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到得入宫那日,我一身素淡衣服,脂粉也不用,头发随便扎成个麻花辫,到了内务府处,看着那群花枝招展的待选女孩儿,我简直像个村妞了。见到那盛况,我心里顿时暗暗窃喜,想着自己这样子,只怕立刻就被淘汰了。

果然,轮到我面试的时候,主事的大人看我一眼就立刻一脸的嫌弃,只差没把鼻子朝天,拿起我的牌子就要丢开。

我心中一喜,眼巴巴等着那牌子落地。可就在这时,从里面出来个穿着太监衣服的小老头儿,对着主事人耳语一番,两人的眼睛对着我上下扫视了几遍,那主事的人眼珠子转了两圈,举起的手便落下,到底将我的牌子放进了入选者的托盘中。

我心里清楚,准是纳兰明珠做的手脚,却也无可奈何。

以前听说选秀,只当是给皇帝选小老婆,现在才知道,选秀倒是选秀,只是选的内容不同。

八旗贵族女子的选秀,三年一次,入选的秀女或充做皇帝的嫔妃,或指给各亲王、皇子为配。

我这样上三旗的包衣家女儿,则是一年一选。入选者经过训练,分配到各宫贴身服侍各位主子,那些个打扫洗刷之类的工作,却是不必做的,那些都是下等的贫民卖身或罪人充当的宫奴役女们的活计。

包衣宫女若是被上位者看中了,便可能升做贵人小主,从此列身后宫;或者被王公大臣求去,做个侧室填房之类,也算是翻身做了主人。否则,若想离开这座宫廷,便只有死了,或是等到二十五岁后放出宫去。

我自认姿色平庸,想必是入不了那些个见惯了环肥燕瘦的大爷们的眼的。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地活下去,等到重获自由的那天。

待到进了住处,大家都站在院子里,等着负责教导的姑姑来分配房间。我站在一边四下张望,就看几个女孩儿正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一边说,一边朝我这边看,和我视线对上,立刻狠狠瞪一眼,毫不掩饰恶意。

“别理她们,她们是觉得你有后台,怕你抢她们的风头呢。”

有人在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接着就绕出一个笑盈盈的大眼睛女孩儿,长相很甜,水嫩嫩的细腻肌肤尤其吸引人,耳朵上一对红玛瑙的坠子晃来晃去,越发衬出那一片雪白的颈子。

“我没什么后台,也不想出什么风头。巴不得他们选不上我,我好回家去。”

我心情不好,对她便也不怎么爱搭理,可那女孩儿却并不介意,似乎很想跟我结交。

“我从刚才就觉得你跟她们不一样。才听他们说你是正黄旗佐领家的女孩儿,我阿玛是内管领阿布鼐,也是正黄旗。我叫卫小婵。你叫什么?”

不等我开口,带着我们来的管事太监就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拖着嗓子吆喝:

“肃——静——”

我扭头,就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站在廊上冷冷地看着我们,眼角微微挑着,模样很威严,一身孔雀绿撒花的旗装,头上梳了旗髻,斜插一支点翠的金簪子,看样子应该是个有身份的女官。

她身后站着一排六个年轻少女,都在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色宫女服饰,一个个颔首肃立。

看样子这就是今后负责管理我们的教导姑姑了。

“奴才给荣姑姑请安!”

那管事太监招呼我们也站成排,然后自己上前,谄媚地朝那位宫女请安,全没了对着我们时趾高气昂的架势。

“嗯。”

那姑姑任由这年纪大到可以当自己父亲的太监行礼,正眼都不曾看他一下,待他退开,便迈步走下回廊,慢慢从我们各人面前经过,一个一个细看。

她走得极慢,一个人一个人慢慢地过眼,却一个字都不说,就越发显得压迫感十足。一时间,整个小院里静得鸦雀无声。

“见过荣姑姑。”

走到我旁边穿翠绿颜色衣服的女孩儿跟前时,那女孩儿突然蹲身行了个万福礼。荣姑姑被她一蹲,便站下了,那女孩儿便又继续说道:

“以后还请姑姑费心教导,佳儿定不辜负姑姑的苦心。”

荣姑姑还是不说话,站了一下,又迈步走开,来到我面前。我却不打算跟着行礼,只能低着头,站得笔直。出门前额娘千叮咛万嘱咐,宫里的规矩多,万不能乱说乱动,凡事只等上头的口令,切不可擅自妄动。

荣姑姑在我跟前也站了一小会儿,看我始终没动静,便又走开了。我眼角的余光看到站在旁边的那个卫小婵,她似乎也想行礼来着,但又犹豫了,身子晃了一下,终于还是站着没动。

“噗——”

就在荣姑姑走动的时候,极细长的一声传来,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嘻嘻。”

我还是低着头站着,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鞋尖,耳边却听得有几个人轻轻笑了一下,荣姑姑一眼瞟过去,笑声顿止。

那荣姑姑还是不吭声,依旧慢条斯理地走着,好一会儿,才把我们都过了一遍,又慢慢走回了回廊上。

“姜贵。”

只听她一开口,那管事太监立刻猫着腰凑了过去。荣姑姑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他忙不迭点头,然后小跑着走下来,转眼拉了四个女孩儿出来,其中一个就有我旁边那个绿衣裳的少女。

“都送到织补处去吧。”

“姑姑开恩啊!”

一个穿桃红衣裳的女孩儿一听荣姑姑的话,立时跪倒在地。

“因着今日就要进宫,所以早上额娘又亲手做了许多我平日喜欢的吃食,奴婢吃多了些,才失了礼数。今后再不敢了,求姑姑开恩,让我留下吧!”

我这才知道,原来方才放屁的是她。她旁边两个女孩儿也跟着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姑姑明察,奴婢什么也没做,奴婢冤枉啊!”

“留下你?我这会儿留下你,回头再不小心在各位主子跟前这般出虚恭,便是大不敬的罪过,可是要掉脑袋的。”

荣姑姑说话,不紧不慢,轻声细语,吐出来的句子却极严厉。

“不会的,奴婢再不会了。姑姑开恩!”

那女孩儿抽泣不止,一个劲儿磕头。荣姑姑却再不看她,转头看那两个:

“她出了丑,你们笑什么?都是来做奴才的,今日入了宫门,日后就是姐妹,同吃同住,应当同心同德才是正经。这般落井下石,可见人品不好,将来少不得生出事端来。这宫里头,最不缺的就是事端,能少就少吧。”

说完,又向绿衣的那个:

“你也别觉得冤枉,才我瞧你半天了。打从我进来,你就不停地小动作,是想让我注意你吧?我们做奴才的,最要紧就是本分,要知道什么时候该动,什么时候不该动。你既然这么不安分,留下你反而是害你。”

被她一说,那四个女孩儿自然是个个赌咒发誓地要改过来,我心里却是一凉。

本来还暗自琢磨着,找空子出点差错,让人打发我回去才好。如今看来,进了这宫门,却不是容易出去的了。

正想着,那边荣姑姑已经让人将哭哭啼啼的女孩们拉走了。

“去吧,织补处虽然听着没什么体面,也少有机会得赏钱,却能学到好手艺,今后受用无穷。你们踏踏实实地做事,也是一番造化。”

待女孩们被拉走了,直到再听不见她们的哭声,荣姑姑才回头对我们说话。

“你们别以为我是罚她们,这是在救她们。宫里不比你们在家,行错一步路,说错一个字,都是要掉脑袋的。你们进了宫,以后最好就当自己是瞎子,是聋子,是哑巴,才能保住自己长久太平。”

我低着头,默默听着,她说这话,声音冷冷的,却能听出其中的警醒之意,实在是很有深意的,当下暗暗记在心里。

“那些个捧高踩低的心,趁早都给我收起来。从今儿起,你们六个彼此就是姐妹,一起吃,一起住,相互扶持才是正经。”

那荣姑姑显然是极干练的,说话做事,慢条斯理,却毫不拖泥带水,恩威并施,气派十足。

30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