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太和三年,二月十三日。

陈恭没有把自己过分地沉浸在“白帝”的死亡中。同僚的死值得悲伤,但不能因此影响任务。“白帝”虽然已经不在,但他可能还有一批文件存放在秘密地点。要知道,“白帝”在太守府中任副都尉的职务,辅佐都尉管理天水地方部队。这个军职——即使只是地方军队而非中军——可以获得许多极有价值的情报。

有鉴于此,陈恭决定去把这批文件弄到手,这是告慰“白帝”最好的方式。

这一天主记室的工作异常繁忙,部分原因是间军司马郭刚的副将要彻查昨天牛记酒肆内所有人的户籍。陈恭和他的同事从上午辰时一直忙到下午未时,这才将被调查者的全部户籍抄录一遍。大家抄得腰酸背疼,纷纷伸起懒腰,叫苦连天。

“文礼啊,你能不能叫人替我把这些东西送去,我实在是太累了。”

魏亮愁眉苦脸地把抄录好的户籍册子推到陈恭面前,今天的运动量对魏亮来说确实是相当大。陈恭本来想推给手下的文吏去办,忽然却心念一动,问道:

“那边要求把户籍图册送去哪里?”

“哦,让我看看。”魏亮在纷乱的桌子上翻了半天,最后翻出一张公文,“是这个,在兵器库与山神庙之间的那条街,右起第三间……呵呵,还真巧,那里正好就是那个蜀国间谍的家。”

“户籍是重要文件,还是我亲自跑一趟吧。”陈恭说,随即站起身来。魏亮千恩万谢,殷勤地把罩袍与毛毡帽递给陈恭,并亲自给他开了门。

把调查组的驻地设在犯人家里,这个是郭刚的副手督军从事林良的主意。林良认为现在大军云集上邽,各处房子都很紧张,调查者住犯人家里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再者,调查者还可以顺便对犯人家里进行彻底的搜查。郭刚忙于其他事务,于是林良就成了针对间谍谷正后续调查的负责人。

陈恭带着户籍名册来到“白帝”的宅邸,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第一次拜访这里居然是以这样的形式。这是一所普通的砖房,和上邽大多数房子一样分成厅、东西两处厢房,院子里有马厩,大概这是因为他曾经担任副都尉的关系。

守在门口的士兵简单地查看了一下陈恭的令牌与签印,就放他进来,告诉他林良在西厢房办公。陈恭带着这一大摞户籍名册吃力地走到西厢房,敲了敲门。

“请进。”

屋子里传来一个声音。陈恭放下名册,把门推开走进去,看到一名体态略胖的矮个将领正抱着双臂仔细地端详着墙壁。

“林从事,户籍名册送到了。”

“好,就搁到书架边上吧。”林良回头漫不经心地交代了一句,他看了看陈恭又说道,“哎呀,您是陈主记吧?”

“正是在下。”

林良赶紧走过来一抱拳,道:“您真是太客气了,这种事只需交给那些文吏或者仆役来做就好了。”跟郭淮、郭刚不同,林良对待这些太守府的官员都很客气,也很热情。因此陈恭也客气地回了一礼,回答说:“兹事体大,干系深重,怎么能交给下人来做呢?”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林良连连点头,看得出他对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很满意。陈恭把名册一一解开绳子,有意无意地问道:“听说这个间谍在这里已经潜伏很久了?”

林良拿起几案上的酒杯啜了一口,恨恨说道:“是啊,也不知道这些年里他到底送出去多少情报。”

“啧啧……好家伙,这墙里该藏着多少文书。”陈恭跟着发出感叹。

“哈哈哈哈,陈主记又怎么会知道谷正会把文书藏在墙壁里?”

陈恭装成一个对间谍工作完全外行的酸文人口吻:“当年秦皇嬴政焚书坑儒,孔子之孙孔鲋可就把经书藏进墙里的。”

看来这副扮相完全把林良骗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脸部肌肉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笑罢,林良才说道:“陈主记这就外行了,真正的间谍,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告诉您一件事,我们一进屋子就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别说墙壁夹层,就连地板青砖我们都掀开来看过。”

“那结果呢?”

陈恭问,林良做了一个一无所获的手势。

“我猜也是。”陈恭心里想,同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些东西还没有落入敌人手里。不过这也产生了一些困难,“白帝”的居所和办公地点肯定都已经被彻底搜查过了,既然这些地方都没有文件,那么他会把它们藏在哪里呢?

带着这些疑问,陈恭告别林良,回到了主记室。一进屋子,他就看到前两

天去运输木材的孙令回来了。孙令鼻子冻得通红,正一边拍打着自己的布袍子,一边向身边的魏亮絮絮叨叨地抱怨。

“陈主记,别来无恙。”

孙令见陈恭进来,赶紧作揖;而魏亮则殷勤地为他掸了掸身上的土,然后说:“我正和政卿说呢,他错过了一场大热闹。”

孙令平时最喜欢这些东西,一提起来就精神焕发:“哎呀哎呀,是啊,听说在我离开这几天,郭将军挖出来一个蜀国的间谍,还是咱们太守府的副都尉,这可真是难以置信。”

 “是啊,谁也没想到。”陈恭简单地回答道,对于这件事他可不想做太多评论。而孙令则继续喋喋不休地说:“那位郭将军也是寒族出身吧?你看,谁说寒族出不了人才!让九品中正去死吧!”

孙令还想继续往下说,却被魏亮拦住了:“哎,哎,政卿兄,今天天寒,你我再叫上陈主记咱们去喝上几杯,权当为你洗尘。咱们在席上可以长谈。”

对于这一建议,孙令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而陈恭想了一下,也答应了。他并不喜欢喝酒,但酒确实是个好东西,有时候在酒席上得到的情报比在宫廷暗格里得到的还要多。

上邽城内唯一的酒肆就是牛记。昨天的间谍事件非但没让生意冷清,反而有更多的客人带着好奇的心态前来参观,门店里比往常更热闹许多。

陈恭和孙令、魏亮三人来到酒肆选定二楼靠窗雅座,分座次坐定,陈恭恰好坐在靠窗的位置。

孙令叫来伙计一脸兴奋地问道:“伙计,听说你们这里昨天出了件大事。”这个伙计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他把毛巾往右肩上啪地一搭,比画着双手讲了起来。这伙计口才很好,讲得绘声绘色,抑扬顿挫,不光是孙令、魏亮,就连邻桌的客人也都把脑袋凑过来听。

“那一阵楼梯声有如一连串春雷,郭将军噔噔噔几步冲到楼梯口,不觉啊了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在他面前,正坐着一个人!此人一张四方宽脸、两道浓墨扫把眉,鼻高嘴阔,两道如电目光唰唰直射向郭刚。饶这郭将军久历沙场,一时间竟也动弹不得,欲知此人究竟是谁……”

“后来呢?”孙令几个人听得入神,催他继续说下去。伙计一见观众热情,十分得意,先是故意截口不说,又看大家胃口全被吊起来了,才猛地一拍桌子,吓得众人都下意识地朝后靠了一下,他一指陈恭说道:“此人正是西蜀间谍谷正,当日坐的正是这位客官坐的位置!”

众人“哦”了一声,都把目光投向陈恭。陈恭笑道:“没想到这个彩头是被我得了。”魏亮斟满一杯酒,举到陈恭面前说:“陈主记,既然得了彩头,那这杯酒您是非干不可了。”

“好,好,我干!”陈恭接过酒杯,略一高举,心中默念“白帝”名讳,

一饮而尽,算是遥祭这位同僚。那个伙计本来还想再说下去,结果被楼下老板喝骂了一声,只得悻悻下楼。酒客们则各自回席,继续饮酒谈天。

陈恭等三人你一杯、我一杯,不觉都喝得有些酒酣耳热。聊着聊着,孙令开始大发牢骚,陈恭心想果然还是这些文人牢骚最多。

“本朝应该是才尽其用,这才是王道之途;如今居然叫我堂堂一个太学出身的人去押运木材,真是荒唐,荒唐。”

孙令拿着酒杯含混地嘟囔着,魏亮端起铜勺给他又舀了一杯,宽慰道:“冀城总比上邽富庶,酒肆比这里多,歌伎也比这里漂亮,你过去也算享几天福。”

“呸!什么呀!”孙令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什么冀城啊。我去的地方,是冀城附近的一个山沟!狗都不拉屎的地方,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

陈恭一听,立刻接口问道:“可你不是送木材去冀城吗?”孙令“哼”了一声,又喝干一杯酒,说道:“本来说好是去冀城的,可等我押送的木材车队到了冀城边上三十里的地方时,忽然来了一队士兵,说是奉了郭都督的命令,让我们改道往山里走。结果这一走就走进山沟里去了。”

“那里一点人烟也没有?”

“也不能说没有吧。那山沟底部是块挺大的平地,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十几顶帐子搁在那里,有不少人在打地基,垒石墙,好像是要建个营地似的。”

陈恭从魏亮手里接过铜勺,亲自给孙令舀了一勺热酒,继续问:“那你看清楚那营地里有什么没有?”

“嘿!提到这个我就有气,那些家伙根本目中无人。他们让我们把木材送到山沟的道口,然后就不让我们往前走了,是另外有一批人把木材和铁锭都运进去。”

“还有铁锭?”

“对啊,和我一起到的还有一队运送铁锭的车队,从关内送过来的,有二三十辆。不光是他们,还有运石灰的、运薪草的、运煤石的,在山沟口摆了一大片……”孙令连续喝了几大杯,口齿有些不清了,“我那时候忽然要小解,心想我堂堂一个孝廉,岂能被别人看到这么不雅的事,于是就跑去很远的山坡凹地,这才无意中看到了营地里的东西。”

“那营地里面有些什么?”魏亮插了一句嘴。

“不知道,除了帐子我光看见一排排的土窑子,跟坟包似的,真不吉利。”

“得,得,好歹您都回来了,多喝一杯。那些人哪,就让他们在山沟里待着吧。”

“就是,哦,对了,那个军官还让我保密,你们可别说、说出去啊……”

于是孙令与魏亮两个人又开始推杯换盏起来,陈恭只是象征性地与他们喝了几杯,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转动着。从刚才孙令的话里分析,很明显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手工作坊。既然从关内运来这么多的铁锭,而且又处于郭淮的直接管理下,这个作坊毫无疑问是用来生产军械的。那些所谓的“土窑子”极有可能就是指冶铁用的炉子。

问题是,魏军在这个时候设立这么一个大规模的军械作坊,而且还要保密,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15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