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晚饭的时候我在私会所后门等着商轶把车开出来,他就是个骗子!说好的下跪呢!不光不跪还跑来欺负我,不要脸!正想着呢,有人突然狠狠地敲了我的头,一扭过去,吴黛笑嘻嘻地蹦到了我的面前。

“你怎么在这?”我扑上去抱住她,然后看着不远处,商轶的车停了一下,又发动起来直接开了过去。

“干吗看见我这么激动……”吴黛一脸疑惑,“我刚在附近吃饭,老远就看见你出来,你家白老板对你真好,这么贵的私会所也给你办卡。”

“那是,你羡慕嫉妒恨吧,晚上一起逛逛?”我挽起她伸手打车。

 

等伺候走了吴黛,回到家已经是快十一点了,白峰还在炯炯有神地看他那些订婚宴的东西,看的他是目不转睛,心潮澎湃,我是心惊肉跳,就想逃避。

“你看我给你买了新的洗发水。”我决定找点什么事情叫白峰转移掉注意力。

“嗯,挺好,放洗手台上面去吧。”他连头都不抬。

“哦……”我默默地放到了洗手台上。

“xx商场开了新的泰国菜,我想去。”我思索挽着他的胳膊。

“行,周末去。”他拍拍我的头。

“白老板……你能看我一眼吗?”我把他手里的东西全拨乱了。

“别闹,你去书房玩,我买了新的游戏机给你。”他把东西又一样一样摆好,“对了,你明天不用上班,我已经请好了年假。”

“这么好!我们去哪玩?”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他居然主动来休假。

“试礼服,订婚宴要用的。”他一句话跟一盆凉水一样浇下来,我从头凉到脚。

 

我坐在高定的服饰店里看着白峰试西装,他穿这套很好看,整个版型和剪裁很配他,颜色也是他最喜欢的,看来看去都挑不出毛病……

“晓晓?”白峰出声叫我。

“啊?这套比刚才那套好看。”我回过神睁着眼胡说。

“嗯,那就这样,你还不去试衣服?”他走过来对我笑。

“哦哦,好,我马上去。”

唉……

我站在试衣间里面不想出去,不是不好看,这裙子很好看,完全是白峰的喜好,但是莫名其妙的我就是高兴不了。

“白太太,衣服有什么不对吗?”估计是呆太久了,外面的服务生在轻轻的敲门。

“没有,我马上出去。”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走出去,白峰在外面等着我呢。

“裙子很漂亮。”我一出去他果然非常高兴。

“是么,但是我觉得颜色是不是不太好。”我决定找点茬出来,“你看,白色显胖。”

“不会啊 ,白色很漂亮,您很瘦不显胖。”没眼力见的服务生开始拍马屁,我现在不需要拍马屁的好么,你走开行不行!我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不喜欢?”白峰脸开始沉下来。

“喜欢,你喜欢我就喜欢。”我只好对他笑。

“那就这件好了。”他马上就开心了。

买好了礼服我借口试衣服试累了,要吃冰淇淋终于把白峰支走了,可算是能喘口气了,有时候我觉得他对一些事情真的太执着了。

白峰回来的时候没有带冰淇淋,而是一杯热奶茶。

“哎,我的冰淇淋呢?”

“太凉了,你最近不应该吃那么凉。”他把奶茶塞我手里。

好想哭啊,被逼着试礼服不说,连冰淇淋也不许吃了,强迫症真可怕!

我噘着嘴看旁边,一眼就看见了曾亚男和一个老太太在试鞋子。

“咦?逛街啊?”我走过去。

“啊……”曾亚男傻乎乎地看着我,整个人都懵了。

“是你啊?”白峰也跟过来。

“男男,你认识啊?”那老太太看上去好像是曾亚男的妈妈。

“是啊,她是……”白峰刚要张嘴,我轻轻地碰了他一下。

“她是我网友嘛,在准备婚礼的群里面认识的。”我对曾亚男笑。

“是是是,这是我妈,妈,这是我网上认识的朋友,她是方晓,这位……”曾亚男看向白峰。

“这是我男朋友,白峰。”我马上接嘴,然后觉得白峰环住我腰的手明显的顿了一下。

“我是你什么人?”看着曾亚男带着她妈妈离开之后,白峰突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呃,男朋友啊。”我能明显的感觉他的手劲越来越大。

“再说一次。”他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杀意。

“你弄痛我了……”我推他的手,他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

“我是你什么人?”他靠的更近了,我觉得我下巴要碎了。

“老,老公。”我颤抖地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下次别再说错。”他放下手重新拉起我,“不是想吃泰国菜么,这楼上有一家。”

“嗯。”我默默地跟在后面。

这顿饭在外人眼里很温馨,他依旧像平时一样给我夹菜,还贴心的提醒服务生我不能吃芒果会过敏,然后我们一边吃一边开开心心的核对着购物清单,所有人看着他这样对我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没人看得出我下巴好痛,为什么他们都喜欢跟我的下巴过不去……

 

陈彬从库房给我搬出来一整箱乐啤露,这是我和白峰都很喜欢的饮料,不过很不好买,所以我只能要求陈彬给我搞。

“你真不考虑在我这办订婚宴吗?我给你全免费。”陈彬对我一脸诚恳。

“滚,你看你改的这个破名字,咒我是不是?”我把抹布扔到他的身上。

“切……”陈彬从柜台里面拿出一罐去印霜开始抹,和胡莉莉买的那罐一模一样。

“去印霜不错啊,谁送的?”我故意说。

“一朋友使不完白给我的。”陈彬明显很心虚,偷偷地瞥了我一眼。

“那朋友姓胡吧?”我对他笑,笑的他直发毛。

 

时间这个东西,你闲的时候觉得它过的很慢,忙的时候就觉得它过的很快,在我还完全没做好心理建设的时候,白峰的订婚宴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就在三个月后的16号……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就又在公司见到了曾亚男,她特意来找我,跟上回不同的是她这次是哭着来的,哭得特别的可怜。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我安排曾亚男去了4号会客室。

“跟我想的一样,他真的是不想跟我结婚的!”曾亚男哭得很伤心。

“他不愿意办婚礼,我忍了,只是在小区里面的饭馆摆了三桌,来的人全是我们娘家这边的朋友,整个婚宴上还行,他除了不太说话以外还是比较高兴的。后来我跟他回了我们的新家,我老公家的房子不大,比较挤,我去了就更没地方了,然后我婆婆搬到了沙发上,说自己呆的屋子小,不透气憋得慌,我一开始觉得婆婆睡沙发是不是不太好,但是她坚持要睡,只能让她睡,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发现我婆婆在开我们的门……”

这不是第二个齐大芳么!我脑海里面冒出来齐大芳的样子,但是不对啊,齐大芳没老伴,这个不是有老伴么?

“后来我公公也责怪她,为什么老跑去骚扰我们,我婆婆就不高兴了,天天给我甩脸子看,这倒是还好,我能忍着,但是上周,我老公的前女友居然跑到了我们家里!我婆婆还开开心心的给她做饭,拉着她聊天,我老公也挺高兴的,恨不得贴着前女朋友坐着,我跟个使唤丫头一样地站在一旁给他们端茶倒水上水果。”曾亚男开始嚎啕大哭。

“这太欺负人了!他们家什么意思!”我简直气死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曾亚男擦擦眼睛,“不然你帮我离婚吧。”

“这个,你真的确定吗?”我给曾亚男倒了杯水,“实话说,我觉得你真的很爱你老公的,离婚你舍不得的,这才多久,不是不帮你,只是我觉得还没有到这个地步,这样吧,我帮你搜集点证据,你跟你老公深谈一次。”

2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