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阿飞回来了。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半死不活的阿飞被众人扶上了沙发。他哆嗦着,看来是受了凉,晚间金环岛海域的气温会低至十几度,再加上涨潮时海水泛滥,他的衣裳都湿透了;紧接着我在大门外的庭院里发现了同样奄奄一息的胥斌。

经过简单的处置后,二人围着毛毯,喝着杜松子酒,逐渐恢复了体力。听说胡维达又被莫名其妙地杀害后,二人除了唏嘘又多了一份不安。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众人都没有睡意,被我们怀疑的李小末先是低声抽泣,最后终于累了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眼角还挂着眼泪。

经过阿飞的证实,李小末的确事先不清楚我们所有嘉宾的住宿房间。在这一点上她并没有说谎。

说实话我真不愿意相信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就是杀人凶手,一则寻常李小末总是被阿飞欺负、众人也是对她颐指气使,小丫头总是唯唯诺诺不敢大声说话,看上去有几分可怜;二则李小末虽然护送胡维达上楼,但片刻后便回到我们视线范围内,第二次上楼时间持续不到十分钟,杀一个人设置一个密室,时间仓促了些。

从技术手段上来说,她具备杀人的时间,但207室的密室是如何形成的,这个疑点让我很是头痛,不得不往“是否有同谋”这个基点上考虑,但新的疑问又出来了——一个大活人,不在古霞山庄里,又会在什么地方,毕竟人是要吃饭喝水的,即便那个人隐藏在山庄里,我们一帮人天天上上下下,难保不碰到,为什么从来没见到多出的那个人?

阿飞诉说的遭遇更加离奇。

下午出航后,胥斌瞄准仔蛙岛方向的灯塔确定了航向,按理说至多一个小时便可看到仔蛙岛的小码头,却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候依然没有靠岸,灯塔依旧一前一后包夹在小艇两侧,散发着暗淡的光泽。胥斌接着划,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小艇依然漂浮在海面上,四周被浓雾所包围,没有陆地和海岛做参照物,灯塔依旧亮着。三个小时候胥斌筋疲力尽,换成阿飞划船,二人就这样一直划着,直到天色将尽也没能找到仔蛙岛。

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四周一片迷茫的大雾,什么都看不见,那些未知的东西似乎就躲在浓雾背后,身边除了水声就是两人的呼吸声,眼前是犹如鬼火一般闪烁不定的灯塔,这种诡谲静谧的氛围一直持续到晚间,可真难为他们了。

“太诡异了,我看到灯塔就在前方,可是怎么都到不了,好像身边,身边一直有人在轻声念着什么,吓死我了……”胥斌扶了一下眼镜说道,神色中充满了惊惧,可以想见,在海里飘了大半夜,死活到不了就在眼前的目的地,的确让人心底发凉。

“后来我们看到了鬼船,也听到了报时钟声,才知道快午夜了,当时我就觉得可能有人出事了,没想到是阿达,唉……”阿飞捶胸顿足地说道,“后来不知为什么,感觉船身一震,我以为到仔蛙岛了,却没想下来一看,还是在金环岛的浅滩上……”

这件事极不合常理,按照航海的常识,只要确定了灯塔的标位,便不会偏离航向,可为什么他们二人就在两个小岛之间的海域徘徊始终不能到达呢?难道金环岛海域真的是一片魔鬼水域?这也太不符合科学常识了。

“你们是被鬼船迷惑了。”牛贲忽然焕发了精神,在一旁神叨叨地说道,“我就不相信,一艘小船有灯塔做航标还会迷失方向,不是遇到鬼船,能出这样的事吗?哎呀,一定是我们中间有人犯了什么忌讳,让鬼船盯上了。”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顾雯雯嗔道,“犯忌讳?我说牛大作家,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犯了什么忌讳呢?”

“我?我犯什么,犯什么忌讳?”牛贲讷讷地说道,可是却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好像有什么事情,真是他所惧怕的,从登岛开始,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他。

“而且出航之后风浪挺大,我的手机竟然不小心落到了水里,所以一直没能联系上你们,我都快急死了……”阿飞接着丧气地说道。

几个人就这么碎碎地念着,等待天明时分到来,郁唯紫长期待在会客室里,终于被夜晚的冷空气侵扰,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后感冒了。厨房里备有简单的药品,郁唯紫吃过药之后便沉沉睡去。我发现她的头发非常的长,平时这袭长发被她梳理得非常熨帖,遮盖了大半张脸,此时我才看到她的面容——苍白的脸颊,右脸上有一道说不出原因留下的伤疤,看来这也是她长期用长发挡住一半脸颊的原因。总体来说长得还算清秀,可看着总让我觉得有几分熟识的感觉。

胡维达遇害前后,同他产生直接联系的两人分别是李小末和牛贲,值得注意的是李小末曾经三度离开会客室,又是直接送胡维达回房间的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她的嫌疑最大。虽然我还没弄清207室的密室是如何形成的,但我始终觉得这一定是凶手巧思的诡计。李小末在胡维达上楼之后到底做了些什么,我必须得到阿飞设置的监控室里一看究竟。

但当我打开监控终端时却傻眼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尚在运行状态的几个摄像头全部黑了屏,而在电源显示上看却都在运行状态,兴许是被人破坏了输出线路,总之我想通过监控录像探查凶手虚实的想法落了空。天色已渐渐转亮,一夜惊魂后我竟然睡意全无。

回到会客室后我发现李小末依旧红着眼睛,可怜兮兮地向魏雨晨解释她并不是杀人凶手,阿飞也被胡维达的横死弄懵了,一会看着李小末一会看着魏雨晨,神情落寞;胥斌则面无表情地靠在沙发上假寐;郁唯紫生病后一直很萎靡,此时依旧在昏睡中。

“雨晨姐,真的不是我,我发誓!”李小末双眼红肿着说道,想来已是哭了一整夜。

5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