这样的安排相当于给胡维达安排了一件任务,在照顾好众人之前他便没有时间注意到我们三人的动向。

监控终端是一台小型电脑显示屏,三层楼一共安装了15个监控摄像头,每个人居住的房间里有一个,一共11个人,11个摄像头,一楼的会客室和餐厅各一个,二楼和三楼的过道里各一个,但由于拍摄还没开始,只有4个摄像头处于工作状态,分别是餐室、会客室和二三层过道。

我们直接调出了二楼的监控录像,按时间顺序播放,11点44分,顾雯雯气鼓鼓地走上了二楼,怨毒地盯了镜头一眼,继续往三楼走去;11点45分,胡维达和常俊回到了二楼,胡维达似乎和常俊说了什么,常俊则大度地挥了挥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胡维达在他离开之后一直看着205室的房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接着,他缓缓地走向摄像头底部。

“真奇怪,他站在那里做什么?”魏雨晨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这时画面出现了一丝干扰,变得时隐时现,似乎线路上出了点问题,时间一分一秒过去,11点47分,在摄像头画面的底部,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让我们有些不寒而栗——

那个影子缓缓地朝205室走去,11点48分50秒的时候,在一片斑驳苍凉的墙纸背景下,“他”缓缓地转过头来,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着装、走路的方式和身材……

当“他”的小半个脸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画面上忽然一片雪花点,再也没有信号了。

“军装……他穿着军装……”阿飞大惊失色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不用他说,我和魏雨晨也看得清清楚楚,这些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竟让人觉得脊梁骨发凉。

连魏雨晨也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在记忆的最后关头我们都清楚地看到这个影子带着一顶渔夫帽,但却穿着一身褴褛的衣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种老旧的军装。

在他二人大惊失色的同时,我还有另一个强烈的感觉,这个感觉激荡着我的神经,让它们绷得紧紧的几乎就要断掉,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难,犹如一个人在深海中缺氧、行将溺毙……

这个影子,是顾命生,他戴着那顶最中意的渔夫帽。

如果我的思维没有错乱的话。

2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