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那纳兰氏相比之下,却锋芒毕露得多了。她虽前一个儿子早夭,这一胎却是当今的皇长子,是以腰杆都比别人硬气些了。

她似乎存着炫耀的心思,每每皇后与马佳氏说起孩子的事情,便跟着左一句右一句的,捎带着就想将话题引到她儿子身上。偏偏皇后却不是任她能摆布的,但凡她将话头扯到皇长子那儿了,便停下不再说,或是劝茶或是劝点心,片刻之后,却又另起个话头来说。纳兰氏有心卖弄,却总被不着痕迹的堵住,越发不高兴,却又发作不得,不上不下的。

我站在角落里,看着这出活生生的宫廷斗智,也是津津有味。却突然听纳兰氏又换了话题:

“对了,早听说,皇后身边有个玉女,连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很钟爱,却不知是哪一个,也让臣妾们开开眼界。”

我没想到她居然把事情扯到我身上,只得听皇后的叫唤,过去行礼。

“奴婢给二位小主请安。”

“啧啧,我可得好好瞧瞧才行。”

她对着我横看竖看,突然就笑起来。

“这说起玉女了,我倒是突然想起个事儿来。这都说,金童玉女是一对儿,这个玉女进了宫陪伴皇后,可我那堂哥,昨儿晚上却是迎娶了尚书卢兴祖家的千金进门儿,小两口往一处这么一站啊,人人都说乃是金童玉女般的良配。金童还是那个金童,玉女却出了两个,皇后娘娘,您说说这事儿,可多有意思?”

说着,玉手掩唇,自己先咯咯娇笑起来。

“我如今就盼着堂嫂早些生个儿子,凭我堂哥饱读诗书的家学,将来给我们大阿哥做伴读正合适。”

我低着头,听她那刺耳的笑声不断灌进耳朵里,暗暗咬牙。

这有什么好笑的?金童玉女不过是个说法儿,她却拿来说事。不过是知道了纳兰与我的事情,借着由头讽刺我是个假玉女罢了。纳兰会娶卢氏,我早有准备,听她告诉我,便是再心疼,也不至于就承受不住,只是恨她落井下石,非要让我知晓,硬生生连我装糊涂的机会都毁去了。

只是,纳兰惠娴,你这么做却着实太过嚣张了吧。

谁都知道,太皇太后称我为玉女,命我跟着皇后,是想接着当日金童玉女送嫁的喜缘,早日给皇后带来子嗣。

可即便如此,长子的位置已经被纳兰氏生的儿子抢去了,却是不争的事实。皇后有玉女随侍,却至今无子。那纳兰氏有金童的堂哥,生下了皇长子,如今又娶了个玉女般的嫂子。

今日这番话,分明是在暗示,她比皇后更得上天的眷顾,金童玉女都向着她,皇后其实什么都没有。

果然,我偷眼一看,皇后的脸色有些不好。皇后生的嫡长子早夭至今再无所出,一直是她的心魔,如今被人这样揭伤疤,换了谁都不能泰然处之了。

我对玉女这种莫须有的身份没什么心思,却最见不得拿人家的伤心事说嘴,何况是丧子之痛。纳兰惠娴你自己也曾失去一个孩子,如今又有了骨肉,竟不知体恤别人了吗?

“纳兰庶妃的话,奴婢倒觉得有些不妥当。”

我这人,素来不爱惹事,可真要把我脾气撩起来了,却也不是忍气吞声的人。我这脾气纳兰和戴铎都领教过,直说简直就像踩了猫尾巴,竟突然就炸了毛,也挺吓人的。

“从来只听说,观音左右站的是金童玉女,却没听人说过,站在金童玉女中间的就一定是观音。奴才们都是沾了皇后娘娘的光,才被人高看一眼,叫了两声好听的罢了。若没有皇后娘娘,自然就没有金童玉女这一说了。”

金童玉女本就是因为送嫁皇后才被人这么叫的,你即做不得皇后,金童玉女自然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谁跟着皇后,谁就是金童玉女。

被我这么一抢白,那纳兰庶妃顿时笑不出来了。嘴角抽搐两下,看向我的眼神却狠厉了许多:

“到底是皇后身边的人,真是伶牙俐齿。”

我被她森冷的目光弄得打了个冷战,心里便有些后悔方才的冲动了。

“这孩子,也是本宫平日里惯坏了她,说话没大没小。”

皇后这时候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这孩子极合皇太后、太皇太后眼缘,便是本宫也不敢多管教她,怕拘束了她,让那二位知道了心疼。若是冲撞了庶妃,你多见谅。”

几句话堵住了纳兰氏的口,却又扫我一眼:

“还站着做什么?下去吧。”

我于是行礼,倒退着往外走,却听到那马佳氏跟纳兰氏说话:

“纳兰大人家娶亲的事儿,我也隐约听说了,不过怎么说是为了给新郎官儿冲喜呢?莫不是我听错了……”

后面的话无需再听,我咬着嘴唇退到了帘子外面。

结婚冲喜这样的事情,实属无奈,实在不应该笑的,可我就是忍不住。

我的纳兰,没有背叛我。

……

纳兰氏和马佳氏没多久便也告辞回去了。

到了晚上,皇上不来,皇后便准备就寝。换衣裳的时候,我照例站到角落边去,等换好了寝服,坐到镜子前,夏嬷嬷正要去给她通发,耳边却听到皇后吩咐:

“今儿让德宛来吧。”

一愣神的功夫,夏嬷嬷已经招呼我过去。皇后的发髻已经解开,长长的头发披散着,端坐镜子前。

我不敢耽误,忙过去,接过夏嬷嬷递过来的梳子,小心地梳理。我梳头的时候,皇后只是坐着,并不说话。夏嬷嬷始终在一边看着我动作,偶尔出声,小声地指点我两句。

梳完头发,我还是将梳子双手递还给夏嬷嬷,再朝着皇后行礼,然后退开两步。

皇后不发话,我也不敢走,便在旁边垂手站着。能感觉到,皇后的目光一直停在我身上,只是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让我退下。

第二天一早,夏嬷嬷还是要我来梳头,梳通了头发,盘旗头的活儿仍由夏嬷嬷来做,我便退到一边,跟捧着首饰盒子的小宫女站在一起。

“德宛,你说今儿带个什么花样合适?”

梳好了头,皇后突然问我。

我忙看了一眼,皇后今天穿的是一身正红的常服,上面用金线绣出蜻蜓戏莲花的花样,端庄华贵又不失俏丽,想了想,舍了那一盒子的珠翠,让人去摘一朵新鲜的粉莲,给皇后看。

皇后看了一眼,显然也很满意,点了点头,让夏嬷嬷给她戴上了。

打扮停当,自然就去给太皇太后那边请安。

皇后带着众嫔妃请安后,太皇太后却没有像往常似的让大家散了,却是都留下来,坐着闲话。

我跟春巧站在皇后身后伺候着,却听太皇太后跟皇后说话:

“皇后今儿这打扮很是别致,衣裳衬得脸色很好。尤其头上这莲花,极雅致,跟身上的花样也是浑然一体,好看。”

“这是德宛的主意。”

“嗯,可不是,哀家看中的人,自然不错。”

太皇太后乐呵呵地说。

“咱们皇后本来就尊贵,戴上这朵莲花,身后再站着玉女,怎么看都有观世音的气派。”

这话一出口,我心里顿时猛地跳了两下,偷眼看斜对面的纳兰氏,也是脸色发青。

这太皇太后果然厉害,不愧是历经三朝的女强人,别看年岁大了些,也照样说笑着就能震慑后宫。

2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