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下午我就借着出去盯梢的机会跑了出去,偷偷约会。

“这商场还没倒闭呢。”我啃着冰淇淋说。

“这地方是老了点,但是你不能诅咒人家吧,再说,它要是倒了,我们还能这样逛么。”商轶走在前面拉着我的手,像以前一样。

“也对。”我开开心心地跟着走。

这家商场是多年前的老国营商场改的了,牌子也老,但是最大的好处就没有人,年轻人去了西单,大款去了王府井,就剩下这里全是老人家逛,不过吃的东西倒是还挺全乎的,我喜欢的店全部都有,原来我和商轶有时候会溜班在这里逛。

“冰淇淋都化了。”他突然拿起我的冰淇淋啃了一大口。

“干什么!讨厌!”我踢了他一脚,他笑着拍我的头,正好拍到我的后脑勺,当时痛的我就蹲下了。

“怎么了?”他扶我到一边。

“没事……前几天撞到墙上了。”我轻描淡写地说。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不知道还以为你被家暴了。”商轶的一句话像一根刺狠狠地戳了我一下,扎得我半天没说话,冰淇淋化了一手

“你才家暴呢,这么有经验,郝莎莎是不是经常用轮椅碾你脚趾头啊?”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一下子就愣了。

愣了一会之后,我赶快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起这个。”

“真是傻瓜。”他突然来抱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在他背上把手擦干净,心里开始想一些不得不想的事情,最近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商轶,白峰又步步紧逼弄得我快窒息了,真是想起来就头痛……我轻轻地摇摇头闭上眼睛深呼吸。

等再睁眼的时候,我惊悚的发现一张熟悉的脸飘了过来,一下子就冲到我的面前狠拍了商轶一巴掌,搞得我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阻止他回头。

“为什么是你!”吴黛看见商轶之后,她的脸出现了看见屎的表情。

 

“你疯了吗!白老板对你不好吗?又跟那个滚蛋搅在一起!”吴黛坐在胡莉莉家大呼小叫,因为她刚才在商场及其愤怒,所以我只好让商轶先走。

“别这样说么,我倒是觉得现在也不错,总比硬去忘记来得好,起码不痛苦是不是?”胡莉莉递给吴黛一杯茶。

“那不一样!她不是要结婚了吗!”吴黛喝了一口茶。

“就是要结婚了才放纵下啊。”胡莉莉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哑巴了?”

“……我还是有点喜欢他的,真的是忘不了……”我默默地看着桌上的茶杯。

“但是你要结婚了。”吴黛依旧不依不饶。

“结婚之后我不会再见他了。”我咬了下嘴唇,也许这就是时间给我的答案,结婚后我真的不能见他了。

“你真是,气死我了!”吴黛使劲地拧我的胳膊。

“哎呀,好痛啊!”我拍掉她的手,“你会替我的保密的吧?”我楚楚可怜地看着她。

“你结婚之后真的不见他了?”

“我发誓我不会见他了。”我拉着吴黛的手不放。

“对呀,你看她发誓了,还有我们监督,他们不会在见面了,再说,你觉得白峰能看不住她?”胡莉莉在旁边帮腔。

 

上班之后,阳阳跑来告诉我一件神奇的事情。

阳阳说,潘志阳长得真帅啊,真帅啊,真帅啊(以下省略50次),但是好奇怪,他每次看见丈母娘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一开始她跟着潘志阳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背地里面跟前女友还有联系,但是跟下去就发现潘志阳这人生活还挺有规律的,每天7点半出门上班,中午在公司吃饭,6点下班之后去健身房呆一个小时,然后就去家楼下麦当劳KFC一类的坐着,坐到11点多才回家,完全不像新婚的,人家刚结婚恨不得天天腻在一起,他倒好想着办法不回家。

有一次还在楼下麦当劳碰到了曾亚男的妈妈,老太太给气坏了,跳着脚的骂,潘志阳一声都没吭就听着,就跟老鼠看见了猫一样。

“好奇怪啊,我头一次见识这种关系。”我捏着下巴说。

“是啊,好怪啊,这还不算怪,我发现潘志阳除了不爱回家,还不想跟曾亚男有身体上的接触。”

“这你都知道,你是去翻他家垃圾有没有计生用品了么?”我都震惊了。

“翻了呀,你说调查要事无巨细么,计生用品没有,我倒是翻出来一堆剩菜,曾亚男菜做的真好哎,但是每次潘志阳都是一出门就把曾亚男准备的盒饭倒垃圾桶。” 阳阳拿出相机在翻着什么。

好吧,你比我敬业多了,我想。

“找到了!方师你看。”她把相机推到了我的面前,里面是曾亚男妈妈骂潘志阳的场景。

“你什么意思你?在这里坐着都不回家,我闺女哪点不好?饭给你做了,家里也给打扫得干干净净,前天那么大的雨她打着伞出去买菜,回来全身都湿了,我不指望你怎么伺候我闺女,但是你也得有男人的样子的吧?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不满意我是不会帮你的!你自己选,别舒舒服服的日子不过,老想着蹲大牢!”

蹲大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阳阳,她也一头雾水,以潘志阳的工种来说,这蹲大牢肯定是财务上的问题,但是曾亚男她妈怎么知道的?到底有什么事只有这个老太太能帮呢?好奇怪。

 

“在想什么?”洗澡以后白峰递给我一杯牛奶,然后坐在我旁边,帮我擦头发。

“曾亚男她们家真奇怪,你说什么事只有一个老太太能帮忙呢?”我看着白峰把毛巾收起来。

“你什么时候对工作这么认真了,我很欣慰。”他从我手里拿走杯子喝了一口。

“是啊是啊,什么时候给我涨工资?”我蹿到白峰的背上,让他背着我去卧室。

“不扣你工资就不错了,你每天迟到早退的。”他笑着把我丢床上。

“嘶……”我后脑贴到床马上就蹿了起来。

“没事吧?”白峰很紧张地抓着我。

“没,就是碰到还会痛。”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抱着我拍着我的背。

“你都说很多次对不起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抬头对他笑。

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