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家之后坐到了给白峰买的高级按摩椅上按摩。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拼凑出曾亚男家庭的基本情况了,曾亚男是潘红军钦定的,潘志阳也自愿结婚,杜丽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曾亚男应该也算是打动了她了,曹勤对这个结果应该高兴才是,可曹勤好像对潘志阳又十分不满,她在不满什么呢?

“还在想啊?”白峰端着水果递给我。

“对呀,这么奇怪,你说这两家人到底有什么隐藏剧情呢?”我把水果塞到了他的嘴里。

“谁知道,不过这事估计小不了,你现在越来越敬业了。”他顺势抓着我手不放。

“那是,白老板教导有方啊。”我从按摩椅里面出来坐到他的旁边。

“很晚了,快去睡吧。”他轻轻地吻着我的脖子。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被一阵可怕的声音吵醒,白峰正用一种十分吓人的声调咒骂着什么,那是种被人掐住喉咙的尖叫,好可怕,吓得我后半夜都没敢睡,到了天亮才迷迷糊糊睡着。

断断续续的喊声中,我只听出来他在喊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永远消失。

“晓晓,再不起来迟到了。”第二天我是被白峰摇醒的。

“不,我要请假。”我闭着眼睛抱着他,“你昨天梦到什么了,一直在喊,那声音好可怕。”

“没有啊,我一觉睡到天亮啊。”他捧着我的脸,“是你做梦了吧?”

“我要请假。”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不行,你前天惹来的小祖宗还等着你呢。”他一提醒我才想起来,前几天我招的那个祖宗还没处理好呢。

 

“来来来,到我这里来,不要怕。”我蹲在办公室的地上,手里拿着一支笔,来回的比划。

“方师,我买来了。”阳阳抱着一包猫粮进来了。

“太好了,猫猫,猫猫,你看吃的。”我把猫粮倒在手上,现在的猫真的是越喂越馋,我之前买的超市猫粮它一口都不带吃的,所以我只好叫阳阳去买进口的。

然后一只花猫慢慢地从沙发下面爬了出来,冲到我手边开始狼吞虎咽。

这个祖宗是前几天被委托人扔在这里的。

委托人孙女士是个护士,她怀孕之后婆婆就带着猫来照顾她了,然后孙女士就开始了婆媳大战,俩人为了猫打得不可开交,孙女士一定要婆婆送走猫,婆婆就是不肯。

前天在我这大吵一架之后,孙女士说有猫没孙子,有孙子没猫,然后摔门就走了。婆婆顿时也来了气,大骂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现在连自己养个猫都要到处看人的脸色,猫不要了,然后摔门也走了。她儿子赶快追出去,就再也没回来,不大的会客室里剩下我和阳阳还有猫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哎,我拿你怎么办哟。”我抱着花猫在办公室里面溜。

那猫就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一声不吭,看着好可怜的,招谁惹谁了,好好的家没了。

“你再联系下孙女士的老公,这猫总不能老在我这蹲着,白总过敏的厉害。”我跟阳阳说。

这猫真得很好看,我不是没想过自己养着,但是白峰不能看见这个猫,一看见就打喷嚏流眼泪,我现在每天要换了衣服才能靠近白峰,搞得我都快家庭不和谐了。

 

“孙女士,这是猫的身体检查报告,你看下。”我把一叠报告给她,在她来之前我特意抱着猫去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猫很好,根本没有弓形虫,“我觉得不是猫的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真真正正的原因,如果你不肯说实话,我实在没办法帮你。”

“就是他妈从一开始就不接受我。”孙女士开始抹眼泪。

孙女士说自己年轻时候因为眼光高才耽误了,要不根本不可能和现在的老公结婚,但是她没想到自己这么优秀婆婆居然还不满意,在第一次去婆婆家的时候,婆婆就当面打电话求亲告友的让再介绍一个。

“那你为什么还要结婚呢?”我抱着猫问。

“岁数大了呀,后来我想尽量不一起住好了,也就这么凑合了。”孙女士擦擦眼睛,“后来怀孕了我婆婆就来了,我是不高兴,但是想想也不见得是坏事,起码的有人做饭了,可我没想到她还非要带这个东西来。”她指着我怀里的猫,那猫看见她怕急了,一个劲往我的胳膊肘钻。

“你也做护士的,我觉得这些你比我懂,一般来说只要没有弓形虫,那就不会有问题,我有很多朋友也是在孕期养猫的。”我把猫换了个方向抱着,“其实我觉得问题真的不是猫,你觉得有必要离婚么?”

“我……不想离,但是心里实在是有个疙瘩,我就过不去,第一次上门就当我面让别人再介绍。”孙女士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个我可以去帮你问下,但是前提是这猫怎么办,也总不能就这么丢给我,我男朋友过敏。”

“其实这猫我还是挺喜欢的。”孙女士接过猫放在腿上。

 

“阿姨,我这边了解的就是这个情况,您看呢?要不您好好的想想,到底咱说没说过。”我转头去了隔壁的会客室开始劝老太太,“其实根本没必要离婚嘛,真离了咱两边都难受啊。”

“我没求人再介绍一个啊……”老太太各种困惑。

“再想想,儿媳妇上门那天,您都干什么了?”我开始循循善诱。

“那天,她来了,我就做饭,然后我一老姐妹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个后老伴,哟!是因为这个吧?”老太太眼前一亮,终于想起来了。

 

“猫猫,拜拜。”我跟阳阳站在门口欢送祖宗,这事终于搞完了,孙女士一家抱着猫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女人啊,真是听风就是雨,还好白峰的父母去世早,我没有婆媳关系上的麻烦。

孙女士这事的起因就是个误会,当年孙女士见家长的时候,正巧有人给她婆婆介绍后老伴,老太太觉得对方不好,就打电话跟介绍说不满意觉得长的不好,让再给找一个,没想到孙女士正好听见这句话,以为是婆婆不满意自己,打电话找人再给介绍一个,真是够无聊的,这都能听茬了,好在我又深挖了下,关人家猫猫什么事。其实就是孙女士的胡思乱想在作祟,明明嫁的不错却总觉得自己是下嫁,一个劲摆出高傲的派头,然后又怕被嫌弃岁数大。老太太也有点想立威的感觉,摆出自己是说一不二的一家之主,硬是要把猫送人,生怕这次妥协了下次要变本加厉了,何必呢,多累啊,放平心态好好生活哪有这么多事情。

5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