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照例是轮到我休息的,闲来无事只怕又要想纳兰的事,我便跑去荣姑姑那里请安。

“德宛啊,金童玉女,是怎么回事儿?”

荣姑姑虽然在储秀宫,消息却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我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她讲了,她端着茶慢慢喝了许久,才开口:

“你过来,跪下。”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听命跪在荣姑姑跟前,低下头听训。

“我问你,入宫三个月,就在太皇太后跟前露了脸,得意吗?”

“德宛不敢。”

“太皇太后钦点你给皇后做贴身宫女,这是世上少有的脸面,威风吗?”

“德宛不敢。”

“从此以后,跟在皇后身边,见多识广,少不了出风头的机会,高兴吗?”

“德宛不敢。”

“你即到了那个位置,日后少不得有人奉承你,巴结你,求你办事,送你好处。你怎么办?”

“德宛只做分内的事,不敢放肆。漂亮话只有听着,却不敢当真。若有人送礼,德宛亦不敢收。”

“比你资格老的,却没有你的机遇,少不得妒忌你,排挤你,你怎么办?”

“将心比心,德宛年纪小,对前辈要尊敬,如有教诲,不敢违背。”

“你那些共事的姐妹,若是记恨你,诋毁你,你怎么办?”

“德宛用心办差,不敢有所懈怠,清者自清。”

“你得了太皇太后的抬举,连你主子都要顾忌些,她若整治你,你又怎么办?”

“主子做事一定有主子的道理。”

“你在皇后身边,以后常见皇上,可想过要更上一层楼吗?”

“姑姑!”

听到这一问,原本伏在地上的我猛的挺直了身子。

“德宛没有非分之想,只求平平安安,早日出宫和家人团聚。”

荣姑姑不会无端问这么一句的,她的每一问,都是在提醒我今后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在问我准备如何应对。

从戴铎说我必定要进宫,说我的前程在宫里的时候,我就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

我知道康熙的德妃也姓乌雅氏,但却由衷地希望那不是我。

德妃的命运轨迹,在大多数人看来,已经算得上是幸运和得宠的了。麻雀变凤凰,出身平平的女子一跃成为尊贵的嫔妃。可是,在那看似辉煌的生命曲线之下,究竟埋藏着多少血泪,谁又知道?

别说我心里放着纳兰,就是没有他,皇帝,也是我最不愿打交道的男人。

君王……恐怕是这天底下最无情的人了。试想一下,有多少女人在一夜承欢之后,便再不入君王的眼,从此孤寂一生,终老在高墙之中。

当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走到尽头,有人去报告那位高高在上的男人,他曾经的女人即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也许他不过略微停顿一下手中的朱砂御笔,微微皱眉,尝试想起那个名字,最终,他还是放弃了,点点头,淡然地吩咐一声:

“那就照规矩办吧。”

只要想想这样的,我都不寒而栗。

荣姑姑却不说话,只是看着我,不知为何,眼神中却带着悲悯。

“德宛,我说过,你是个聪明孩子。我喜欢你的聪明,看事情透彻,脑子也够冷静。”

她站起身,走过来,蹲下,抬手摸了摸我的脸,为我理了理刘海。

“跟你一起进宫的刘佳艳芳,前儿个早上在湖里被捞出来了。还有那个卫小婵,让纳兰庶妃打了二十板子,撵到洗衣局去了。还有蒋青瑶,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断了腿,虽然保住了命被送回家,可这辈子,算是没指望了。你记着,在这宫里头,有时候,太出众的人,跟那些有野心的人,都是活不久的。”

所谓醍醐灌顶就是这样了,荣姑姑几句话,就让我看清了很多事情。

那些女孩儿的野心,我都是知道的。刘佳艳芳有野心而不知收敛,行事张扬,恨不得敲锣打鼓地告诉人,她一心要去侍奉皇上。而小婵,她的出身让她不得不把野心藏在心里,可出众的容貌此时却成了她最大的威胁。至于蒋青瑶,她摔下来究竟是意外还是认为,如今已是谜案,再没个结果。

荣姑姑是在提醒我,我如今身处最高权力者的身边,稍有不慎,只怕杀身之祸也就不远了。

“多谢姑姑,德宛记住了。”

我朝荣姑姑磕个头,站起身,告辞离开。

……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果然被夏嬷嬷调进里面,直接升级为跟春巧、秋妍平级的贴身宫女了。

皇后的贴身宫女品级上自然不低,不止月例银子加倍,服饰和食宿上也好了不少。不过,也正如荣姑姑推测的那样,皇后大约是顾忌着太皇太后的话,才将我弄到跟前,却并不打算真的用我。虽然待遇提升了,她身边的事每天还是夏嬷嬷带着春巧和秋妍忙活,却只把我晾在一边。

我每天只是到皇后身边,然后跟着去太皇太后那里请安,再回到坤宁宫,之后就找个不碍事儿的角落站着,屋里众人就都好像我不存在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春巧和秋妍两个,原本跟我还算亲近的,如今也不怎么搭理我了。

好在坤宁宫里规矩管教甚严,她们至多疏远我,却绝不敢结伙欺负我。她们不难为我,我自然就还是客客气气地对她们,以前怎么样,如今还怎么样。见面问好,该帮忙帮忙,得了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也还像以前一样各处请一遍。她们拒绝还是接受,却是她们的事儿了。

底下的太监宫女们,见我高升了,自然要来奉承我,我也只是淡淡地谢了,有礼物却一定推辞掉,绝不落人口实。

皇太后和太皇太后那边,她们问我话,我便恭敬地回答,不问,我就在一旁呆着。若是皇上来皇后这边,我只退到外面去,不叫我绝不进去。

过了十来日,大家看我还是老样子,各种心思也就慢慢淡了。我只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有空的时候就发呆。

只不过,我想过平静的日子,但有人却不放过我。

这日,我照旧站在角落里当摆设,却有人通报,说是庶妃纳兰氏和马佳氏来给皇后请安。

贵人不过是低品级嫔妃,庶妃更只是下人们对侍寝了的答应、常在们的尊称,如今后宫里除了皇后,并不曾正式册封,所以大多以庶妃称呼。

庶妃来请安,在坤宁宫外面跪拜一番,由太监通传进来,皇后再说一声“免了”,就可回去了。只是这二位都是新近给皇上养育了子女的,所以皇后也就格外看重些,吩咐请进来坐。

不一会儿,两个宫装丽人便走了进来,虽然都是生过孩子的人,身材却还是很好,尤其那个纳兰氏,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身段却还是很妖娆。

两人走进来,又朝皇后行礼。我因这纳兰氏正是纳兰的堂妹,因此也留心多看她两眼。

皇后赐她二人座,又命人端了茶来,便开始闲话。

马佳氏才生了皇三女,看来调养得不错,面色很好,容光焕发的。皇后问了她些孩子的事情,又叮嘱赐她些补品。马佳氏忙又谢恩,倒是个和顺温婉的人。

 

24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