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太和三年二月六日,魏国天水郡上邽城。

陈恭在辰时梆子敲响时准时迈出家门。他头上戴着一顶斗笠,身上穿的藏青色长衫有些褪色但洗得却很干净,腰间挂一个布包,里面装的是笔墨纸砚。陈恭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装备,然后将门锁好,推开院门走出去。

“陈主记,您这么早就要出去啊?”陈恭对门的邻居看到他出来,打了一个招呼。

“是啊,非常时期嘛。”陈恭也微笑着回答。

蜀魏两国去年打了两次大仗,今后也随时可能爆发战争,这让处于前线地带的上邽城随时都有可能面临敌人威胁,不得不积极备战,他们这些太守府的 官吏自然也就忙得不可开交。

“您这身装束,是打算出远门吗?”邻居问。 “哦,今天有个集市,马太守派我去收购一批骡马以充军用。”陈恭解释说。邻居“哦”了一声,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然后各自告辞。

大街上人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身覆黑甲的魏军士兵,他们排成长长的队伍来回巡视街上的一举一动,整齐划一的步伐在黄土街面上发出橐橐的响声,仿佛在提醒过往的行人:现在正在打仗。

上邽位于祁山以北的天水郡,是连接凉州、汉中的咽喉之地。这里如果有失,整个陇西将完全袒露在蜀军兵锋之下。因此魏军不得不将整个陇西防御的重心转移到这里,把它打造成一座坚不可摧的要塞。目前这里驻扎着雍州刺史郭淮的一万两千名士兵——上邽本身的居民也不过两万多而已。

陈恭绕过这些军人,直接来到了马贩子们所在的城东榷场。很多来自西凉和朔北的马贩子在这里活动,他们都嗅到了战争的气味,知道自己的货物能卖个好价钱。

一靠近骡马榷场,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马粪味,各式品种的骏马在分隔成一间一间的木围栏中打着响鼻,栏杆上挂着树皮制成的挂牌,上面用墨字写着产地及马的雌雄、年齿,马贩子抱臂站在一旁,向路过的每一个人吆喝自己马匹的优点。在旁边更为简陋的围栏里卖的则是驴和骡子,那些地方就远没马栏那么华丽。卖马的多是羌族与匈奴族的人,造型比较怪异;而卖驴和骡子的则以中原商人为主。

面对这些马匹,陈恭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在各个围栏之间走来走去,拿不定主意。终于,他注意到一家卖驴的围栏上挂出的牌子有些奇特,那个牌子上“驴”字的斜上方用淡墨轻轻地点了一下,像是在写字时无意洒上去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陈恭又兜了几个圈子,从这家卖驴围栏隔壁右起第四家问起价钱,一家一家问下来,最后来到了这一家围栏前面。

“这驴可是有主的?” 陈恭大声问,驴主这时匆忙走过来,点头哈腰,连连称是。这是个瘦小干枯的中原汉子,年纪不大却满脸皱纹,头发上沾满了稻草渣。

“大爷,我这头驴卖五斛粟,要不就是两匹帛。”

“这太贵了,能便宜些吗?” 驴主赶紧摆出一张苦相,摊开两只手:“大爷您行行好,这里是陇西,可比不上咱们旧都富庶哇。”听到驴主这么说,陈恭的眼神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他缓缓回答道:“你说的旧都是哪一个,洛阳还是长安?”

“当然是长安,赤帝的居所。”

“嗯……” 陈恭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谈话。于是陈恭让驴主将驴子牵出,从怀里掏出五串大钱交给他。驴主千恩万谢地接过钱,还殷勤地为驴子套上了一套驮具。

两个人目光交错,都会意地点了点头。

陈恭牵着驴子走到一处没人的角落,将它背上的驮具取下。这副驮具呈扁梯形,里侧用柳木围成一个框架,外面再用熟牛皮蒙住,颇为坚韧,耐得住长途跋涉。陈恭把手伸到驮具的底座沿着边缝来回抚摩,很快就发现其中一边的牛皮是可以掀开的。他看四下无人,便将牛皮小心翼翼地掀起一角,然后把手伸进驮具的空腹中,取出一张折叠好的麻纸。陈恭将麻纸揣到怀里的夹层中,接着把牛皮按原样蒙好,若无其事地牵着驴走出来。

接下来他又走访了几家驴马贩子的围栏,买了三头驴、两头骡子和两匹马。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陈恭将买来的所有牲畜赶到太守府的马厩,谢绝了同僚一起去喝酒的建议,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目前是单身,邻居们都知道他的妻子在搬来天水郡之前就病死了,而他一直没有续弦的打算,现在只有一个又聋又哑的老仆人帮他料理家务。

回到家以后,老仆人为陈恭端来一碗羊肉羹,拿来两块饵饼。陈恭接过碗,挥挥手让他下去休息,自己则走进卧室,把房门都掩上。卧室不大,屋子的两侧全是书架,上面摆放着厚薄不均的卷帙;靠窗放着一张床,床边还摆着一张红漆几案,旁边屏风上的舞女正在跳着七盘舞,仿佛她仍身在汉代。

当确认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以后,陈恭把屏风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跪坐于几案前点燃蜡烛,掏出了藏在衣服夹层中的麻纸。

麻纸上密密麻麻全都是用蝇头隶体写的字,分列了关于魏国的二十余条情报,上至百官调动,下至钱粮价格,相当详尽,其中不少都属于机密资料。这些只有尚书、中书两省和相府官员才有权限调阅的资料,现在却在这个天水太守府小小的主记眼前一览无遗。

事实上,除了天水太守府主记,陈恭还有另外一个秘密身份,那就是蜀汉丞相府司闻曹驻天水地区的间谍,主管关陇地区曹魏情报的搜集工作。

司闻曹是蜀国特有的秘密情报部门,隶属于丞相府,素以精干和效率著称;其功能就是对敌国情况进行搜集、传递、整理并加以分析。蜀汉一向极为重视情报工作,诸葛丞相认为良好的情报工作可以弥补蜀军在绝对数量上的劣势。因此,早在南征期间,诸葛亮就委派参军马谡在汉中亲自指导对魏国的情报工作。马谡以刘璋、张鲁时期的旧班底为基础,设立了司闻曹,并逐渐建立起了一套针对曹魏的缜密情报网络。而陈恭从事的则是最为危险的卧底工作,像他这样在敌国境内以假身份活动的第一线情报人员被称为间谍。

陈恭出生于凉州安定郡,后来一直到了十几岁才随父亲迁移到成都。正因为如此,他被当时主管情报事务的马谡看中;经过一番严格的训练之后,他被派遣到了雍凉担任间谍。事实证明马谡的眼光很准,陈恭在这个位置上表现得相当优异,不仅一直保持着情报网络的顺利运作,还混进了天水太守府担任门下书佐的职位;在第一次北伐结束后,他被拔擢为主记,从此可以接触到更高级别的文件,这无疑让他的价值大增。

现在陈恭握着的这一份情报是从邺城送出来的,在那里,蜀汉有一名高阶间谍,代号为“赤帝”;“赤帝”会定期通过预定方式传送一批情报过来。陈恭在上邽城内——原本是冀城——设立了一个中转站,负责将这些情报转送至汉中的沔县,那里是丞相幕府的所在地。

在下级官府仍旧普遍使用竹简的时候,蜀国的间谍已经开始使用麻纸这种相对比较奢侈的载体来传送情报了,因为它比较柔软适合折叠,容易藏匿在各种隐秘的地方,且价格比缣帛要便宜。 陈恭仔细地阅读了一遍,将这二十余条情报归类。根据蜀国司闻曹的术语,有些情报属于“硬”资料,比如邺城卫戍部队数量、关中地区屯田岁入、出使吴国的使臣姓名等,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汇报;但有些情报属于“软”资料,比如陇西地区军事指挥官的调动、朝廷官员的升迁或者新颁布的法令等。后一种情报,陈恭不能简单地将其转交给沔县,他必须要加上自己的分析和见解,并指出这一情报可能引发的后果和对蜀国的影响;如果涉及重要官员的调动,还得将当事人的详细履历、性格特征以及风评附上。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这些工作不属于间谍的职权范围,间谍只是情报的传输者,分析情报是司闻曹下属的军谋司负责的。但由于有些软情报只有由了解曹魏内部情势的人分析才会有价值,所以在实际操作中,这类情报都是要经过陈恭的再处理,做出结论后才能送交沔县。蜀汉第一次北伐失败以后,陇西地区的情报网络遭到了严重破坏,很多地下人员纷纷被捕,于是硕果仅存的陈恭在情报分析这方面就越发显得重要了。

这一次的情报大部分都属于硬情报,不必多做分析。陈恭想到这里,心情略觉轻松。他每一次分析情报时,都有些惶恐不安,生怕因自己的一时判断失误而造成蜀国的巨大损失。这时候,他注意到了麻纸上的最后一条情报。

17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