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号会客室有绝佳的隔音设备,一般是白峰接要保密的大客用的,这次被我征用了,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因为这次的委托人是女高音,她们说一个女人等于500只鸭子,我面前的这个岂止500只鸭子,那是1000只吧……

“你说,你说,你说,你说!”我的女委托人跟被按了重复键一样的嚎。

“没什么好说的,咱俩完了。”她老公捂着耳朵。

“没门,你说完了就完了!巴拉巴拉……”

 

唉……

我捂着耳朵看着桌子,心里分外想念吕兰,要是每个人都能像她一样安安静静就好了。

这次的委托是一个奇异的故事。

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刘女士就是我的委托人,她今天是来质问她老公为什么要离婚的,有时候女人啊,千万不要疯狂的问来问去,早晚把男人逼疯了。

刘女士的老公说,刘女士在对人的控制上十分霸道,作为老公要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只要电话响起没及时接她就会吵。这次倒不是因为接电话的事情,刘女士约了老公逛街,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女士买了一份麻辣烫,嘱咐老公不要放辣椒,老公老老实实的去了,没想到服务员听成了放辣椒,然后刘女士就疯了,大骂老公故意的,一定要离婚。她老公也来了气,说要离婚,这回轮到刘女士傻眼了……

 

“统统给我闭嘴!”我把手上的文件夹砸在了桌子上。

“你!就一麻辣烫你至于吗?辣椒是摆桌子上随便倒的?那是服务员在里面放好的,服务员听错了你赖谁,不是不想离婚吗!还喊什么喊!老老实实道个歉,告诉老公是你不好太任性这不就完了吗?”

“还有你!真的想离婚吗?那你今天还来?你不是忍她一两天了,三年你都忍下来了,现在又受不了了?刘女士一开始脾气不是这样吧?你惯的你赖谁!多少人想在一起不能再一起,你们还这么作!好好想想,能在一起在一起,不能就快点分开找别人去!我给你们十分钟,自己想!”

我叉着腰在会客室里面吼了一顿以后两人瞬间都安静了,各自找地方坐下,我推门出去。

“方师,有人找。”阳阳看我出来了对我招手。

“不是吧……想活活累死我啊。”我愁眉苦脸跟着阳阳走,然后我看见了吕兰。

今天的吕兰已经大不一样了,她穿着温婉的长裙,画着淡淡的妆,气质依旧恬静,在经历了那对小情侣大吼大叫之后,我觉得吕兰特别的美好,这才是淑女啊!

吕兰说,她是来感谢我的,齐大芳和赵维已经从她的房子搬了出去,赵维在走之前跟吕兰正式的道了歉,他抓着吕兰的手感谢她对自己的容忍,然后带着齐大芳走了,而齐大芳还在想办法求着吕兰复婚。

“你可不要再复婚了。”我啃着吕兰给我带来的自制点心,真好吃。

“暂时我不考虑结婚了,经历了这场闹剧之后我要歇一歇,明天从国内开始玩,一路走到希腊去,那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最憧憬的地方。”吕兰高兴地给我看她准备的攻略。

“真好,你值得好好生活。”我拥抱她。

“你呢?你心里人有结果了吗?”她也使劲地拥抱了我。

我摇了摇头:“时间会给我答案的,我现在挺好的。”

“你比我更值得好好生活。”吕兰认真地看着我。

嗯,我值得更好的生活,我看着吕兰离开的背影的想。

“那个,我们不想离婚了。”刘女士的老公轻轻拍了拍我肩膀。

 

这一上午真够热闹的,我对着电脑伸懒腰,下午还得写报告,累死我了,然后桌上的座机就响了,前台打来的,说有个快递需要我本人签收核对。

“什么快递?”下楼之后我顺嘴问了前台一句,没想到这妞没搭理我,看过去她正鬼鬼祟祟的拍照片呢,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对着门口瞎拍。

“就门口那个比较高的。”前台满脸放光地跟我说,知道的是看见快递了,不知道还以为她看见上帝了……

“你你你!你?!”我走出门就看见商轶戴着帽子转过来,大吃一惊差点咬了舌头,这太可怕了,他居然敢跑到这里来!还好前台上上月辞职不干了换了个新的,这不是要我命吗!

“不然呢?”他抱着肩膀弯腰看我,然后把那串珍珠手钏递过来,“你故意丢在座椅下面的是不是?”

我没回答他,扭头看了下前台,她正在接电话,然后飞快地把他拉到了门口的柱子后面,挡住所有人视线。

“滚,快走,不要在这里呆着。”我没空管什么手钏不手钏,现在叫他滚蛋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不管我怎么推他,他就是不肯走,“你到底想干嘛?”

“干嘛那么怕?”他伸手摸我的脸,被我拍掉,又来捏。

“求求你了,快走好不好?”我是真的快要哭了,万一白峰现在出来,必须五马分尸不得好死!

“好好好,我走。”他看我真的很着急才同意走,然后还不忘威胁我。“这次我给你送来,再有下次我就直接送到白峰桌上去,懂了没有?”

“懂懂懂!”我疯狂点头。

“把这个戴上。”他看着我笑。

“戴戴戴!”我赶快套手上。

“这还差不多,我走了。”他转身挥挥手往停车场走去。

我本来以为把商轶弄走了然后没事了,谁想到新前台也不是省油的灯,刚回办公室我就看见她在公司群里发了张照片,是商轶的背影还有的我半张脸……还揪结了一堆姑娘在聊这个快递好帅,然后还有人在群里@我,问我快递正脸好看不。

送给你们好吗!我不想要了好吗!快把他收了吧!我在心里咆哮,不敢出声,拼命的转话题,但是她们就咬着这个不放。

白:什么快递?

白峰一句话丢出来马上工作群里面鸦雀无声,我有一种死的透透的感觉……

 

刚到下班的时间,我就跑到白峰的办公室门口,小心翼翼地看他在干嘛。

“你进来。”他招呼我进去。

“我们晚上吃什么?”我坐在沙发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没话找话说。

“回去吧,冰箱里面还有好多菜没做,你又买东西了?”他坐到我旁边。

“没有,Allen买的,她说当姐妹款送我。”我伸手给他看那条珍珠手钏,如果因为这事让白峰不高兴了,我就让商轶真真正正的当我的姐妹,我要叫他后半生只能穿裙子!

 

“快回家吧。”白峰笑笑拉起我,“咦,你戒指呢?”他看着我的手。

我心里猛地一抖,然后回想起来戒指放在储物柜里面。

“我中午去练瑜伽了,怕丢就放到储物柜了,现在去拿,一会楼下见。”我赶快跑出去。

呼,吓死了……

跑到储物柜,那枚戒指正安安静静的呆在里面,我还以为忘在了私会所,看来以后我得找个项链穿上当吊坠,省的万一掉在什么地方。

铃铃铃。

一阵电话响起来了,声音是从白峰的储物柜里面发出的。

怎么有电话响?

我狐疑地打开他的柜子,那里面有个我没见过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主叫号码未显示。

“喂?您好?”我接起电话。

“打错了。”那边一个女声传来,电话被挂掉,这声音好熟悉,好像郝莎莎……

“晓晓,你怎么这么久?”白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正朝着这边走来,我飞快地把那部电话放好关上他的储物柜。

“来了,来了。”我跑出去挽着他的手,“你看,戒指在这里呢。”

回家路上我一直在回忆那个电话的声音,真的太像郝莎莎了,她那种高傲的腔调我这辈子都不会忘,难道是我听错了?

“喂,你听到我说什么吗?”白峰拍了我一下。

“什么?”我回过神看着他。

“我说看这条路那么堵,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白峰无奈地看着我。

“那我要去吃云南菜。”我高高兴兴的提议。

 

在云南菜馆,我又倒霉的碰到了那个可恶的郝莎莎,真是的,我在心里翻白眼,我吃什么她吃什么,那我玩她的男人,她怎么不来玩白峰?呃,好恶心……我差点把自己想吐了。

 

“怎么,出来庆祝啊?”郝莎莎对着白峰笑。

“算是吧,吕兰案害的你们输,真是不好意思,不如这顿我请好了。”白峰看着郝莎莎。

“不用客气,小失误,齐大芳那人是挺可恶的。”郝莎莎歪着头看着我,那眼神特别高傲还带着得意,“商轶这次是疏忽了前女友,没办法,他对这种关系从来不上心。”

她居然敢讽刺我!

当时我觉得一股无名火冲上来,刚要张口,白峰突然拉住我。

“小疏忽无所谓,可别搞成了大疏忽,不然就跟我一样,一时大意就多了个竞争对手,不过还不错,这样工作起来没那么无聊了。”白峰眯起眼睛看着商轶。

“出来吃饭就不要谈公事了,你们的号到了。”商轶指指门口的屏幕,然后瞥了我的手腕一眼,被我瞪回去,看什么看!不就是不许摘掉要戴着么,我戴着就是了!

26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