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

 虽然他成功地在总务阻止了敌人的阴谋;虽然他成功地瓦解了汉中的五斗米教网络;虽然他成功地抓到了企图潜逃的弩机工匠;虽然他最终促成了——间接地——糜冲的死亡,仍旧是完败。图纸的泄露让这一切胜利变得毫无意义。他还是倒在了距离胜利最近的地方。

17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