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的话,你们如今不听,也不妨,日后自有你们悟的时候。好了,该说的就这么多,你们这就行礼吧。”

我们听了这话,忙站好,规规矩矩、整整齐齐朝着荣姑姑蹲身行礼。

“给荣姑姑请安。”

“嗯,起吧。”

荣姑姑满意地让我们起身,却转头招呼一直静立在她身后的几个女孩儿。

“这几位都是你们的前辈,今后一个月,你们除了跟我学规矩,平日里便跟着她们,自己也要多看多记,若是出了错,她们对你们照样打得骂得。”

“是。”

随着一声应和,我的宫廷生涯就此开始。

荣姑姑每天上午交规矩、礼制、章法,下午则考察我们的技艺,诸如做坐立行走的姿态、速度,说话的语气、语速,对不同人的称呼、行礼都要一一考问,再有如何斟茶递水、传话回答、铺纸磨墨,甚至如何点灯,怎么熄蜡……都是我们要学习的内容。

配来指导我的宫女名叫毓秀,性子很恬静,平日里话不多,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指导我时很尽心,也有耐心,虽然严格,却并不刻薄,就算我出错了也很少责骂,比起会挨打受罚的那些小姐妹,也算是我的运气了。

除去最初就被打发到别处去的四个人,我们余下的还有六个。虽说打从一开始姑姑就教导过,既是有缘做了姐妹,彼此就要相互帮扶,但到底过去也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少不得有那骄横任性,好争强斗狠的人,哪里就能一下子改过?少不得大面上和和睦睦,私底下却嚼舌使绊子。

我因入宫那天在选厅里就被纳兰明珠摆了一道,看在众人眼里,分明是家里托了门路给我一路绿灯。加上平日里毓秀待我也文明些,不像她们常受责罚,于是越发看我不顺眼起来。

不过到底都只是十二三岁小丫头,即不敢明目张胆违背荣姑姑的话,向我挑衅,却也不甘心与我平等相处,少不得联合起来挤兑我。

她们的手段也不过就是孤立我,偶尔说些指桑骂槐的话,好歹算起来,我也是个有二十岁的心智的人,自然不屑跟她们计较,自过我的日子。

六个人里,除了我,还有个被排挤的,却是最早跟我结交的卫小婵。若说我被排挤是因为误解,那么小婵被冷落就十足十因为歧视了。

这个小婵,虽说跟我们一样是上三旗的包衣出身,但若真讲起门第,却实实低了些,似乎家里祖辈上曾犯了事,被打入辛者库贱籍为奴,如此一来,家里竟世世代代都顶上个耻辱的标记。

偏她又是六个人里最漂亮的,因此更惹眼。头天晚上,那四人中领头的艳芳就曾指着小婵的鼻子,说“辛者库出身的奴才”不配跟她睡一间屋子,小婵当时就红着脸哭了好久。

“辛者库也是包衣,都是上三旗的的奴才,梅香拜把子的事情。既是内务府选定的,自然是够格入宫当差,还在这里论什么出身?”

我倒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只是觉得这种根基问题没有什么了不得,用这欺负人实在没品格。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脾气温顺的人,兼着因为入宫心情不好,那艳芳吵吵嚷嚷的让人厌烦,所以才开了口。

艳芳被我抢白一句,有心发作,却又不敢太过宣扬,只能恨恨地瞪我一眼,转身到自己床上睡去。

从那之后,我和卫小婵就被孤立起来。我倒是无所谓,打定主意独善其身。可小婵却好像认定我是她的保护人似的,有空就来粘我。可她越是频频向我示好,我却越不愿多搭理她了。

这女孩儿,实在不是个安分的人呢。

我纵然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却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天真少女,好歹也看了那么些书啊,电视啊,里面讲的勾心斗角、明枪暗箭的手段,层出不穷。她一个小女孩儿,再精明,也是有限的。况我才经过戴铎那一出,对人多少也是有戒心的。

她打从一开始就跟我结交,我只当她有心示好,想在这宫里找一个朋友好彼此有个照应。可后面言语中,却总露出她家里跟纳兰府上是沾亲带故的,也算是远亲云云。想必是当日听到只言片语,认定我是有纳兰明珠做后台,所以千方百计想跟我这里攀上些裙带。

再到后面,言谈之中,就多是些打听来的宫闱消息。哪个宫里的主子是哪家的小姐,哪个大人与哪位有亲,哪一宫的贵主如今正得宠……

一个小姑娘家,成天在这些事情上花尽了心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有野心。

宫女进位做妃子的,历朝历代都有,做到皇后的也不是新闻。不单是卫小婵,只怕除了我之外的这五个姑娘,都或多或少抱着这样的心思吧?麻雀变凤凰,是女孩儿心中天生的幻想。只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罢了,我如今也是自顾不暇,哪里来的闲情去操心别人的事呢?只要她们不来给我惹麻烦,爱怎么闹腾,随她们去吧。

转眼过去一个月,便到了派差的时候,我竟被分到坤宁宫,服侍皇后。

相对于其他人又羡又妒的眼神,我心里却不怎么高兴。

皇后的身边,只怕少不了事端啊。说实话,我倒是宁愿被分到冷宫之类的地方去,反倒清闲。不过,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没得选择,只能见机行事了。

“德宛,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单把你派到坤宁宫去?”

其他人都领了差事走了,我却被荣姑姑留下,听她训话。

“德宛不知,还请姑姑教诲。”

我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着。这一个月,我已经很清楚这位荣姑姑的手段和见识。她把我留下,必定是有深意的。

“嗯,你果然是个聪明孩子。”

荣姑姑很满意,说话的语气都亲切了不少。

“你聪明,却没什么野心,若放在外面,这是你的短处。可在这深宫里,却是你的长处。这一个月,我眼里看得分明,也就只有你,是安心做事的,不像她们,心里都还揣着小算盘呢。坤宁宫那里不比别处,以后你跟在皇后身边,各色人都会遇上,各色话都会听到,更需得时时留心、事事想明才好。”

她话说得含糊,里面情意却是恳切,我怎能不明白,当下心中也很是感动,跪下朝她磕了个头。

“姑姑的教诲,德宛一定牢记在心。”

2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