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开白峰办公室的时候他在看文件,于是我飞快地蹿到了他的身后搂着他的脖子,被他无情地推开。

“我已经把猫弄走了。”我不肯放开他。

“阿嚏!你没有换衣服!”白峰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脸马上肿成了猪头。

 

“我错了。”我带着白峰往输液室走,大夫说他要打点滴。

“嗯,赔偿我。”他带着大大的口罩继续流眼泪。

“那晚上我做饭吧。”我很诚恳地说。

“算了……你把厨房点了我还要重新装修。”他看了我一眼。

然后,我又在输液室外碰见了特别的讨厌的郝莎莎,还真是阴魂不散,哪里都能看见她,我翻着白眼拿单子去交费,把白峰留在离郝莎莎最远的角落里。

等电梯的人太多了,我只好去走楼梯,刚下到二楼我就和商轶迎头撞上,真可怕,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你还想跑到哪里去啊?”商轶死瞪着我。

“跑什么,我最近很忙。”我不敢看他,最近一周,我拒绝了他很多次,找各种理由不出去,其实就是想试验下,到底能不能离开他。

“为什么躲着我?”他把手撑在我的肩膀旁,然后越靠越近。

半分钟后,我发现自己在吻他,之前做好各种抵抗措施全线崩溃……

“去这么久?”我交完费回去的时候郝莎莎已经滚蛋了,白峰的点滴打了一半。

“楼下好多人,排半天队。”我拿出纸巾给白峰擦眼泪。

第二天白峰因为我的失误不得不改在家办公,因为他现在肿得发亮根本不能出门,索性我也请了假伺候,嗯,一边伺候一边偷懒。

十一点,我吃着白峰做的早午饭,看着他在晾衣服,这人真是,放假都不喜欢歇着,不是看文件就打扫卫生,过的真充实,然后他的电话就响了。

“晓晓,帮我拿电话来。”白峰从阳台喊我。

“哦。”我走到书房去拿电话。

“这样都行。”白峰一脸惊恐的挂了电话。

“谁打的?推销么?”我喝着热茶问。

“潘志阳。”他走过来把电话放在桌上。

“什么?”我差点把茶喷出来。

白峰说潘志阳颠颠打电话来问他要不要投资,然后说有个项目特别赚钱,不投资那就是傻子,恨不得今天放进去一块钱,明天就变十块钱,吹得天花乱坠,要不是不好意思白峰就把电话挂了。

“他什么时候搞传销了。”我听白峰说完更觉得奇怪了,这一家真有意思,6口人恨不得12个心眼,一人俩,谁都带着点秘密。

“我倒是觉得他好像缺一大笔钱需要周转。”白峰把自己深深地陷在沙发里。

“你说,会不会是潘志阳找曹勤借钱,所以怕曹勤。”我把自己深深地陷在他的旁边。

“说不通,如果要借钱那为什么不找曾亚男,如果曹勤有钱自己闺女说急用,她不可能不给,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找丈母娘借钱,不是会让自己矮一头么,嘶!”白峰不小心戳了自己肿得发亮的脸,疼得直吸凉气。

“你看你,这么不小心……”我马上拿开他的手轻轻吹着刚才碰疼的地方。

“肿成这样你也有一半责任吧?怎么赔偿我?”他坏笑着把我按倒在沙发上。

 

可恶的吴黛!

我站在商场门口特别气愤,大周末的这个货非叫我出来,还来这么偏僻的商场。

“这边这边!”吴黛用围巾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喊我。

“你有病啊,穿这样!”知道的我这是约了吴黛,不知道还以为我约了阿拉伯女人。

“嘘,我今天要相亲。”她很真诚地看着我。

“挺好啊,去见呗,叫我干什么?”

“做打捞梯队。”她说出来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词。

“什么队?”我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十分钟后吴黛等着的人终于来了,有时候我挺佩服吴黛的勇气的,人家老少通吃,面前这位看着得有50+了,那头发也很奇特,怎么形容呢,就是中间溜冰场,两边铁丝网,铁丝网还是卷毛的,然后我的微信就响了。

黛黛:打电话!快!

晓晓喵:你不能这样吧,人家大老远的来了,刚坐下就打电话太假了,你再坐十分钟。

黛黛:好吧。

二十分钟后我的微信又响。

黛黛:打电话!飞快的光速的打电话!

晓晓喵:再聊聊嘛,如果是个大款长相可以忽略。

黛黛:无法忍,求你了打电话。

晓晓喵:我想吃松饼。我把桌上的推荐餐牌翻了一遍。

黛黛:嗯嗯,你吃你吃,叫服务员点,我买单。

晓晓喵:吃完还想去做个指甲。我得寸进尺的提条件。

黛黛:打电话,打了你回家之前的花费我全包!

三十分钟后吴黛坐到了我的对面,我正忙着抠松饼上面的奶油,这家店松饼真好吃,怪不得电视台也来宣传过。

“妈的,我再也不上婚恋网找对象了。”吴黛把一大块松饼往嘴里塞。

“谁叫你不看好的,叔叔你也约。”我给她倒了一杯茶,“这叔叔多大了?”

“叔叔个屁,这个比我们就大一岁!”

“不是吧,看着跟我爸差不多啊。”我差点把茶浇手上。

“就是个骗子!”吴黛从手机里面翻出了一张照片,“这是他在网上的照片,跟本人就不是一个人!”

“呃……这个人不是天天晚上都能看见吗?”看见照片我都郁闷了。

“什么人啊?我怎么不知道?”吴黛喝了口茶。

“这不是每天晚上主持新闻联播的那个么?”她一口茶喷出来,还好我躲得快。

吴黛后面就跟一辈子没说话一样喋喋不休地跟我讲她看见的奇葩。

“上次,有个人非跟我约麦当劳门口,然后我就去了,见了面我想总得找地方坐坐吧,没想到人家特别主动的给我说,没带钱,然后我也就怒了,我说,没事,那我去买杯东西这样你就可以白坐着了。”

“还有上上次,居然问我胸围多少!妈的,我直接走了。”

“再有上上上次,看见我扭头就走了,一句话都没说,气得我够呛……”

“你有见过正常人吗?”我打断了吴黛的话头。

“目前没有!”吴黛终于收住嘴,“你就好了,没我这么多烦恼。”

“我?我烦恼才更多吧……不说了,跟我去买个芝士蛋糕。”我拉着吴黛往前走。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处处羡慕别人的生活,看着人家过的好吃的好,但是背后的心酸谁知道呢,我现在充分理解那句话:光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

还没走到蛋糕店,我就看见了潘志阳正挽着一个女孩走,手里还拿着各种购物袋,那女孩真漂亮!跟潘志阳站一起简直像对明星一样,我突然特别理解曾亚男说的,为什么潘志阳总不肯跟她一起出去逛逛,如果说眼前这对是王子和公主的话,那曾亚男和潘志阳站一起整个一个美男和野兽……

“看什么呢?”吴黛说的声音有点大,潘志阳扭头就看见了我,马上拉着女孩跑了,东西掉到地上都不要了。

“没事,看见个熟人。”我跟吴黛说完就走了过去捡起了潘志阳刚掉的钱包,在钱包的最里层摆着他和刚才那位美女的照片,两个人幸福的像花一样。

上班之后我约了潘志阳去离吧,这算是正式的第一次接触,以还钱包为借口。

潘志阳是一个人来的,装作十分的镇定,但是他的眼神完全暴露了他,这么点胆子还要玩出轨,不过说别人也是说自己,我还不是在玩火,虽然有商轶善后,但是如果白峰这么约我一次,估计我马上就下跪自裁谢罪。

“这是你的钱包。”我把钱包放在桌上。

“谢谢。”潘志阳拿了就转身想走。

“不看下是不是少东西吗?”

“什么?”潘志阳第一件事就是看钱包里面的夹层,那张照片当然不在,我早就拿出来了。

“别走那么快,坐下聊聊。”我默默拿出那张照片,潘志阳马上就坐下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敲诈么?”他极其愤怒。

“不高兴你可以走,那我去跟曹勤谈好了。”我佯装要走。

“别,你想知道什么?”潘志阳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

那女孩果然是他的前女友,他说自己真的忘不了她,本来想结婚之后就不来往的,实在忍不住,是啊,忍不住,那一刻我仿佛从他身上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我真的离得开的商轶么?

“你有没有想过曾亚男怎么办?”我垂下眼皮,跟曾亚男比我和她最大的不同在于她是完全无辜,而我这算是对白峰的反抗吧。

“我从头到尾都不想跟她结婚,但是没办法。”潘志阳手里拿着照片慢慢地摩擦着。

“有什么没办法的,你到底有什么把柄在曹勤手里?”

“跟你无关。”潘志阳嘴比我的想象的硬多了,“我了解过你们,你现在完全是越界,没有人对你们提出委托。”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心挺细的。”我耸耸肩,“这次我只是来提醒你,别伤害老实人,曾亚男再不怎么样,她是你合法的妻子。”

 

上次警告过潘志阳之后,曾亚男再没找过我,我想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吧,私下里我也让阳阳去盯了下潘志阳,他确实好了很多,起码下班会回家,尽管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我觉得再相处下去潘志阳总会知道曾亚男的优点,以前老一辈不都是这样么,先结婚后恋爱。

21 阅读 0 评论