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漫漫长夜,怎么办啊……”胡维达点亮了一组蜡烛,无趣地说道。蜡烛点亮后,房间里终于多了一丝暖意——海岛上晚间的气温会急剧下降,哪怕是在初夏,也会让人觉得微凉。想到这里,我不禁担心起胥斌他们了,现在是晚间8点,潮水已经涨了起来,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

“唉,本来想听你们讲故事的,可现在我一点心情也没有。”顾雯雯倚靠在沙发上,摆了一个性感但不失风姿的姿势,似笑非笑地说道。

“故事?这些故事你难道没听说过?”胡维达对顾雯雯狡黠地挤了一下眼睛,我注意到他在“听说过”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无聊的人!”顾雯雯白了他一眼,回头向厨房喊道,“雨晨姐,你们忙完了吗?过来一起聊天好了。”

“就来,你们先聊着。”厨房里传来魏雨晨的声音,不得不说,我事前还真没想到她能在厨房里做一些类似家务的事,这和警察的身份实在是不靠边。

墙上时钟传出九响的时候,所有人又再度聚集在一起,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多,会客厅里终于有些生气了。郁唯紫提出搬到304室去住,没人反对,倒是已经搬到207室的胡维达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哎呀顾大小姐,就你最敏感,你看我还住常俊对面呢我都不怕……”

顾雯雯白了他一眼,下意识地往魏雨晨身边靠了靠。

方才路过酒窖入口的时候我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镜头,那便是上午看到的那个影子——在摄像头里出现的那个人,难道真是已经死去的顾命生?

死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晃了晃头,试图不去想这件诡异的事情。今夜的话题有些散漫,大家都不敢继续讨论关于诅咒和鬼船的事,于是从世界地理到演艺圈,什么都在聊。魏雨晨也特意去取来了杜松子酒,都说酒精是安定情绪最好的药剂,此话不假,在牛贲猛饮几大杯舌头变直以后,好像大家的心绪也安定了下来。

魏雨晨不时抬头看时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对胥斌和段鸿飞越发担心起来,虽然心里着急,但我并不想表现得特别明显。

终于,在时钟响过十一响的时候,我忍不住站起身来,悄悄地走向门外。一阵海风袭来,我身上一凉,连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今晚的天气有些冷,完全不像夏季的温度。我站在被我称为“墓园”的前院里,焦急地望向海面的方向,但一层暮霭将我的双眼视距限制在几十米以内。一片黛色的树影反射着并不耀眼的烛光,散发着一阵让人不安的气息,我甚至觉得,漆黑的夜色中,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蠢蠢欲动,试图将山庄里剩余的生命活活撕碎……

“你们说,胥斌他们会不会,有什么意外?”还是顾雯雯,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不搭调的话,等来的却是长时间的沉寂。没人敢回答这句话,有句俗语叫一语成谶,说不定,嘴里说出的不吉利便会演变成真实的事件。

“困了的人可以先回房间休息,但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房间里外,关好门窗,我建议从现在开始每个房间都把窗子锁上。”魏雨晨嘬着杜松子酒,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现在还不想睡。”郁唯紫说道。

“肖南不上去,我就不上去。”许明远说完对我挤了一下眼睛。我叹了口气,对魏雨晨报以一个无奈的笑容,后者则嫣然一笑不再做声。

“我也是……”顾雯雯也跟着说道,我能看出,她心里有明显的恐惧,如果魏雨晨不上楼,想必她是不会去睡觉的。虽然客厅里人多,但晚风还是凛冽,呆久了是会着凉的,这个二难命题一直困扰着她。

“哦对了,魏警官,我好像听阿飞说到过,这个山庄的四楼阁楼里,有一些关于山庄的资料,好像是以前主人留下的,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李小末怯生生地说道。这句话的确起了转移话题的作用,魏雨晨和我听到这段话,心中都是一亮。

明天一早我就上去看看。

想必魏雨晨心中也是这样想的。

又过了一会儿,胡维达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有些微醺地说道:“我不跟你们耗了,你们不敢上去,我自己先上去睡觉了,难不成还在这,还在这坐一夜?”说罢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楼梯,李小末赶紧拿上一把蜡烛和烛台跟着给胡维达照路,一身酒气的胡维达咧嘴笑着,满意地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到二楼的转角处,胡维达挥挥手叫李小末自己下楼了。

“没事,我自己回房间休息就是,你不用跟来。”他含混地说道,而李小末则听话地自己走回了会客室。

郁唯紫也说需要搬一下房间里的东西,于是等李小末送胡维达回房间下来后,魏雨晨便要过了209室和304室的钥匙,带着郁唯紫一起收拾东西。这一段忙完后,时间竟然滑到了午夜十二点。郁唯紫便提议大家可以睡了,虽然胥斌他们没有回来。

是的,从下午一点多看着他们消失在迷雾里后,就一直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我知道再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便招呼大家各自散去休息。可就在这时,顾雯雯忽然一哆嗦,拉着我的衣角颤颤巍巍地说道:“肖南,你快,快看,那个那个,那个东西……”

我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不免也是头皮一炸:穿过餐室望去,一面窗子的外面,赫然掩映着一个巨大的影子……

鬼船,又出现了。

它悄无声息地和我们保持着似有似无的距离,我看到朦胧的海雾中一片帆影,甚至,那种死亡的气息,就一刻不停地围绕在我们周遭……

“他娘的什么东西!”牛贲瞪着一对比牛眼还大的招子,红着脸嚷嚷道,看得出他已经醉了,全然没有其他人见到鬼船时的恐惧,“老子要回去睡觉了,累死我了,小末,送我上去!”

李小末则低眉顺眼地拿过蜡烛,依旧有些战栗地望着鬼船的影子,跟着牛贲往楼上走去。我心说李小末也不容易,成天受气不说,在电视台做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铛铛!铛铛!”

一阵令人心悸的报时钟声响起,我竟然打了个冷战,会客室里除了我之外,郁唯紫、顾雯雯和魏雨晨也是心神不宁。

这时跟凑热闹似的,墙上古老的挂钟也沉闷地敲过十二响,午夜到了。

“呀——!”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那是李小末的声音,跟着是一连串脚步的声音,还有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片刻后我看到楼梯上一块肥肉颤颤巍巍地溜了下来,牛贲,此时魂不附体地朝我们嚷道:“救命!救命!鬼船来了!来索命了!快,快,救命!”

从他语无伦次的话语中我已经听出了事态的严重,赶紧和魏雨晨操起强光手电往二楼飞奔而去。在一片漆黑中,强光手电的光柱显得格外清泠,许明远却脚步匆匆地抢到看我们身前,在他的身影间隙里我看到李小末倒在207室(也就是牛贲房间)外不省人事,看来刚才我们听到的那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便是她倒地的声音。

“你待着别动!”许明远正准备抱起李小末,却被魏雨晨喝住了,她飞快地将手指往李小末鼻下一探,方才略微点了一下头:她只是被人从背后击晕了而已。

从207的房门望去,室内的景象又再度让我几乎作呕:胡维达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旁两侧是一摊血迹。我用强光手电照去,只见他的双手被齐刷刷地斩了下来,鲜血迸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胡维达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被杀害了,而且还是在牛贲的房间里,我向胡维达住的204室望去,只见房门紧闭,看来他根本就没回过房间。牛贲此时酒醒了大半,正在捶胸顿足地表达着他的恐惧,在我看来,他的反应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任凭许明远连扇几个耳光愣是恢复不了神智。

“你别着急,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魏雨晨大声吼道,牛贲终于被她镇住了,靠在墙角蹲在地上,脸上的肥肉颤抖着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李小末带着牛贲来到二楼后径直往204室走去,牛贲说自己住在207室,于是李小末又带着牛贲折返回到207室门口,牛贲用钥匙拧开207室的房门后却发现胡维达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这时牛贲被吓坏了抛下李小末便跑回了一楼。

“呜哇哇……吓死我了,太恐怖了!”牛贲掩面而泣,估计上次看到常俊惨死的情形,他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而现在看到胡维达也是满身鲜血地死去,他的心理已经崩溃了。现在问他话,我估计是问不出什么道道的。

在魏雨晨的努力抢救下,片刻后李小末悠悠醒转,随即放声大哭起来,魏雨晨轻轻地安抚着她,现在了解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是最重要的,终于李小末一边小声啜泣一边说道:“雨晨姐,简直太恐怖了……我们一起来到二楼以后,因为我不知道牛贲住在哪间,于是找了一小会儿,后来牛贲说他住在207,于是我拿过他的钥匙开了门……可是……可是房间里躺着的是胡维达,他被人杀了……呜呜呜呜……”

“别着急,慢慢说。”魏雨晨继续拍着李小末的后背,“钥匙是你拿的,在开门之前房门是关着的吗?”

李小末点点头说道:“是关着的,我扭开门的时候,门是锁好的,不会有谁能进去。”

“一定是幽灵干的!”牛贲带着哭腔说道,“魏警官,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是把所有窗子都关死反锁了,门也是我自己带上的,不可能,不可能有人进去,一定是幽灵!呜哇……”

我白了他一眼,轻声问李小末:“小末,你仔细想想,门真是锁上的?”

李小末又肯定地点点头道:“是锁上的,我一开门就闻到血腥气了,接着牛贲发了狂似的往楼下跑,我被吓坏了,愣是跑不动,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我脑袋后面打了一下,我就晕过去了。”

我困惑地站起身来,盯着胡维达的尸体,魏雨晨也朝我望来,想必此时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胡维达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死在一个完整的密室里。

1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