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比起前面洋洋洒洒的大段数据,这一条情报显得很简洁。不过陈恭知道,简洁往往意味着不完全,这就需要他来补全。这一条情报是这样写的:“据信近日应淮之请遣给事中一名赴陇名阙。”这是简写的方式,将句子完全展开以后的意思是:从可靠渠道得知,最近朝廷应郭淮的要求派遣了一名给事中前往陇西天水地区,名字不详。面对这一条情报,陈恭皱起了眉头。给事中属于内朝官,是留在皇帝身边以备顾问的,除非是随驾,否则极少会离开京城前往地方上,与军方也少有业 务上的来往;然而现在情报显示有一名给事中单独前往天水,而且还是应天水地区军队最高负责人郭淮的特别要求,这就不得不叫人感到疑惑了。

“究竟这是为了什么呢?给事中的职权与军方几乎不重合,魏国也从来没有皇帝委派给事中视察军队的先例。”陈恭对自己说,“看来必须要设法弄清楚派来的给事中到底是谁才行。”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将是一件相当重大的事件。因为即使是潜伏在邺城的 “赤帝”也无法知道这名给事中的身份,说明此行保密程度相当高,而保密程度高的东西从来都是非常重要的。

陈恭再一次仔细地阅读了一遍情报,然后将这份麻纸丢进火炉里。这二十几件事已经全部印在了他的脑子里,文件已经不再需要。尽量减少可能暴露身份的痕迹,这是一名间谍在敌人内部生存的准则。

第二天陈恭早早起床,简单地做了清洁后就推门走了出去。这时间本该是朝日初升,可天色依旧昏暗,抬头可见一层阴郁的云彩笼罩在上邽,仿佛完全停滞了一般。 主记本来在太守府有专门的地点办公,但是现在太守府除了太守马遵的房间以外都被郭淮的部下征用,于是这些文职幕僚不得不去借城内平民的房子。 陈恭办公的主记室是一个草料场旁边的木屋,这个地点并不算好,在大风天气里经常会有草屑飞到屋子里。陈恭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离收藏朝廷文件与档案的书佐台比较近。要知道,作为一名肩负着分析工作的间谍,他必须拥有一个庞大的资料库。

他先到主记室点卯。今天出勤的同僚并不多,很多人被派出去筹措物资还没回来,还有几个人尚未起床,整间大屋子里唯一一个伏在几案上奋笔疾书的是孙令。陈恭认识他,这人有些才气,只是恃才傲物,两年前因为肆意臧否人物而被赶出京城,左迁到天水郡做文学祭酒。在大部分人心目中,在天水这种战事频繁的地方做文学祭酒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因此孙令一直郁郁不得志。

“哟,政卿,你起得好早啊。”

陈恭一边放下伞,一边朝他打招呼。孙令没有抬头,仍旧下笔如飞。陈恭知道他的脾气,也不以为意,走到自己的几案前,取出冻硬的毛笔搁在炭火盆上慢慢地燎。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孙令才长出一口气,啪一声把毛笔掷下去,像是终于完成了什么艰苦的工作。

“文礼,刚才你叫我?”

这时候孙令才意识到陈恭的存在,陈恭“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地研着墨,徐徐道:“是呀,不过你全神贯注,没听到。” 孙令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拿起写满草书的白纸递到陈恭面前,道:“我正忙着出去提木料呢。”

“提木料?”陈恭惊讶地问道,“怎么,这一次上头派你去把木料运出上邽吗?”

根据军方的命令,战略物资——尤其是木材和粮草——要最大限度地集中到上邽,现在居然还有木材从上邽流出到别的地方,这不能不让陈恭感到奇怪。

“对。不好不好,时间来不及了,不跟你多说了,你保重。”孙令一边手忙脚乱地把奏章草稿收拾好,一边披上棉袍,整好幅巾,与陈恭拱手告别。

送走孙令之后,陈恭回到几案前,开始思考那名神秘的给事中的事情。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朝廷中的给事中到底有哪些人,给事中的名单一旦搞清楚,就可以把那个人的身份范围缩小很多。就在这时,魏亮一脚踏进门来。

魏亮是天水郡太守府的门下书佐,五十多岁,全身最醒目的就是他那个硕大的酒糟鼻子,以至于很多人怀疑他有西域血统。保管档案的书佐台正好是他的职权范围,陈恭刚才就一直在等他。这家伙嗜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看他一进门那副迷糊的样子,就知道昨天晚上又偷偷喝酒了。

陈恭凑到他面前,小声说道:“喂,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偷酒喝啦?”魏亮先是摆摆手,晃着脑袋说怎么会怎么会,然后打了一个酒嗝,这才压低嗓门道:“文礼,昨天我碰见个高兴事,所以多喝了几杯,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要是被郭将军听见了可不大好。”

他口中的郭将军是指雍州刺史郭淮。郭淮是目前魏军在陇西地区的最高将领,他年轻时曾经在夏侯渊麾下任中层军官,是个典型的军人,不苟言笑,作风严谨而朴素,所以太守府的文官都怕他。

陈恭拍拍他肩膀,笑道:“呵呵,放心,我自然不会去告密,只是你要记得少喝几杯,贪杯误事。”

“我一个门下书佐,能有什么事情误?最多是书佐台的文书让老鼠啃坏罢了。”魏亮嘟嘟囔囔道。陈恭见时机合适,就对魏亮说他需要去书佐台调阅几份关于存粮与牲畜库存状况的文件。魏亮一听,满口答应,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印章交给陈恭让他自己去,然后趴到桌子上,叫杂役速速热一份醒酒汤来。

陈恭拿着魏亮的印章走出屋子,心里一阵感慨。马遵太守在天水太守的位子上已经干了四年多,是个怯懦无能的高级官僚,于是手下的这些官吏大部分都跟太守一样庸庸碌碌,要么就是心不在焉。诸葛丞相第一次北伐的初期对手就是这些人,难怪蜀军会势如破竹了。

书佐台就在主记室后街的右边尽头,这里不与其他房屋相接,一条很浅的 沟渠环绕屋子一圈,为的是避免火灾蔓延到这里损坏文档。为陈恭开门的是一位老书吏,陈恭把魏亮的印章给他看了一眼,老书吏点点头,从腰间摸索出一串黄铜钥匙交给陈恭,然后自己缩回门房里继续烤火。

陈恭穿过一条走廊,拿钥匙打开档案室,推门走了进去。这栋屋子很大,采光也很好,只是非常寒冷。十几个木制书架排成一排,上面摆满了天水郡历年来的文书、公告、来往书信和其他档案,尘土安静地积在几乎所有的竹简上,灰白色调的卷帙书脊给整个环境增添了几分寒气。

陈恭没去碰这些发霉的东西,那都不是他的目标。他想找的是去年——也就是太和二年——九月的一份百官贺表。他记得在太和二年九月,皇帝曹睿将皇子曹穆封为繁阳王。按照惯例,皇族子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食邑以后,百官会进一份贺表给皇帝,祝贺皇族的屏藩愈加雄厚。这份贺表会署上几乎全部朝廷官员的名字,并抄送各地府郡以示天下同喜。因此天水郡应该也保存了一份,只要查阅贺表抄件的署名名单就能知道现任给事中都有谁。

这工作没什么难度,这份贺表刚刚归档不久,何况缣帛本身又用黄纸镶裱了金边,因此在书架上相当醒目,陈恭几乎是一下子就找到了。

他聚拢两手呵了呵热气,又跺了跺脚,然后伸手把贺表取出来迅速展开。和他预想的一样,贺表洋洋洒洒写了足有几千字,在卷幅的左侧用小字写着进贺百官的职位、姓名与籍贯。这份贺表是去年九月的,离现在只有五个月不到,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动,可以拿来做参考。

“给事中”这个官职多用于加官,很多朝廷大员都会被皇帝授予这个职位以示荣誉,比如,大将军曹真、中书监刘放、博士苏林等,他们的职衔中都挂着一个“给事中”的名。而这些都不是陈恭所要锁定的目标。他想要找的,是一个以“给事中”为正官的人。

经过排查,陈恭找到了五名现任给事中,他背下他们的名字和籍贯,然后把贺表搁回原处。目前的成果就只有这些了,至于那位神秘的给事中究竟是这五人中的谁,还要等获取进一步情报才能做出判断。 这些工作完成以后,陈恭迫不及待地退出了这栋房子,因为里面实在是太冷了。他把钥匙交还给老书吏,然后离开了书佐台。这时候天上累积的阴云似乎还没有降雪的迹象,忽然,陈恭觉得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他,他转过头去,却看到街道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27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