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雨晨习惯地捋了捋头发,长叹一口气说道:“可是小末,现在除了你就是牛贲有这个嫌疑,作为一名警察我有义务调查这件事,至少我们现在还无法离开金环岛,万一凶手就是你们俩其中的一个,又该如何是好?”

李小末闻言又哭了起来,这一次哭得更加声泪俱下,我本想上前劝慰一下,却不知说什么好。

“说来也是,李小末,你是送阿达上楼的,之后就没人注意到阿达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怎么能拖得了干系?先不说你用什么诡计设计了一个密室,反正我觉得就你嫌疑最大。”顾雯雯在一旁得理不饶人地说道。

“为什么?”我忽然没头脑地说了一句。

“为什么?”顾雯雯像不认识我似的瞪大眼睛,继续用有些尖酸的语调说道,“如果我是她我早就发火了,每天被大家跟小女佣似的呼来唤去,还得受阿飞的气,再有就是除了她谁还有机会接近阿达?至于怎么制服他,太简单了,连我都知道有‘氯仿’这种麻醉药,难道就不能等阿达进入牛贲的房间里迷倒他,接着砍下他的双手吗?”

“看你说的,小末完全就是凶手了,那牛贲呢?他又算什么?难道不能装醉掩饰自己呀?”看到顾雯雯开始怀疑李小末,阿飞操着沙哑但不失深沉的嗓音开始辩解,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护短,之前我曾看到他对李小末凶神恶煞地怒视,后者也只有委曲求全的份儿,看来顾雯雯这番论调似乎让阿飞有些不悦。

“说我?那凶器在哪?我会傻到在自己房间里杀人吗?”牛贲怒目圆瞪,昭示着他旺盛的精力和未知的暴躁。

“哼,你就护短吧你!”顾雯雯白了阿飞一眼道,“牛贲什么时候上楼的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杀掉阿达,接着把自己房间造成密室,他怎么出来的?我要是他我才不会在自己房间杀人呢,傻瓜……”

“好了!都别说了,人都死了,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待在会客室吧,自己的房间就不要回去了。”魏雨晨有些恼怒地打断了这次争吵,“大家等会去楼上各自收拾东西,晚上我们就睡在会客室里,如果凶手想继续害人,大家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我同意,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家还是集中在一起吧。”一直没能插上话的许明远点头同意,其他人也跟着表示同意。

“一群蠢货,只有恶灵才能穿越密室的墙壁杀人,真蠢,怎么连这个道理也想不通……”牛贲自顾自地说道,眼睛却直视我。我看到那双有些空洞的眼睛,竟然无从劝慰,只见他哆哆嗦嗦回到沙发上,蜷成一团,像一只被游魂惊吓的野猫,再也不肯抬起头来。一阵凛冽的海风忽然穿堂而过,声音如泣如诉,在我听来,竟像索魂的幽灵,用它那冰冷的鼻息挨个亲吻我们的肉体……

今天的第一缕晨光闯进会客室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山庄四楼的阁楼上。由于担心李小末是杀人凶手,顾雯雯提出由她自己为大家准备早饭,许明远则如愿以偿地被魏雨晨拉到207室去处理尸体兼再次查看现场。看得出这小子一直对凶案现场有着不小的热衷,临行时居然有些得意地对我说道:“我说,这还是第一次让我走进杀人现场呢,真新鲜啊!”

“不要对死者不敬,如果换成是你躺在血泊里,你还会觉得新鲜刺激么?”我说了一句不大合适的话,让许明远吐了吐舌头,避开我跟着魏雨晨上楼了。对于这类混子型的人物,灭一下他的灵光总是有用的,省得日后生乱。

整个古霞山庄一片寂静,伴随着阵阵海浪拍击岸边的机械声浪,我悄悄地走上了山庄的四层,在这之前一直没有人来到这里,若不是昨晚李小末无意中提到四层的阁楼上保存着以前山庄主人的一些资料或者笔记,我是决计不会上来的。

因为从我一上楼开始,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四楼的楼道里没有电灯和窗,看上去黑洞洞的就如一只野兽跃跃欲试的血盆大口,虽然在白天,但雾气迷茫的海岛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我走在木质的地板上,耳朵里是地板不堪重复的“噼啪”声,强光手电下一道雪白的光柱里泛起不少扬尘,古老而诡谲。四楼唯一的房间是阁楼,据说是前任主人留下的。

阁楼的小门被一只明锁锁上了,但锁头处却崭新异常,说明经常有人用钥匙打开这部锁进入阁楼里。我半蹲着身子,嘴里衔着手电,慢慢地从怀里抽出起子,这把起子还是厨房里用来开启罐头的,早上我抽空顺了出来用作开锁工具。原本以为会花很长时间,但现在看只要把明锁和木门连接的部分撬掉便可以了。

四周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呛人的扬尘气息让我不得不暂时屏住呼吸,鼻子却充满了墙纸霉变的味道,我暗自祈祷不要出什么岔子,便使劲朝锁头下方撬去。

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在一片半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直勾勾地看着我,这时一阵似有似无的海风夹杂着潮湿从楼道里卷上来,竟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下意识地回头一望,只见煞白的光柱中只有飞扬的木尘,我只得加快了撬锁的行动。

“吱呀——”

随着最后一颗钉子从锁头上脱落,我轻推木门,它在发出一阵犀利但沉闷的叫声后不情愿地为我打开了。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腐朽的气息,一阵迷茫的雾霭竟然在不大的阁楼里徜徉着,我抹了一把额头上冰冷的汗水,溜进了阁楼里。

阁楼只有不到两米高,中间较高的部分是建筑外墙上的尖角,两边散放着一些低矮的书架,看得出这里的藏书还是不少的,书架里散落的书籍约有两三百册,阁楼朝东的一面有一扇半圆形小窗,破碎的窗棂上夹杂着尖锐的玻璃,在海风的吹拂下一阵一阵地敲击着窗框。

咔嗒。

咔嗒。

5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